• 第三十章 白居然出局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3本章字数:2108字

    脸上一片狰狞阴沉的白居然,心情极度的膨胀,心潮澎湃到了最高点。此时,也是个人整个身心最放松的时候。

    “就是现在!”叶涛心里一声暗道。

    突然松下了一直踩着不放的油门,车速猛然的降了下来,并且伴随着这个一起的,车尾后面露出几个圆孔来,从孔里伸出一根根几十公分的长刺,这些个钢刺足可以穿铁破金。

    一直心情高涨,全身心放松的白居然根本没有想到叶涛会来这一手。等到反映过来,想要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急了。

    他距离叶涛仅仅只有不到十米,一百多迈的速度,完全反映不过来。

    砰的一声,迎头而上的撞了上去,刹时间一片蒸气缭绕,观众席上的万千众人根本不明所以,声音再一次的激动狂吼了起来。

    “长帆,好样的,长帆加油。”

    “对,就这样,长帆汽车,太给力了,我决定了,这次就买你的新产品。”

    “长帆,暴菊花”

    “长帆,暴菊花。”

    就在众人还以为白居然又亲了一次的时候,叶涛油门再次一加扬长而去。漫天的灰尘独留下了白居然一个人的咒骂。

    “叶涛,我就算是输了,也不会让你好过。”白居然一拍方向盘,索性不闻不问再一次的追了上去。

    现场解说员声音再一次的响了起来,“各位观众,各位汽车爱好者,这里是本年度最惊险,最刺激,也是敢具观赏力的车展友谊赛,此时,我们看到了威利汽车和长帆汽车的较量。倒底是威利汽车更胜一筹,还是长帆汽车霸气无双,我们拭目以待。”

    白居然的水箱破了,就在刚才撞上叶涛车尾时,那几根钢刺刺破的。现在车速又以一百多迈的速度追上了叶涛,按照这种情况计算,发动机很快就会高温,并且金属机身会发烫烧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来!

    一直被忽略了的史君和景鹏飞两个人驾车同时追了上来,一左一右将叶涛夹在了中间,白居然紧追在车尾后面,三夹一形成了一个必死的局。

    特别是史君和景鹏飞,那是和叶涛有赌金的协议,不可能就这么平安的渡过的,一定还会有后招。

    “叶涛,现在怎么办?我很紧张。”朱婧直言不讳的讲出了自已心中的感受。

    “不怕,一切有我,比赛才刚刚开始,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能轻易言输。”叶涛投去一个安定的眼神。

    不知为什么,这是朱婧觉得叶涛有史以来给人最稳重的一次。愣神的看了一会儿叶涛,朱婧选择了保持沉默,乖乖的坐在了副驾驶座上面。

    史君从来不会讲客气,追上叶涛贴在了左边之上,直接一扭方向盘撞了上来。砰的一声,以车撞车,叶涛的倒车镜碎掉了。

    景鹏飞虽然一直保持原车速不动,但是有他在右边虎视眈眈,对于叶涛也是一种威胁。

    没有等到叶涛做出任何的反映,史君再一次的撞了上来,砰的一声,每撞一次都仿佛在朱婧的心上冲击一次。

    四车近距离贴身而来,成了整个赛道上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时间越来越久了,这种车速有十分钟了。

    叶涛再一次从后视镜里看了白居然一眼,“饭要一口一口的吃,敌人也是要一个一个的干掉,白居然你准备出局吧。”

    他的话刚一停下,众人看到了白居然的车抛锚在了路中央。整个车身浓浓的黑烟,肆虐的冒起,转瞬即至车身起火了。

    “长帆汽车,你这是怎么了,这么想着亲妹妹嘛,想的都欲火焚身了吗?你太不给力了,太让所有观众失望了。”

    随着解说员的再一次火上浇油,现场群情激奋。辱骂声,叫喊声,一片怒吼。

    “暴菊花呢,没有想到被别人给暴了。”

    “是呀,是呀,这个车手经验太缺乏了,这种高速行驶下,怎么能让车子起火呢。”

    “不过,你还别说,不知道你们看清楚了没有,反正我是看到了,威利汽车从尾部伸出了几根钢刺,刺破了长帆汽车的水箱。”

    “不会吧,你真的看到了。”

    “我想,我是不可能看错的。”这个观众很是肯定的道。

    白居然下了车站在了赛道上,以他为代表的长帆汽车这一次的车展将会大败特败,赔了夫人又折兵。

    比赛可以输,新品车也可以被人讽刺,挑毛病都没有问题 ,但是不可以损坏,报废。这种事情一但发生,那代表着消费者将会离你远去。

    试想一下,一辆新品汽车,在试车的时候都可以自动燃烧,它的质量检测能过关吗?

    阿星此时一个人站在一个制高点上观看着比赛,脸上一脸兴奋激动,“老大,果然是老大,样样都料人于先。”

    “哦,我们赢了,我们赢了白居然那个人妖。”

    “是呀,真是想不到呀,这个叶涛还真有一手的。”

    “我也一样,他好有魅力哦,我开始有点喜欢他了,听他说身手也不错,我想一个女人需要这样的一个男人保护的。”

    “行了,别犯花痴了啊,劝你打消这个念头,这个家伙是个疯子。”吴美丽赶紧出声破灭这个销售部员工的梦想。

    现在,终于成了三辆车并行了,史君和景鹏飞开始一前一后夹击叶涛了。他们两个人对叶涛一直紧追不放。

    史君在后面撞一下,景鹏飞在前面突然减一下速,两个人好似非常有默契一样,搞得叶涛前后都遭到攻击。

    “暴菊花,暴菊花……”

    “对呀,少了长帆又来了赛马,哥看好你,哥看好你。”

    “赛马汽车,立即骑马,赛马赛马,立即骑马。”

    不知何时,那一位粗鲁的大汉哥又开始了新一翻的大吼。为什么他每次吼出的话都离不开脏话呢。

    “妈的,长帆汽车老子真想干.死你,害的老子输了几千块,你丫的没那个本事,别装胖子呀,误导老子压你赢,结果压输了。”

    哦,原来如此,现场传来一阵大笑。

    赌车,压输赢压输了。难怪会说一定要赢呢,长帆汽车干不下来,他就干白居然的人。

    热情高涨,观众并没有因为白居然的汽车自燃退出,而影响到观看的情绪,相反他们非常卖力的在高喊。

    他们期待下一辆车自燃的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