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摸一下又不少块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5本章字数:2298字

    叶涛睡着了,梦到进入了温柔乡。

    一个脱光了衣服的女孩子,浑身赤裸的在自已面前跳舞,并且骚首弄姿的,让叶涛血脉膨胀,忍不住流出了鼻血。

    “这谁呀,为什么看不到脸呢。”叶涛在梦中腹黑道,到底是哪位仁兄和自已过不去呀,看得到葡萄,却又偏偏望梅止渴。

    眼前的女孩子,身体极好,前挺后翘,该多的一点不少,该少的一点不多。可以说柳叶弯眉,瓜子脸,丰腰翘臀,小蛮腰。

    仅仅只是勾 引一下也还好,关健是这位美女不断在叶涛面前扭着腰,都快扭断了,叶涛自已早就控制不住了,裤子都快顶破了。

    “喂,你能不能别这样呀,那么就来,那么就走开,不带这么折磨人的啊。”叶涛声音非常大,只是他非常奇怪,喊出去以后,为什么就没有人听。

    梦竟中,叶涛手里端着一杯酒,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两条腿伸的直直的,下腹裤子处顶起一个小帐蓬,是以这位女孩子看到也是掩嘴而笑。

    慢慢的,这位女孩子扭着腰越来越近了,轻轻的一碰叶涛的腿,坐到了叶涛的身上。叶涛浑身一个激灵,颤抖起来,那种异性的接触,那种滋味,那种感觉,有如到了天堂。

    “来……”叶涛伸出一只手,想要牵这个女孩子。

    “呵呵,你好坏呀。”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你勾 引我是什么意思呀,不就这意思吗?”叶涛反驳道。

    女孩子一个起身,以手掩面,轻轻的跑开了,独自留下一地芳香,蕴绕周围,久久不散。

    香 艳的场景,氲氤的气氛,叶涛控制不住了,有如野兽一般,内心最深处兽.欲被刺激潜发了出来。

    “别跑,我来了。”

    叶涛一个跳跃,扑向了大厅中央翩翩起舞的女孩子。

    一把拽过了她的手,放在嘴边上闻了起来。紧接着由下而上,从手背一起闻到了肩膀上。最后,闻到了女孩子的鼻子这里。

    四目相对,坦诚相见。

    “翁胜男,怎么是你呀。”终于,叶涛于梦中看清了女孩子的脸。

    翁胜男道:“叶涛,我不是答应你了吗,只要你能帮我摆平李天华,我就是你的,包括所有一切,都是你的、”

    “呵呵,你也不用这么快吧,这么彻底。至少,也可以培养一下感情呀。”

    “你们男人不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还培养个什么感情呀, 那不是浪费时间。”

    叶涛糁糁的笑了笑,“也不一定,比如说我,也不是完全的那么好色呀。”

    随即两个人聊了起来,聊着聊着,两个人再次的四目相对,叶涛突然一个大胆的拥抱,将全身赤裸的翁胜男拥进了怀中。

    一个湿热的长吻,由最开始的蜻蜓点水,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吻的双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最后到了脖子上,不得不说,双方都是第一次,叶涛这样子让双方都难受,心如火烤,如蚂蚁般的骚麻难忍。

    忽然,叶涛的嘴啃在了胸口上面……

    嗯,叶涛浑身一个激灵,这是怎么了,自已做梦了吗?如果是做梦,为什么又这么真实呢。

    睁开了睡意朦胧的眼睛,真的看到了一个雪白的胸口。叶涛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再也没有半点睡意。

    翁胜男!!

    我的妈的呀,乖乖哦,怎么真是翁胜男呀,此时的叶涛终于确定了,刚才那一幕幕香 艳的情景真的只是做梦。

    两个人相对着侧身而睡,翁胜男的一条腿还撬在叶涛的身上。

    哇……

    叶涛的内心再次的一声大吼,两个人真的是全身赤裸呀,这什么情况呀。叶涛一脸的苦相,怎么会这样呢。

    谁把自己的衣服给脱了呀,不可能的啊。

    昨天晚上明明只是喝了一点点的酒而已,不善酒量的他一般是从来不喝酒的。昨天晚上是高兴了, 才浅偿即止,这也不可能醉的人事不醒呀,人家把自已的衣服脱了,自已还一点感觉也没有。

    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变的叶涛身体都麻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动了一下。没想到,这一动不打紧,翁胜男睁开了迷糊糊的眼睛。

    “表姐,你怎么起这么早呀,再睡一会儿吧。”翁胜男拿开了撬在叶涛身上的腿,手臂随意的伸展着。

    突然,有一个异物被她抓在了手里。翁胜男感觉不对劲,一个激灵,她被惊醒了。

    啊……

    一声刺耳的尖锐的叫声,快要吼塌了酒店的房间。

    “别叫了,快别叫了,我自已出糗成这样了,你还叫,你是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是吧。”叶涛一脸的紧张。

    “说,为什么在我房间里。”翁胜男拉过被子将自已包的严严实实。

    叶涛同样一脸的苦相,“我哪里知道,我还说这是我的房间呢。你不是说了,包括你的身体都是我的吗?怎么,现在反悔了呀。”

    “我呸!”翁胜男脸上铁青,她有点怀疑是被表姐或者是谢文博给卖了,“就算我身体给你,也是在我清醒的状态下,心甘情愿的,这算怎么一回事呀。”

    “你问我, 我问谁去。昨天晚上只是喝一场酒,说是庆祝一下的,醒来就发现我们两个睡在一起了。”

    叶涛也是受害者,心中是万般苦涩,这下子好了,坐实了谢家女婿的身份。睡在了一张床上,没有事也变成有事了。

    现在自已赖都赖不掉,妈的,真是流年不利。

    翁胜男看了看自已的胸口上的那两个牙齿印,心中一阵恶心难受。

    “说,你是不是吃我的豆腐了,还摸了我的胸。”

    “豆腐是吃了,不过有没有摸胸我忘记了,我摸得地方多了,哪里知道是摸的什么地方。”叶涛实话实说,同样的也是耍起了无赖。

    “你——流氓,无耻,摸了我的胸,竟然还说不知道摸的哪里,我现在才发现你叶涛也是个人渣,偷了腥连嘴都不擦的人。”

    “喂, 话不能这么说呀,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们两个都是受害者,被他们灌醉以后拉进房间睡在一起的。再说了,摸一下胸又怎么了,又不少块肉。”

    翁胜男火山爆发而已,指着门口骂叶涛,“滚出去,滚……”

    “那你怎么不出去呀?”

    “我……我没有衣服,找不到衣服了。”翁胜男由一鸡战斗中的母鸡,变成了小鸟,低下了高傲的头。

    叶涛道:“你没有衣服,难道我就找得到衣服。那帮家伙们,为了陷害我们,肯定将衣服什么的,隐患之物拿的干干净净的。”

    沉默了半响的翁胜男索性也不怕了,看了看叶涛,摸了摸胸前,咬也咬了,摸也摸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一个起身冲进了洗手间,拿出一条浴巾批在了身上。

    叶涛同样如此,两个人就这样子走出了酒店。

    如此怪异的衣服,成了一条靓丽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