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玩点大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5本章字数:2219字

    “钟震南,老子跟你讲过多少次了,让你不要太嚣张,你个老混蛋总是不听,现在出了事情,我怎么保得住你呀?”

    洪兴社总部七十多层高的办公室里,钟震南笑眯眯的为一个男人泡茶。如果钟慧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识,这是他的前公公。

    也就是他前夫的爸爸,同样他的公公也是香港警察总署交通司司长。

    钟慧以前的洪兴十三妹的身份和名声,如果不找一个门当户对的老公还真的有点辱身份。可这兵和贼实在让香港很多民众不懂,特别是在江湖混的那一帮人。

    此时,只看到钟震南为对面的这个人泡了一杯茶之后,送到了他亲家面前,“我说亲家,这个算什么呀,一没偷,二没抢,三没有杀人,只是超速飙个车而已,你用得着如此严肃吗?还从警察局里专程到我这里来说这事儿。”

    “我呸!”对面这个司长脾挺大的,一口喷了钟震南满脸,“你个老小子还有脸说,要不是平时老子罩着你,你他妈的早关到局子里去了。还有,如果不是整天打打杀杀的,我儿子会死吗?我会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位司长似乎意犹未尽,想了想还是算了,“我问你,儿媳妇什么时候将名字也改了?”

    “对不起,亲家。今生,我还不了你一个儿子了,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他也是我的女婿。”这是钟震南的软胁,同样也是对面亲家的软胁。每次只要两个人一面见就吵架,原来还是挺好了,至从钟慧的老公死了以后,两个老人见面就炒架。

    “女婿走了以后,她就将名字改了,说要从新活一回!”讲这话时,两个老人一声长叹,陷入到了痛苦的回忆之中!

    说起钟震南这个女婿双方老人都感到惋惜,一个大好青年,竟然死于乱刀之下的误杀。让原本两个美好的家庭,搞的生死相向。

    “说,那开车的是不是女儿。”司长问道。

    “你知道还问啊。”

    “不是我知道还问不问的事情,而是要让她尽早脱身,我已经下了命令,所有关卡拦截,估计这会儿说不定都抓住了。”

    “你不是说她是你儿媳妇吗?那你还抓她。“钟震南一听就急了,在香港虽然没有死刑,可是这样的治安处罚也是很重的。”

    “公事公办,职责所在!”

    --

    再说叶涛,现在还有两公里路程就要进入到海底遂道了,通过海底遂道之后,就进入到了香港的国际机场。

    “慧姐,要小心了,前方一百五十米的地方有交通警察。”叶涛通过蓝牙向钟慧提醒到。

    “一百五十米?你怎么知道?”

    不过,钟慧的一个疑问还不有结束,前方果然看到了有警察。他是怎么看到的呀,奇怪了,神仙不成。

    不过,当前的车速不允许她有怀疑的时间,眨眼之间车就到了。越来越近了,怎么办?怎么办?

    叶涛在前方领路,油门一加直接冲了过去,这一次的交通警察也是得到了下面的命令的,往死里逼。一定要截下叶涛,否则回总部难以复命。

    吱!!!

    一个刹车停在了警察的面前,挡在路中央的警察走了过来,打着交通手语,要叶涛息火下车,双手抱在手上。

    嗡嗡……

    咻,叶涛油门一加,冷不防的再次冲出,车子飙射的出去。刚站好走到侧面的警察还来不急反映,叶涛已经脱身而出了。

    “这个臭小子,将难题留给我了是吧。”

    钟慧看到叶涛的这个方法,她知道接下来真正苦战的是自已。警察吃过了一次亏了,不可能上第二次当。那第二次自已得想个什么方法呢。

    没有办法,只能孤注一掷了。

    正当钟慧有所想法的时候,远远离去的叶涛将车倒了回来,还不断的按着喇叭。迪迪嗒嗒的嗡鸣声,将警察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妈的,刚才让你跑了,你竟然还敢再倒回来,太嚣张了。其中有两个警察,还不等领头开口,就已经冲了出去抓捕叶涛。

    “就是现在!”

    钟慧嘴里一个默默的道,同样的猛加油门,车子如脱弦之箭,轮胎磨着地面,留下了一个一平方米的橡胶灰尘。

    “谢了啊。”

    车子驶出了很远之后,钟慧才谢谢道。此时两辆车,开始并排而行,无所谓输赢,也无所谓的谁第一。

    今天,纯属是钟慧给叶涛安排比较另类的,记忆深刻的一场送行。因为,她希望叶涛回到华夏之后认真考虑联合汽车公司的事情。

    还有两公里进入海底遂道,叶涛再次接上了蓝牙耳机。

    “慧姐,敢不敢,玩一次大的。”

    钟慧嘴角抽动,微微笑了笑,“还不够大吗?通往机场的所有关卡全部有警察在挡截,你自已说一说,我们已经躲避了几拨人了。”

    “好像有五拨人了吧。”叶涛回忆道。

    “五拨人还不算多呀,玩的还不够大,你还想玩多大呢,你不会想将姐姐往牢里送吧。你这臭小子,心眼挺坏的呀。”

    叶涛眼神很神秘,没有理会钟慧的想法,快要进入遂道口的时候,一个刹车停在了一根灯柱前面。

    砰哧一声,用车尾倒车将这颗灯柱撞断了,几米上的钢柱烘然倒地,啪的一声,将车道花坛上的花草都压趴下了。

    突然,整个遂道全部停电。

    “原来如此,你个臭小子,你还真是个无法无天的人……”

    钟慧现在终于全明白了,叶涛是想将遂道里面的照明灯全部关掉,唯一的办法就是停电。刚才这一根柱子的作用就是一个转换器。

    花坛两边上一排排的太阳能电板就是发电器,这些电板通过光能作用发送的电,汇聚到刚才这一根柱子上,再通过它输送到遂道里面,让里面的所有照明灯全部亮起来。

    现在,全部漆黑了。

    别人如果知道这是叶涛干的,估计口水都可以淹死叶涛了。

    一进入到伸手不见五指的遂道里面,叶涛是如鱼得水。他的视力远超地球人类,没有什么白天和黑夜之分。

    油门依然猛加,直踩到底,中途有几次车险,都是险险的避过。翁胜男在后排不知道吐了多少次了。

    这一次实在吐不出来了,索性不停的吐水,身上都有点脱水了。

    “表姐,我很同情你。”谢文博看着表姐这样子吐,有点心痛了,毕竟是自已姑姑的女儿,这是有血源关系的。

    翁胜男眼睛泛红,鼻子和嘴吧全部是口水,发头逢乱,咋一看到还以为夜间勾魂的女鬼。

    “臭小子,同情我什么?”

    “我这姐夫来的可真不容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