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倒霉的三叔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6本章字数:2029字

    “你终于舍得讲话了,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

    “小子,你他妈的找死也不要往我这里撞吧。”

    听到叶涛的话,刚刚一只手受伤的三叔又爆了起来。不过,被刚刚快要爆起的二叔拦住了。既然老大都发了话了,自已二人没有必要再惹事了。

    “怎么称呼?”千门帮主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烧水泡着茶。

    “叶涛!”

    “听说,你在汽车公司上班,是一位搞汽车的。”

    “不错,有什么话直说吧,我没有兴趣和你兜圈子。”叶涛看到这个老大装逼的样子,真是想爆起来扇他两耳光。要不是看在阿星的份上,真是想和这个家伙干一架。

    叶涛在和这位千门帮主讲话的时候,刚才这位手掌被刺穿的三叔眼睛却是一直盯着杨怡看。眼睛中的那一道淫光,毫不避讳别人的感受。

    从警多年的杨怡这种场面见的多了,比三叔还猪哥相的男人都见了,是以倒也不以为然。以为这个男人只是多看自已两眼而已,哪里知道三叔已经在开始意淫自已了。

    “本人何冠言,暂居千门帮主一位,俗话说的好,国有国法,帮有帮规,周星星乃是自愿加入我千门之中,并且经过我千门培训之后上岗的人员,你这样一声不响的带走,似乎有点不合规矩吧。”

    叶涛听到这千门帮主何冠言的话心里就有数了, 这无非就是想讹诈一点钱而已。只要有贪欲,一切好商量。

    一切只要能用钱摆平的事情,都不算事情。

    “说吧,怎么补偿你。”

    何冠言一拍桌子,豪情四起的道:“好,爽快,我就喜欢和小兄弟你这样的人打交道。一口价两百万。”

    “帮主,你前几天还和我讲一百万来的……”听到这个数字阿星不依了,让老大叶涛出这么多的钱,他心里也过意不过。

    两百万对于现在的叶涛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的事情,叶涛挡住了阿星将要讲下去的话,静静的听着何冠言发话。

    只看到了这只老狐狸,皮笑肉不笑的道:“阿星,前天是前天,现在是现在,前天你三叔没有受伤,今天你三叔为了你的事情,很可能这只手都要废掉了。”

    “你丫的手是熊掌呀,值一百万。”谢文博讲话是不会客气的,这样的小混混在他眼睛里,就是跳梁小丑,在香港大街走的全是这样的人。

    三叔一声大吼,本来受伤了心里就难受,现在谢文博骂他的手是熊掌,那不是骂他和畜牲一样的吗?

    “小子,嘴吧放干净一点,我不介意帮你洗一洗口。”

    谢文博浑身颤抖,故作阴阳怪气的道:“我好怕,信不信我叫一帮人,可以在省城将你们瓮中捉鳖呀。”

    嗯,二叔和三叔听到谢文博这样子讲话,搞不清方向,分不清头续了。不由得打量起谢文博的身份来。按理说,这口音不像是湘湖省的人呀,怎么省城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位太子爷,是哥几个不知道的吗?

    “还未请教!”三叔对着谢文博一抱拳。

    “不用了,我就是我,叶涛的一个小弟而已。”

    无论这个人怎么斗嘴,叶涛和何冠言始终脸上带有笑容,双方就这样一直审视着对方。目光从未离开过。

    “两百万,成交!”

    “爽快!”何冠言听到叶涛的话,心里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下了。

    其实他也是存了坐地起价,就地还钱的思想准备。看到刚才叶涛的身份,他也估不准叶涛倒底是什么身份了。

    如果是道上混的,一分钱也不会给,可如果不是道上混的,那么一定会答应给钱,息事宁人的。

    只要给了钱了,接下来的事情,还不是由兄弟们说了算。将来,说不定叶涛会成为哥几个的银行。

    俗话说的好,梦想成真!

    只是何冠言的梦是成不了真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坐在他对面的美女杨怡是警察,而且还是一个警务职务还不低的警察。

    “大哥,不可,我的一只手都快废掉了,区区两百万就想摆平。两百万只是我的一只手,再加两百万,才是买阿星的平安。”

    听到这句话叶涛的脸色有点冰冷了,正逐渐的乌云密布了,“适可而止呀,不要贪得无厌。”

    其实叶涛心里有准备,他知道这一帮人是白眼狼,区区两百万是不可能搞定的。他压根就没有指望这点钱可以摆平,最终还是靠拳头。

    谁的拳头大,谁就说了算。

    “哼哼……”三叔一声怪笑,“不想花钱倒也可以,毕竟两百万不是小数目,要不这样吧,将你身边的这美女留下,我卖到娱乐会所去抵债,当作是你们的利息好了。”

    就在此时,三叔讲完话的时候,众人只看到一道寒光一闪,杨怡飞跃而起,一个弹跳起身闪电般的拾起刚才桌上的那把匕首,一刀划了出去。

    “啊……”

    又是三叔,活该他今天倒霉,出门没有看黄历。每次惹得都是不该惹的人。杨怡一刀悄断了他的一根手指头。

    作为一个女孩子,而且还是一个警察,对面的罪犯说想将自已卖到娱乐会所去卖肉体,谁听的不是火冒三丈。

    特别是,还未经人事的一个女孩子,硬是对这样的情景疾恶如仇。

    看着掉在地上的断指,饶是何冠言也脸上变色。进门时他以为大家以叶涛为核心,在见识到了叶涛的身手之后,他以为一群人里面就只有叶帮一个人能打,其它人只是摆设,现在看来走眼了呀。

    “有时候,一时的贪婪与冲动,会葬送自已的一条命。”叶涛站了起来面目无情的看向以何冠言为首的三人。

    “叶兄讲的话我没有听懂。”

    “你会听懂的,等一下你就懂了。”叶涛轻松了拍了拍手,“外面埋伏了这么多的人不让他们进来嘛,否则,就你们三个可是不够看哦。”

    何冠言听到这句话脸上此时才惊骇异常,叶涛自始自终没有走出办公室的大门,他是怎么知道有人埋伏的。

    看来今天胜负结果难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