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挡子弹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4本章字数:2044字

    砰!!

    叶涛的车刚刚齐平匪徒的时候,对方降下玻璃,对着叶涛开了一枪。不过,那只是情急之下的事情而已,虚晃一枪,不会有任何的结果。

    虽然叶涛老神在在,可这位小警察却是吓的一声大叫,差一点他自已都吓尿了。老警察看了看,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胆量是怎么考上警校的,又是怎么枪械考核毕业的。

    玻璃纷碎,大量的风灌了进来。老警察眉头绉了绉,同样的降下了玻璃,手里的枪描准了匪徒的车。

    砰的一声,直接开枪,毫不拖泥带水。果断干脆,想玩,爷今天陪你们一帮小崽子们玩好。让你这一辈子都不敢摸枪。

    噗嗤--

    叶涛有点意外,他没有想到老警察竟然打的是对方的轮胎。神枪手,真的是神枪手,一枪命中轮胎。

    要知道在高速的运转之下,子弹打中轮胎是很难的。姜果然是老的辣,年老的警察从业这么多年来,不是白干的。

    啊--

    对方的车里面传出一声大叫,车辆倾斜,随即翻车。

    不过这只是一辆普通的翻车事故,老警察打中的并不是前轮,而是后轮。在高速行驶之下,后轮破了,由于重心失重,才导致的翻车。

    叶涛将车停了下来,距离匪徒车辆大概二三十米的地方。两名警察下车来,以车身为掩护,举着枪苗准对方。

    “我们是警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下车投降,双手放在头上。”小警察一身正气,大义凛然的道。

    沉静了半响,车里面渐渐有了蠕动的声音,一个匪徒伸出一只手来,紧接着一只至少在1.8口径的枪口伸出。

    砰-砰砰--

    “妈的,就三个人也好意思讲包围我们,你们脑子傻了吧。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道上的朋友称我一声坐山雕是也。纵横风雨大半辈子,就你们这几个小警察也敢追我,寿星老嫌命太长了。”

    “老实点,下车。只有投降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小警察再次的道。

    他今天运气不好,先是遇到了一个顽固的叶涛,后又被老师傅骂,现在这种死到临头的犯罪份子竟然也敢在他面前叫嚣。

    老警察道:“给你们三分钟时间考虑,你仔细的想一下吧。时间越长,对你们越不利。多等一分鈡,大部队到了,就不是你们自首了,而是抓捕,那一定会重判的。”

    老警察指着天空说瞎话,无论是谁抓住他们几人,都是至少十几年以上的重判。这个不存在自首。

    “行!”又是半响之后,车里面传了一声,心不甘心不愿的声音。

    叶涛大脑灵光一闪,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他觉得事情有点诡异,一种生死犹关的那种危险袭上心头。

    远方,警迪的声音已经隐隐的听得到了,越来越近。

    这几个犯罪份子做了困兽之斗,拼了命的最后一搏。其中有两个人刚刚走出来之后,丢下手中的枪,双手抱在头上。

    只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谁知道,这二人往后脑摸的时候,竟然摸出了两把枪,举枪抬手,速度不可谓不快,电光火石间只能看到一道黑影。

    砰……

    “小张,小心呀。”老警察一声大吼,扑向了这名年青的警察。

    噗嗤……一个血洞爆破,鲜血如泉涌。老警察受伤了,同样的匪徒也倒下了一个,这是老警察开的枪。

    说时迟,那时快,有如拍电影般的惊险。

    老警察发现问题不对时,扑向小张的同时,空中向着匪徒开了一枪。同一时间,以自已的身体替小张挡了一枪。

    叶涛只所以后退,就是因为发现有问题,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果然,发生了火拼,经验丰富的老警察都受了重伤。

    紧接着,叶涛两步腾空,跳跃而起,一个懒驴打滚,一把拾起了老警察的枪,身体躺在地上抬手向着另外一个匪徒开了一枪。

    砰的一声,这名匪徒应声而倒,此时的叶涛一只腿半跪在地上,举枪描准车门,以防车里面剩余地的匪徒以命搏命。

    “师傅……”小张伤心的愤怒声音叫道,撕心裂肺。

    自已从警校毕业之后,就分到老王警察这里了。如果不是自已的父亲和老警察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这名老警察说什么也不带的。

    老人带新人最费神的,因为老警察再有两年就要退休了,想自已能够安安静静的渡过这两年。

    “不要紧,还死不了。”声音很小,老警察弱弱的道,看着小张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是没有讲出口。

    小张泪如雨下,紧紧的将老警察抱在了胸前,心里非常的内疚。

    “师傅,你怎么这么傻呀,用自已替我挡枪。从当警察那一天开始,我早就将生死置之渡外了,你这又是何必呢。”

    “小……小子,你还年青,别说这种丧气话。”

    小张道:“可你也不能用你的命换我的命呀,你还有儿女,你如果牺牲了,家人怎么活呀,你就是家里的天呀。”

    “你还年青,你也是家里的独苗,总不能让你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吧。”老警察说着右边胸口枪孔处,再次的喷出一次血。

    血流如注,根本止不住。这一枪有可能打到了动脉上,老警察的脸色逐渐苍白,眼睛瞳光越来越散。

    远处警迪声近了,越来越近了,时间千均一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紧张焦急之中渡过。

    叶涛举着枪,一直没有动,他知道车里面还有人。

    “我说,小张警察呀,与其这样伤心,是不是先帮你师傅叫个120车呢,他有点撑不住了。”叶涛道。

    “不许动,放下枪,双手抱头走过来,否则我们不客气了。”大部队终于赶到了,和电影里面一样,有功劳的时候,他们一个都没有落下全部人马都到齐了。

    叶涛终于放松了,浑身轻松的放下了枪。

    “说你呢,就是让你放下枪,双手抱在头上,蹲下。”一位年青美艳的警花走了过来,一脚踢到了叶涛的膝盖弯处。

    叶涛:“我不是罪犯。”

    “是不是罪犯,不是你说的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