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那车不是警察开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4本章字数:2078字

    “你们呀,看见枪就紧张无比了,难道有错吗?”

    “你他妈的找死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不用你去录口供,直接在这里就可以让你录口供呀。”这名年青警察的意思,直接在中途就可以完成工作了,他可以虐.待叶涛了。

    在他的眼中,叶涛就是一个孙猴子,无论如何也翻不了五指山。

    叶涛一副轻蔑的眼神,他可以肯定眼前的这个警察一定是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的。因为那种正直与诚肯的眼神,只有刚参加工作的警察才有的。

    “不是说你怕死,紧张只是人的一种本能反映。也许你不怕死,也许有人比你怕死,但是都没有关系,你死了没人说你英雄,你怕死也没有笑话你胆怯。因为,那种特殊的情况下,任何人都可能做出过激的行为来。”

    老警察没有反驳叶涛的话,而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年青人,你就这么肯定,这一次犯罪嫌疑人一定能成功逃脱。”

    叶涛笑了笑道:“不一定,如果由我开车追赶的话应该跑不了的。”

    “吹牛!不装逼会死呀。”小警察不依了,年青人最爱意气用事。

    “小张……”老警察眼神中有一丝不悦,不过并没有动怒的意思,“让人家将话讲完。难不成,你还真以为这位叶先生是因为赌博抓起来的?”

    “不是吗?他不是聚众赌博吗?”

    “你呀,真是一根筋,和你讲不清楚呀。”老警察一服无语的样子,带了一个这样的徒弟,也是让人疯狂。

    悟性太低了!

    没有管小警察的性绪,再一次看向叶涛,“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追上前面的匪车?”

    “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没有办法你吹个什么?我原来以为你还会找个理由敷衍一下,原来连敷衍都懒得做了。”

    叶涛随意的一笑,“我办法倒是没有,可是我有阳谋呀,我的阳谋就是我会开车呀,凭借我的技术,有八成把握追上前面的匪徒。”

    “要不,你来试一下。”

    “不行,师傅,他还是个嫌疑犯,我不同意,你太草率呀,他很危险。”小年青歇斯底里的叫道。

    老警察大吼一声,“滚一边去,你懂个屁呀。老子这些年吃的盐,比你喝的水都多。什么叫罪犯,什么很危险?真正危险的是那些假仁假义披着人皮的狼,比如说张秘书长。老子还有几年就退休了,老子还怕什么?谁都敢惹,什么也都敢讲。”

    老警察一顿吼了下来,小警察闭嘴了。从来没有看到过师傅发这么大的脾气,自已哪里做错了?没有呀,从警校毕业以来,一直以维护法律为已任。

    不管三七二十一,老警察开启警迪,在高架桥上停车,一个潇洒的甩门,换叶涛坐了上去。

    咻的一声,车子脱弦而出,六秒加到了八十迈,又过了五秒之后,一百迈了,一百二十迈了,一百五十迈了,一百八十迈了……

    “慢点,慢点,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呢!”

    叶涛头也没有回,全神惯注的凝视前方,前方一公里之内的路状都看得清清楚楚了。大脑芯片抛描之后,立即将路线与行车图制定出来,这是一条即省时间又安全的路线。

    “你不是说看见枪都不怕吗?怎么,这才只是快了一点就怕了。”叶涛依然没有回头,只是回答了一句而已。

    本来老警察也准备这样讲的,听到叶涛的话之后,不由的憋了回去。想追上匪徒不可能只是不温不火就能追上的。

    三分钟时间而过,叶涛至少超了五十辆车,现在天刚黑,下班的高峰期,高架桥属于快速车道,现在就是车海如龙,连绵不绝。

    远远的就能听到砰砰砰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

    果然如叶涛所讲,匪徒不顾一切的拼命,根本不顾一切的危险,见人撞人,见车毁车。

    “坐好了。”

    叶涛一声提醒之后,油门再次一加,档位杆挂到了最高档速上面,并且一脚两板。警迪的声音开到了最大,可是效果甚微,现在这个时段车流太多,根本没法让。

    别说警车,就算你是首长车也不行,空间没有了,不是人家不让。

    每一次超车,叶涛都是险之又险的避过,饶是车上的这位老警察额头也开始冒汗了。这样子开车自已一辈子也没有开过。

    如果早知这样开的话,相信不知道抓获过多少劫匪,可问题也有一点,那自已有可能干不到退休了,提前退休。

    不是缺胳膀,就是断腿,交通事故率太高!

    就在这时,叶涛距离一辆车只有不到十分公的距离。两位警察坐在车上,崩直了身体,全身紧张草木皆兵。

    轻轻的方向盘一扭,超了过去。紧接着又是一辆车,和之前一样,一直快要亲到了人家的车尾,最后才超的车。

    车流太多了,空间太小了,叶涛也刚觉到了难度,技术真的没法施展。

    很快,高架桥走完了,进入到了低速车道上面。红灯、人流和车流,如期而至,一切的事物都成了叶涛眼前的障碍。

    吱……

    一道刺耳的声音响彻天际,周围一公里内的车和人都听到了。大家不由一起将头看向了叶涛这边。

    一个刹车踩下,脚尖油门猛加,右手拉起了手制动。大家看到了省城多年不见的精彩的一幕,警车飘移了。

    对,所有人都没有看错,就是警车飘移了。

    人们既惊讶,又佩服,从来没有看过警车飘移,今天这是个大新闻。

    “我的乖乖,这是谁呀,哪个分局的帅哥警察呀,玩起了飘移?”

    “对呀,不会是哪家公车私用吧,警察怎么会飘移呢,一般都是一些小年青人干的,因为他们觉得刺激,觉得酷。”

    这时候路边一位阿姨牵着自已的儿子,走在人行道上。他儿子看到之后,特别羡慕,“妈妈,我也想当警察。”

    “怎么改了,你昨天还说长大想当科学家呢?”这位妈妈不解的问。

    “你看到刚才警察叔叔开的车了吗?真帅!”

    这位妈妈很怕带坏了儿子,立马解释道:“别学那个,那车肯定不是警察叔叔开的。那是个坏人,偷了警察叔叔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