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谢家的阳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5本章字数:2167字

    两个人回到谢家的时候,脸色乌青的快要滴出水来了。

    但是,叶涛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次再回到谢家不仅大家没有笑话他,反而得到了谢家高规格的相迎。

    不但是谢家的所有人,并且就连谢家的老爷子也起身上迎了。

    谢文博一个猛冲,一下子抱住了叶涛,脸上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姐夫,昨晚上的衣服是我帮你脱的,感谢我吧。”

    叶涛脸色一黑,此时此地讲这种尴尬的话,恨不得立马吃了这个二货。

    谢家所有人引时都听到了,大家都强忍住没有笑出来,有的只是感谢。感谢,叶涛昨天的表现,将翁胜男从李天华那样的人渣手中解救出来。

    “小伙子,感谢你为谢家所做的一切,老朽给你赔不是了。”谢老爷子微微的一个躬身,让叶涛受宠若惊。

    要知道这种年老的尊者,给你鞠一躬,这一躬不是那么好受的。首先,你得受得起,有没有这个福气;另外一个,你要有心里准备,这种老者先是安扶,再说要求,他的要求如果你达得到的话,也可以受了这一躬。

    “老爷子,你这是怎么了,不是折我的寿吗?”

    “表姐夫,叫爷爷,现在还不改口吗?”谢文博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人群中只有他最卖力的为叶涛拉票。

    谢文博的话没有引起任何的不适,大家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睡了我谢家姑娘,难道不想负责吗?

    唯独只有翁胜男一个人,满脸通红,悄悄的看向叶涛,发现对方只是一个苦笑之后,她的心里不免有一种失落。

    谢安琪仿佛是看透了翁胜男的心思,走了过去拥住了她的肩膀,“怎么了,怕他不接受。”

    “没有……”翁胜男摇了摇头,正色的道:“从我答应他的那一刻开始,这些后果我都想到过,只是真正的休会了,心中难免有一丝丝的苦涩,不过我心里理论上还是能接受的。”

    谢安琪苦笑了笑,:“行了吧,亲如姐妹,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嘛。昨天晚上的衣服是我帮你脱的,现在就是想栓住叶涛的心,将他拉上谢家或者是你们翁家的战车,只有这样,才能永远拥有叶涛。”

    “没有别的办法吗?”

    “没有,他太出色了。仅凭叶涛现在的能力,你想一想,能缺钱吗?他缺女人嘛,都不缺,唯一就是让他拥有感情,一段真正的感情。只有打感情牌了。一定要让他心里感到内疚,这样才好做事情。”

    翁胜男有点不接受这一说法,“表姐,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卑鄙的一点,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谢安琪道:“这是阳谋,没有卑鄙之说。表妹,身为家族成员之一,你就接受吧。我早已将自己的身体也交给叶涛了,只是要找准一个时机而已。”

    翁胜男听到了谢安琪的话之后,不禁脸上一片惊骇,只留下了两个字离开了。

    “疯子!”

    叶涛在谢家众人的迎接恭维中进入了半山腰的别墅,身上裹着一条浴巾,那场面还真是百年难得一遇。

    换好衣服之后,首先进入到了谢老爷子的房间,两个人此时再次的坐了下来,再也没有了第一次见面的相见恨晚。

    “坐吧。”

    对于谢老爷子的客气,叶涛没有一点的感激,屁股有如千斤重一般,轰的一声坐在了椅子上。

    “是不是很生气?”老爷子依然一副笑脸。

    “你说呢?”叶涛神情严肃,一本正经,“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卑鄙呀?”

    他问出了和翁胜男一样的话。

    老爷子道:“没有,这是阳谋,老夫不觉得有多么的卑鄙。”

    叶涛轻蔑的一笑,“说出个一二三条道理来。”

    “首先,小男这妮子将身体给你时,是她自愿,你也没有反对;其二我们只是推波助澜,加快了一点速度而已,并没有违被你们两个最初的意愿;三是,你是个人才,我只想尽了办法,都没有好的办法将你纳入到谢家,为我谢家所用。”

    叶涛道:“还有吗?”

    老爷子许是年纪大了,说了一通话有点气喘,端起桌上的茶杯猛灌了一口,接着又道:“我们谢家只有两个明珠,安琪和胜男,只有打感情牌了,只要让你喜欢上他们其中一个,或者是两个都可以,不要离开我谢家就行。”

    “你觉得你现在做到了?”

    “没有,但是老夫能看出来你心地善良,也许在哪一天谢家有需要时,你会出手相助的。”老爷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让叶涛也无可奈何,但是心里好受了许多。

    不错,就像老爷子讲的一样,这个不是陷井,而是阳谋。所谓阳谋就是你明明知道是隐井还不得不往里跳,这就是阳谋。

    明知道叶涛不会留在香港,但是非要派出谢家的一位明珠,和叶涛赤裸坦诚相对,硬是留下这一段缘份,也许哪一天能生根发芽。

    走出老爷子的房间,叶涛长呼了一口气,有一种想发泄,可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无处发泄,心中憋屈的慌。

    想利用我可以,但不能这么白白的玩我。就算无可奈何,对你谢家也没有什么好感。以后打交道还是多堤防一下吧!

    叶涛心里默默的道,对谢家算是彻底的拜拜了。

    突然,他看到了谢安琪、翁胜男还有谢文博在阳台上面吹牛,叶涛不禁心中有了一股邪恶的冲动。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已心中会有这么一股冲动。

    也许就这和野兽一样,被逼急了什么事也干的出来一样。

    看到谢安琪身边叶涛一步跨过去,一下子抱住了谢安琪的腰,霸道的吻在了谢安琪的嘴上。做梦也没有想到叶涛会来这一招,谢安琪一下愣在了那里,任凭叶涛亲吻没有感觉。

    翁胜男最开始时有点意外,随即就摇了摇头,笑了笑,她想通了……

    她知道这是叶涛在报复,用这招在报复谢家。

    “嗯……”谢安琪嗯嗯的声音,一双小手轻轻的锤打着叶涛的肩膀,但是奈何,叶涛霸道的紧紧的抱着她,强行索吻。

    一直到两分钟之后,叶涛才放开了谢安琪。

    “叶涛,你疯了……”

    “我没疯,我只是想说,从今天开始,你和翁胜男都是我的人了,哪也别想去,谁娶你们也不行,此生只能属于我。”

    这句话叶涛是咬牙切齿讲出来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