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这位爷惹不起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6本章字数:2398字

    叶涛身体飞出去的同时,丹田憋住一口气,单腿一个飞弹,空中翻一个身,轻轻的落到了地上。此时,异常的愤怒,如果打的赢这个老疯子,真的抽他两嘴吧掌子。

    “妈的,你个老家伙,你他妈神经病呀,我哪里惹你了……”

    “年青人,火气不小嘛,你没有哪里惹我,我就是看着喜欢你,想和你切磋一下武功,没有别的意思。”

    “喜欢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一个半节身体早就已经入土的人,你谈喜欢我,怎么着,想收我为徒还是咋的呀,你放心,就你这种神经,我死也不会拜你为师的。”

    被人莫明其妙的打了一掌,饶是谁也不会兴高。从来没有这样的叶涛,脾气爆发了,所以讲话也不客气,专拣一些伤人的话。

    老子身体一个踉跄,心道一声完了。是不是完过火了,自已还想着收眼前的年青人为徒呢,这下子惹火了他,如果咬死不答应么办呀。

    叶涛还真的猜准了,这头子还确实想收他为徒弟,只是这个老顽童一下子玩过火了,没有收住。

    “算了,老夫也不跟你计较,晚一点再找你。”

    语毕之后从窗户口纵身一跃,身轻有如一只大雁,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扬长而去。

    就在这老头子离开不到一分钟,警察上楼了,全副武装,武器遁牌盔甲,全部清一色的抱着冲峰枪。

    “不许动,全部蹲下,双手放头上!”

    领头之人一声大吼,千门那一帮小弟们全部吓的双腿颤抖着,照做了。很怕晚一秒被警察看到了,给自已一枪。

    平时这些人小偷小摸习惯了,肯定有很多进到警察局,这些流程阵势太熟悉,太了解了。

    “说你呢,蹲下,你耳朵聋了。”一名警察走了过来,一脚踢向了叶涛。不过,叶涛这时候也没有计较,心中忍住口闷气,默默的蹲了下去。

    咚的一声,这名警察还是踢在了叶涛的身上。

    “妈的,你很不高兴是吧,你很不爽是吧。”这名小警察看来对犯罪嫌疑人习惯了这一套,从来没有投拆他,反驳他,所以无视法律不能殴打嫌疑人这一条。

    叶涛索性站了起来,大吼一声,“我已经蹲下了,还要怎么样呀。警民配合,我已经履行了我的义务。”

    “哟,看不出来,火气挺大的呀,没有想到在这里遇上了一个刺头。不过,你运气不好,我是专治刺头的。”

    唰……

    一吧掌扇向了叶涛的脸上,如果这一掌扇实了,叶涛脸上不仅仅是五个手指印的问题,至少半边脸肿的跟猪头一样。

    我.操.你.妈的!

    敌动我先动,后发制人。叶涛不退反进,欺身而进,跃到了这名小警察的胸前,一嘴吧扇了上去。

    啪的一声脆响,整个办公室里的警察全听到了。此时,所有警察都停了下来,愣愣看着这一幕,他们不敢相信还有人敢打警察。

    现在不是叶涛运气不好,而是这名警察运气不好了,叶涛连警察局长都敢打,连省城防爆警察支队长都敢打,一个小小的喽罗算个毛线啊。

    “住手!”杨怡尖锐的声音大起,飞快的到了叶涛和这名警察的中间,“我是桐城警察局副局长杨怡,我可以证明叶涛不是嫌疑犯,你们手段采取的有点过了。”

    “我不管你是谁,就算是副局长也不行,有本事向我们上面的领导投拆去,但是现在我必须干.他一顿,你看怎么着吧。”

    小警察刺激了,在这么多同事面前被一个陌生人扇了一耳光,面子算是丢尽了。以后再执行任务的时候还怎么办呀,这让自已怎么活。

    年青人就是火气大,叶涛火气更大,专治这种性格桀骜不驯的小警察。

    上次匪徒抢劫谢氏珠宝时,最开始小张警察也是的,到后来的李勇同样如此,最后还是分局长和防暴警察支队长,那可是一个比一个官大,最大的是张秘书长,叶涛依然照打不误,更何况只是一个小警察。

    “你想干.我,那你来吧,我就站在这里。”叶涛冷冷的道。

    旁边的警察意识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意味,往往这种情况时要小心了。要么就是不要命的高手,要么就是纨绔子弟。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自已可以招惹的。

    本来叶涛一向性格挺随和的,如果不是之前受到了那个老疯子的调 戏,也不会脾气暴怒如斯了。

    杨怡挡在了叶涛的身前,“我的警衔比你高,同为湘湖省一个系统,看到领导你连最基本的礼仪都没有吗?”

    此时此刻,双方都是一步不让,杨怡厉声赕马,声色冰冷。眼神直挺挺盯着这名警察,她不相信这个小警察敢打自已。

    如果真有不怕死的人打了,那么,杨怡不介意告到上面去,让这个小警察丢了工作,下岗待业。

    所谓最基本的礼仪就是看到比自已警衍高的上司,在工作中遇上要敬礼。现在就是执行任务的现场,这名小警察愤怒之中连基本常识都丢了。

    拍的一声,身体挺拔如松,一个标准的军礼,这小警察几个呼息之后,对着杨怡行了一礼。他明白,脾气再冲,也不能对着上司如此。

    “领导,还请你离开。”

    “如果我说不呢。”杨怡开口道,对方行了一个礼,她的声音也轻柔了很多,“我是在为你好,你可不要后悔,眼前这位爷根本不是你得罪的起的。”

    此时,一位领队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对着杨怡同样的警了一个礼,“我是这次特别行动组的组长,请问就是您报的警吧。”

    杨怡道:“不错,上次怎么没有看到你们。你们应该也是管理体育广那一片的分局吧。”

    “是的!因为这里属于省城黄金地段,人口密集,所认我们上班都是两班人马,分白天黑夜,你上次有可能看到的是另外一队人。”

    原来是这么回来,杨怡点了点头。

    “眼前这位爷真不是你们惹得起的,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 你马上打电话问你们的分局长,就在前不久是不是有一位叶涛的人,大闹分局了。”

    叶涛?

    听到这个名字在警察中间马上就有人反映了过来,这个名字好像听小张讲过吧。是不是那个什么勇破珠宝抢劫案的那个呀。

    有一个人想起来,立马就有第二个,这个警察上次听李勇提起过这个名子。直说大闹分局,打的上面的领导一个二个一愣一愣的,没有一个人敢说半个“不”字。

    对,郝明上次好像也讲过,这位爷可是个狠解色呀。

    这位领队之人通话不到两分钟就挂了手机,满脸的惊骇之色,走到了叶涛面前,诚惶诚恐的道:“对不起,叶先生,我们不认识您,还请你不要见怪。”

    叶涛摆了摆手,不想讲话。不认识,感情是说如果今天不是自已的话,他们打了别人也是白打了。普通人连个投拆的地方也没有。

    “我和你们还真有缘份呀,上次遇到的是你们对班,今天遇到你们,希望下次大家还有机会见到呀。”

    爷!!

    我们可不想和你再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