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高智商犯罪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6本章字数:2120字

    老疯子确实将骨头扔到了桌子上,但是咋一看之这骨头有问题。整个骨头竟然就是一只鸡,一整副骨架,一块也没有碎掉。

    居然将外面的肉吃净了,骨头一块也没有碎,这是什么功夫,换句话说,这老疯子的武术不是深不可测。

    有心可以作个实验,就拿一只鸡试一试,能否将全身的肉吃净,然后只剩下整个鸡骨头。其它三人没有感觉,可叶涛看得心惊肉跳。

    如果这老疯子想杀人的话,估计自已三个人一个也跑不了。

    叶涛不得不郑重对待了起来,感情之前在何冠言办公室时候和自已对战时,这老疯子并没有出全力。

    这世间还有这种高手,华夏还存在这种人吗?不太现实呀,这不和计故事一样吗?

    “前辈,你倒底想干么呀,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求您高抬贵手好不好,算我们求你了。”叶涛语气软了下来。

    老疯子哈哈一笑,随即轻轻一跳,蹲到了一张小椅子上,“小子,终于礼貌了,懂得尊敬老人了。”

    你个老东西……谢文博卷起袖子准备冲上去。

    “退下,不得对老前辈无礼。”

    走在后面的阿星看到谢文博退下了,自已也糁糁的坐了下来,一双眼神盯着对方,好像要吃人一样。

    叶涛站了起来,双手抱拳对着老人施一礼,“老前辈,我求你了,别再戏弄晚辈了,您老到底想干么请直说。”

    老头子一副顽世不恭,游戏风尘的样子,“实话跟你讲吧,我还真的只是想收个徒弟而已,不,是两个徒弟。”

    看到叶涛没有听明白,随即用手一指他和阿星,“就你们两个。你的身体资质好,我想将一身武学修为传授给你,而这个小子最适合传授我千门的盗技。”

    谢文博听到这个不干了,这不是变相打击自己吗。拿起手中的碗砸到了地上,“他妈的,难道老子就差了吗?你收了我老大,又收这个家伙,凭什么不收我。”

    神!!

    太神了!!

    没见过拜师都这么牛逼的,叶涛用眼睛登了回去。自已还不想学呢,这个谢文博还怕学不到。

    “你学赛车和泡妞还有改装车就行了,学这个干么呢?千门一术不过就是小偷的技术,上不得台面,学了也没用,不学也罢。”

    “哟……小子瞧不起我千门一脉是吧。”老头子不乐意了。

    叶涛道:“这都什么时代了,还千门,还小偷专业技术,你能偷什么呀,出手越多,牢底坐穿,你刚才没看到你的徒子徒孙们的下场吗?再说了,还武功好,武功再好有子弹快吗?你能躲得过子弹吗?你就算能躲过一颗,你能躲过一梭子吗?我是冲锋枪怎么办,给你一梭子,将你打的跟筛子一样。”

    一席话,讲的老疯子抬不起头来。这是实话,时代变了,愿意学武的人不多了,可以说已经凤毛鳞角了,学了又有什么用处呢。

    社会已是文明进步的社会,早不是当年的草芒江湖,行侠仗义的时代。那么,这些东西学之何用……

    “你讲的很对,可是老头子行将朽木,自感大限之期已到,百年时光,岁月勿勿而过,如果不能将祖师爷的传承留下,我无法面对列祖列宗啊。”

    “你,你说什么?百年时光,你活了百年?”叶涛道。

    老人道:“不错,老夫今年103岁,自知大限之期不过两三年,是以想找一个衣钵传人。”

    “可我真的不感兴趣呀,你去找一个感兴趣的人吧。再说了,你就算传给了我,我也会让你们千门失传的。”

    “那我不管,只要我的任务完成了就行了,其它也管不了。我之一死,双腿一伸,什么传承呀,衣钵呀,都和我无缘。”

    老头子讲的倒也干脆,此时他早收起来那副游戏风尘,老顽童的样子。

    “你教他们两个吧,我求你别绕着我了,我时间宝贵的很。”一把抓着谢文博的肩膀,将阿星和谢文博推到了老人面前。

    老人满脸的失望,看着叶涛一下跪在了叶涛的面前,“我求你了,做我的徒弟吧。”

    这……

    这是不是搞反了,大家面面相视,愣住了。

    平时看电视的时候,男主角找一个高手拜师学武报仇时,都是不畏千辛万险,历尽一身艰辛坎坷之后,还要在德行上得到师傅的认可,才会收徒的。

    现在老头子为了让叶涛做自已的徒弟,不禁给叶涛跪下了。这世界太疯狂了,师博给徒弟跪下了。

    杨怡是女孩子,心里那一处软弱的地方最是敏感,看到老人至今还是孤家寡人,满脸的红尘苍桑,不禁动了测隐之心。

    “叶涛,老人家也不容易,你就答应了吧,再说了,多学一门东西,对你也不是坏事呀,最多你不用就可以了。”

    “唉……”老人声音平和,拖得长长的,以附合杨怡的话。

    “你起来吧,行了,我考虑考虑!”

    末了,半响之后叶涛不得不投降了,答应了老人的要求。

    一餐饭,最初是四个人吃的,现在多了一个便宜的师博,就成了五个人吃了。

    吃饭的时候杨怡掩嘴而笑,她知道只要叶涛说考虑一下的, 那基本上八九不离十了,成功的希望很大。

    众人开怀畅饮,老人非常高兴,尽情之余,喝了一个大醉。别看他大醉,步履蹒跚,高低不平的走着,可硬是一步也没有踏空,稳稳实实的走到了宾馆。

    一夜无话,第二天警察局来电了。

    “结果如何?”叶涛很关心车子丢失的问题。

    杨怡脸上表情很丰富,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说没有任何进展,那监控视频有问题,倒也不是停车场单位监守自盗,而是有电脑高手切入到了他们的监控系统,黑掉了那一部分视频。”

    什么?

    叶涛几个听了无不惊骇异常,电脑高手,这是一种高科技的犯罪。

    “看来我的猜测是对,很幸运是惯犯;也很不幸,这个惯犯一直没有抓到,作案早就不是一起了,这也是我来请教阿星的原因。”

    “请教阿星?”叶涛疑惑的道。

    “不错,你以为我跟你们从售楼处到了秋水县,又来到省城就真的只是陪你们逛街来了,我是有正经事情要办呀。”

    叶涛道:“请阿星帮助破这个案子?”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