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洪兴十三妹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5本章字数:2371字

    “钟慧!”叶涛有点惊讶,钟慧现场参赌。

    钟震南,钟慧,叶涛瞬到想到了这一层的关系,难怪呢。还记得在汽车改装厂的时候,钟慧出场替李天华解围。

    其实,那时候并不是说钟慧为了不在自已的场子里闹事,而是李天华是洪兴社的人,而钟慧也和洪兴社关系渊源颇深。

    一切问题都迎韧而解了,难怪钟慧一个三十岁的少妇,开着一个汽修厂可以支撑得下去,背后是洪兴社在撑腰,如此就说得过去了。

    钟慧的到来表情非常自然,而且和叶涛微笑。跟刚才钟震南到场时完全两样,钟震南看到女儿如此,他也瞬间释然。

    看来刚才自己的言语得罪了叶涛了,这个年轻人对自己还有用,女儿过来是补救的。

    看到钟慧出场,年青一些的人有点盲然,但是中年一辈都非常清楚。

    “钟慧,叔叔有没有听过这个人。”

    “小崽子,闭上你的鸟嘴,这个钟慧艳名满香江,你今天才多大,人家在十年前就红遍香港了,你那个时候还在穿开裆裤呢。”

    一群二十岁左右的小伙们,惊的张大了嘴吧。他们是未来香港的人才,同样也是未来香港洪兴社的中流柢柱。

    一个小伙子道:“阿叔,你就给我讲一讲吗?”

    这位中年人嘴角含笑,“钟慧当年在洪兴社时撑管着新界,也就是非常有名的洪兴十三妹的地盘。艳名虽然满香江,可是她从不乱性,一直到多年以后,嫁给了他的老公,人们才知道她这些年来一直守身如玉。”

    “好景不长,二十五岁那年,刚刚结婚不久,有一次和东兴的火拼中,他的老公不幸身亡,一直对生活失去兴趣钟慧,遂退出洪兴社,自已一个人生活,过起了一个平民百姓的日子。这些年撑管着一个汽车改装厂,靠它生活。”

    这位中年人似乎意犹未尽,“她还有一个重要身份,就是她是钟震南的女儿。”

    “啊……”

    年青一辈的人听到,无不吃惊不已。山外有山, 人外有人,今后做事还是要低调一些,也许随便出来一个人,就是二十年前的老大。

    “慧姐,今天难得到这里玩。”

    叶涛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副见了老朋友一样的开心。和钟慧打着招呼,从容自信。

    钟慧微微一笑,边走着,边伸出右手在桌面上划着,很似随意,几根手指如同弹钢琴一样,轻轻的崩了几下。

    “这个李天华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当时改装厂遇上你之后,我就告戒过他,让他不要惹你,可他就是不听,真是不让人省心呀。”

    叶涛道:“该来的总是会来,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本来我已经买好机票,明天回华夏了,今天晚上是最后的狂欢,可是谁知道……”

    “一切都不要说了,我都知道。”

    钟慧一身白色西装,显得非常职业得体。她来到桌子边上,脱下了上衣,露出了里面的衣服,没有想到里面竟然一身劲装。

    劲装全部红色,紧紧的贴着身体,将高耸双 峰凸显的非常有弹性,随着走路的节奏,上下跳动着。

    只要是个男人看到之后,都会忍不住流口水。

    “叶小弟,我大你两岁,就托大叫一声弟弟吧,姐姐我来摇,你来猜点数如何?”钟慧直视叶涛道。

    “那这一局……”

    “算你赢。”

    “好!”

    叶涛意有所指,自已和李天华对赌。钟震南来了之后,重新来过,钟慧来了之后再重新来过,当自已什么人呀,是一个可以随手玩弄的二B吗?

    现场除了赌王何先生一身轻松,面露笑容之外,场外这些人都显得既紧张又刺激。钟慧,一个传说中的名字,多年以后又露面了。

    并且一露面,就再造传奇,创造了一段佳话。

    大家只看到钟慧双手按着桌面,其中一只手向着桌面上一拍,砰的一声,殺盅飞了起来。钟慧一把抓在手里,以一种眼光绚烂的手法快速的摇了起来。

    几秒钟,仅仅只是几秒钟,众人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拍的一声,钟慧将盅扣在了桌了止面。

    反璞归真,从她摇殺子技术可以看出来!

    “叶兄弟,来吧。”

    叶涛双神凝重,他知道钟慧一点也没有取巧,完全是凭借自已的技术达到这种竟界的。刚才的殺子,一点外力也没有用,但目前是一点也没有。

    对,就是一点也没有。

    钟慧在扣下去的一刹那,那一种巧劲撞击桌子,再用桌面反弹回来的力量和盅撞在了一起,两种力道相冲,最后导致盅里的三颗殺承受不了这种压力,最后粉碎了。

    “完了完了,没有想到这个钟慧是个高手呀,怎么平时就一点也没有看出来呢。”谢家只有谢文博一个人见过钟慧,如果不是他的汽车改装,有可能也没有见过。

    此时,叶涛迟疑了片刻,依然没有下决定。钟慧也破天慌的没有崔促,就让叶涛一个人想个够好了。

    谢安琪眉头同样的紧锁,她也知道叶涛这下子是遇上对手了。

    翁胜男脸上乌青一片,青中带着一点黑色,内心紧张到了极点。叶涛是为自已的事情在麻烦,结果直接关系到自已,是以她的一颗心一直扑通跳个不停。

    “叶涛,你可一定要赢呀,只要能赢。本小姐给你做二房三房都可以,甚至你三妻四妾,也不是不能商量。”

    翁胜男在心里一个人默默的道,她的心里话别人是听不到的,如果听到了那才是叫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自已的姐妹,为什么突然之间心里这么的开放。

    外围人员同时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那种等待的感觉真是倍受煎熬。无它,因为他们下注已买定离手了,可正主叶涛确迟迟没有下决定。

    这就让这些人心里七上八下的直打鼓,为何迟迟没有下确定,很难决定吗?

    “怎么回事呀,急死了。我这一把买了叶涛赢呢,可他一直不下决定,真是哦,皇帝不急太监急。”

    “你还太监,你要真能当太监那也是你的福气,伺候皇上不好吗?问题是我看你没有了解清楚吧,钟慧是谁呀,叶涛能赢吗,你买叶涛。”

    这时候,买叶涛赢的这位人士听到旁边别人的议论,有点反悔,“怎么?这钟慧小姐很有名。”

    “哈哈,何止是有名,我问你,新界当年的洪兴十三妹听过没有?”

    “当然,那可是一代女强人,艳名侠名满香江的人物。”

    这时候有人卖起了关子,得意了笑了笑,拿眼光斜了这个家伙一下,“哟,帅哥,靓仔,老兄,你就讲一讲嘛。让我也分享一下女强人的故事嘛。”

    这个男人润了润桑子道:“当年人人都知道洪兴十三妹厉害,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十三妹的手下有一位非常得力的助手就是钟慧,并且多年以后十三妹退位,新界由钟慧接手,依然延用洪兴十三妹的名字。”

    哦,这几个男人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难怪说洪兴十三妹是不老青春呢,原来是两代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