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绯闻男女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3本章字数:2109字

    “快救人……”

    叶涛和朱婧双双一声大吼一个急刹停在了景鹏飞旁边,跳下去向着景鹏飞而去。叶涛肉体力量强大,和57号过招时大家就已经领教过了。

    只看到他双手抓着车门,猛的一拉,车门应声而开,抓住了景鹏飞的安全带,一把抓掉了总程开关,将景鹏飞从车里面拉了出来。

    “快闪人。”叶涛向着朱婧一声急切的大吼。

    车子要爆炸了,滑出了几十米,磨擦地面起火,关健是车子现在倒了过来,发动机油管破裂,汽油洒了出来。

    当叶涛他们三人走出十几米的时候,一声惊天巨响炸起。

    轰隆隆……

    一团蘑菇云冲天而上,声音响彻云宵,震动了整个湘湖体育广场外城赛车道。观众席上万千观众全部目瞪口呆。

    如果说之前看飞车只是刺激的话,现在的场景就不是刺激了,而是有点惊骇和惊悚,这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

    哇……

    哇……

    现场观众全部站了起来,紧张的看着场地中距离汽车不远,趴在地上的三个人。他们都希望叶涛三人平安。

    无论怎么说,这都只是车展友谊赛,而不是现实残酷的方程式赛道。大家怀着一种看刺激的心情来观看,就是为了体验刺激,而不是悲伤的收场。

    叶涛,一个最近半个小时被大家所熟知的名字。大家都知道他是威利汽车公司的技术顾问兼车手,他刚才带给了人们欢乐和刺激,不应该受伤。

    出现这种惊天的大爆炸,车展组委会也是极度的紧张的,如果真的有生命危险的话,接下来主办方和承办方还有管理的政府领导都要受大过的。

    医疗队的人员背着设备大步的奔赴现场,叶涛将朱婧压在了身下,爆炸的同时将她紧紧的抱住了。

    景鹏飞自已双腿还算是方便,同样一个起跳扑出去了,紧紧的趴在了地上。

    还好,三个人无一人受伤,只是景鹏飞刚才赛车的时候有擦伤而已。

    “你压得我喘不过气了。”朱婧爬了起来,满脸通红,好似秋天的萍果。从来没有一个陌生男人这样对她,也从来没有一个陌生男人这样大胆的抱过她。

    叶涛有点尴尬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一时情急,怕你受伤,所以就……”

    “不用解释,我知道的。”朱婧转过声,努力让自已的心平复下来。这种事情不用解释了,否则只会越描越黑。

    “哎呀……我们的车!”

    顺着朱婧的手指看过去,刚才为了救景鹏飞情势紧急,停车的时候距离事故车辆只有不到五米远。是以,当事故车辆爆炸的时候,叶涛他们的车也受到了伤害。

    全车玻璃全部崩碎,并且有粉飞的破碎铁块直接射入到了发动机顶盖,透着顶盖穿了进去。这还不算完,最关健的是前轮一个轮胎被爆炸的废弃物给射破了。

    “怎么办?我们不能比赛了,现在算是弃权吗?”朱婧掘着嘴,幽幽的问道。

    这时的朱婧活脱脱的像一个涉事未深的小姑娘,叶涛不禁看得一呆。随即自已的脸红了红道:“我们刚才是为了救人,可是这样导致我们不能比赛了,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人命大于天,我觉得没有任何的东西比得上生命的重要。”朱婧斩定截铁的道。

    “那就好。”叶涛笑了笑,“其实我们现在已经不用参赛了,因为我们已经够红了,你难道没有发现吗?场上所有人都叫着我的名字,同时也叫着威利汽车。”

    “是呀,所以人呀,要知足。”想通了这一点的朱婧特别的满足,浑身无比的轻松。

    景鹏飞的额头上的皮外伤包扎好了之后向着叶涛走了过来,目光凝重但不失敬佩之情,伸出右手和叶涛握在了一起。

    “感谢!”

    “不用!我们之间本就没有仇,生死当前,谁遇见了也会救。”

    景鹏飞道:“总之一点,我的命是你救的,欠你一条命。以后但有差谴无不从命,有你的地方我退避三舍。”

    叶涛:“其实,你言重了。我们之间远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严重。”

    无论叶涛怎么解释,景鹏飞硬是听不进去。在他看来如果刚才躲在车里的是叶涛,景鹏飞会不会去救?

    不一定?所以对于叶涛能够抛弃前嫌,奋不顾身的去救他,对于他来说很感动。

    朱婧和叶涛牵着手离开了赛场,她们的车坏掉了,只能遗憾的退赛。当叶涛步行离开赛场时,现场爆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这是叶涛征服了大家,不但是车技,还有人品。

    “叶涛,叶涛,叶涛,叶涛……”

    观众席上的所有人一句也没有说,全部大声的喊着叶涛的名字。就这两个字就够了,仿佛其它的一切都显的多余。

    “现在红了,浅水难养蛟龙,不会离开威利公司吧。”朱婧脸色故作黯然,幽幽的道。

    “有你在,我就不会离开。”

    “死贫嘴。”朱婧脸上嗔怒道,可是心里却是很高兴。曾几何时,一位冷艳高傲的海归玉女公主,现在性格都改变了。

    所有人都看着叶涛和朱婧手拉手,大家都是一副懂了的意思。看到大家怪异的眼神,朱婧发现了什么,立即松开了。

    “你们别乱猜,我和他没有什么的。”经过一队年青人身边时,朱婧红着脸解释道。

    “哈哈,叶大嫂,我们知道,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

    “对对对,我们什么也没有看见,真的,我是睁眼瞎。”

    “也对哦,一个名男人身边,不出一点两点绯闻,那也不算一个名男人了吧。”一个女生学着小品的名句总结道。

    哈哈哈……

    众人的一片爽朗的笑声,搞得朱婧无地自容。叶涛反正无所谓,身正不所影子斜,再说了,他一个男人,绯闻再多也不怕,债多不压身。

    “叶师傅,帮我签个名吧。”不知何时,一道声音响起,这是那个通过关系搞到了叶涛相片的年青人。

    “对呀,叶师傅,帮我们也签个名吧,你收不收弟子呀,我想跟着你学赛车。”

    “对呀,我们也想学,叶傅师。”

    “叶傅师,求求你了,你就收一个吧,要不交学费也行呀,多少你开个价。”

    “可以呀,叶师傅,要不你办个赛车手培训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