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人见人爱,车见车载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5本章字数:2102字

    叶涛和钟慧的车辆一前一后,终后出了海底遂道了,不过里面开车的人并不是叶涛和钟慧本人了。

    在临近遂道出口的时候,早就有洪兴社的小弟们等候多时了,临阵调包,金蝉脱壳之计成功逃脱。

    事后,就算是香港警署交通局找上了洪兴社,也不过是现场抓到了两个小弟而已,用两个小弟顶一下,监禁半年左右就放出出来了。

    到了机场安检时,钟慧留在了外面,轻轻的招了招手离开了。她没有讲一句话,但她知道叶涛一定会明白的。

    留住叶涛她没有任何的资本,她是一个丧夫的女人,更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年青和资历都没有了,虽容颜未退,但心已老。

    唯一留住叶涛心的,就是感动。只有让叶涛心甘情愿的留下来,才有可能踏实的在联合汽车公司工作。

    实事上,她做到了。

    至少,叶涛现在不那么排斥和讨厌洪兴社的人了。

    “她好像对你有意思。”已经通过了安检台,翁胜男转过身看到钟慧背影消失了,不由得对叶涛用一种怪异的眼神道。

    “对我有意思的多了,你不也是其中一个吗?”

    翁胜男摇了摇头:“你自已清楚就行,钟慧这个女人是不错,无论青春外表,还是背景资历,都不错,可是有一点,一旦黑,一身黑。你如果和她有什么关联,小心将你自已拖下水。我言尽于此,听不听随你。”

    说完之后,翁胜男没有再理会叶涛二人,她一个人独自的走着,向着登机口而去。

    本来无所谓的叶涛,在翁胜男转身离去的同时,他反而愣住了。这个妮子讲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不能说她是完全吃醋,一个女人的才德,不会是满脑子的都是醋。

    缥白,缥白,真的缥的白吗?

    污点就是污点,一次污点,一辈子就是污点。

    叶涛虽然是明月大陆之人,来到地球之后,慢慢开始,逐渐溶入到地球的生活。人只要生活,就一定会有朋友和亲人,如果哪一天因为这些人而影响了自已朋友亲人的生活,那可真是得不偿失的。

    考虑考虑吧!

    这是叶涛对自已说的话。钟慧的提议不是不能考虑,但是需要一个合理的方案和规章制度约束,否则无规矩不成方圆的。

    很快,三个小时之后,飞机在湘湖省的机场降落,叶涛没有通知任何接机,直接和谢文博两个人打着车往桐城而去。

    坐在出租车上,谢文博不但的看着窗外,直说在香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绿树,感觉来到了华夏空气都比香港清新。

    又四个小时之后,到了桐城,一天七个小时下来,两个男人都有点累了。回到了租的房子,叶涛倒头就睡,拿了毛毯让谢文博睡地上。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叶涛才悠悠醒来,把个谢文博憋的郁闷的不行。去到楼下都买了不少零食了。

    “你也不给你表姐打个电话,问她到家了没有?一点都不关心啊。”叶涛道。

    谢文博双手忙不过来,赶紧的抹了下嘴,含糊不清的道:“你是姐夫,她是你未来老婆,你不问我问呀。”

    “谁说她是我老婆了?”

    “这不是都睡在一起了吗?”

    “那是误会,喝醉酒才这样的,还不都是你们谢家,非要搞什么阳谋,让我自已选择,不提还好,提了我都来气。”

    叶涛越讲声音越大,谢文博也怕惹怒了叶涛,赶紧闭嘴了。不过虽然嘴里一百个不情愿,还是拿出了手机拔通了翁胜男的电话。

    “喂,表姐呀,到家了没有呀,老大让我问是否平安到家,他不好意思问,让我代劳,哦,我在哪儿呀,我在老大家里呀,他在我旁边呢。”

    靠!!

    叶涛真是想扇这个家伙两嘴吧,真是一个大嘴吧子。

    这一个电话打下来,还不知道有多少误会呢。还不如自已打,索性拿起电话再次拔了过去。

    “不好意思呀,我压根没有想问候你,都是谢文博这小子骗你的。”叶涛开门见山。

    “老大,你像一个男人嘛,啊,明明心里想的要死,嘴里硬是不承认,真是死鸭子嘴硬。”谢文博的声音是用吼出来的,就是想距离近,声音大一些,翁胜男在那一方也能听得到。

    砰的一声,电话飞了出去。

    叶涛将电话甩了出去,撞到了墙上,表情极度的冷酷,看着谢文博道:“我现在严重怀疑,你跟我来华夏目的不单纯。如果下次再这样的话,你可以回去了,我谁的面子也不给。”

    起哄,归起哄。起哄完了之后,谢文博还是乖的像个小孩一样,一句话也没有讲。不过,若仔细观察,会从他的一双眼睛里看到一抹淡淡哀愁与悲伤。

    洗过脸之后,两个人再次恢复到了意气风发的样子,驾车来到了一幢售楼的小区门前。阿星已经等候多时了。

    “老大,什么时候回来的呀,你也不叫我去接你,真是的。”看到叶涛归回,阿星很是高兴,那是一种有主心骨的感觉。

    看到阿星的表情有点怪异,叶涛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有事呀。”

    “没有,没有。”

    谢文博一步从阿星背后窜了出来,虽然实岁二十,虚岁只有二十一岁的他,长得壮实挺拔,比阿星高出整整半个头。

    “这位是……”

    “我叫阿星,是老大的兄弟。”阿星非常客气的伸出了手。

    谢文博道:“我叫谢文博,是香港人,也是老大的兄弟。”

    嗯,情况不对!

    兄弟对兄弟,两人眼神看到一股怪异的表情。

    “多大,跟老大多久了?”

    “你呢,你又跟老大久了?”

    “说出来吓死你,想当年爷我在湘湖省城的时候,纵横南北,打遍天下无敌手,谁见了星爷还不给三分面子。后来跟了老大,完全被老大的人品给拆服了……”

    “我的来头同样也不小,港九四少之一,想当年我泡妞泡的天下无处.女,任何美女只要看我一眼,如果跟我不来电的话,那都是引以为憾,觉得自已的颜值根本不值一提。人见人爱,车见车载……”

    叶涛听到了这两人的对话,悄悄的退后,到路边一个商店,买了一包烟抽起来,静静等着这两个人讲完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