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这是哪个天杀的讲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36本章字数:2122字

    朱婧抬头看到是叶涛回来了,原本脸上一脸的笑容和欣喜的,不过瞬间又恢复到了一片醋意十足的样子。

    “你还舍得回来呀,乐不思蜀吧,真舍得呀……”

    哟,叶涛心里一个咯咚,不会吧,这是哪个天杀的呀,该不会是谁把香港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讲给朱婧听了吧。

    这个呀,事情还真不好办呀。女人吃起醋来,还真的是比任何事情都要难办。

    “嘿嘿……”叶涛站在朱婧的办公室门口不好意思起来,“总经理,朱婧,哦不,婧婧……”

    “去去去,谁是你的婧婧,我记得我们关系还没有这么好吧,都开始叫婧婧了,怎么去了香港几天嘴也变得甜了,早知道就应该让你早去香港的。”

    叶涛道:“不是,我去香港的时候只是去帮一个忙而已。你也知道,当时去的时候跟你讲过的,并且请你一道去,结果你不是有事情吗?”

    听到这里朱婧脸上才好看了一些,也不能全怪叶涛,当时说是去香港的时候,带上朱婧一起的,不过当时公司有一个项目确实走不开,所以就没有去。

    从这里也能看出来,叶涛当时真的只是帮一个忙而已,没有其它别想法,是以发生的一些事情有可能是谣言,或者是误会。

    我的那个妈呀,叶涛心里一紧张,现在可以肯定,一定是有人告密了。这是谁呀,哪个天杀的呀。

    这种掘人祖坟,刨人全家的事情谁干的呀,太他妈的缺德了。

    这和朱婧刚刚有了那么一点点窗户纸,现在发生了这事情,接下来如果不好好维护一下的话,相信窗户纸都淡化了。

    “有事吗?”

    “没,没有,就是说有二十天没有回来报到了,我这一个技术顾问也太不称职了,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

    叶涛想了半天,那句话还是不好意思讲出口。

    朱婧脸上依然是一副醋意十足的样子,只是仔细一看,醋意消失了很多,现在换成是一副淡淡的失望。

    “说完了,可以走了,公司目前很好,没有发现解决不了重大问题,如果有了我会通知你的。”朱婧道。

    叶涛站在办公室的门口,走也不是,退也不是,就这么一会儿,门口聚集了公司的很多人,大家都看热闹。

    公司很多人都知道朱婧和叶涛的关系,但是那一层窗户纸一直没有捅破。她们相识没有什么一见钟上情,也没有哄哄烈烈,有的只是那一种水道渠成。

    “二十天了,就算什么事情也没有,我就不能过来看看你吗?”

    “看我……”听到这句话朱婧脸上瞬间爬上了一抹笑容,有点羞涩,“我有什么看的,现在看到了,看够了吗?”

    “我……”叶涛一句话硬是憋在那里没有讲出来,“我跟你讲不清楚,怎么就讲不明白呢。”

    愤愤不平的摇了摇头,又甩了甩手离开了。

    坐在自已办公桌前的朱婧,看着叶涛失望的离去,不禁嘴角掘起一抹笑容,“傻瓜,那句话为什么硬是不讲呢。我不是矜持,我的身份不允许我先讲呀,你明白吗?”

    这些话叶涛当然是听不到了,饶是他听力再好,也是有一定限度的。站在电梯里面他不可能还有这种听力。

    “老大,如何?”

    苍天呀,大地呀,这他妈的是谁在陷害我呀。老子叶涛自认也没有干过什么缺德事呀,你不能这么断送我的幸福吧。

    虽然现在还不是女朋友,可那也是八九不离十的事情,现在好了,搞的朋友不是朋友,情人不是情人的。

    叹了一口气的叶涛,看着阿星:“回家,买菜做饭。”

    阿……买菜做饭,阿星愣住了。

    叶涛一离开朱婧的办公室,吴美丽就走了进来。

    “总经理,你就这样放他离开了?”

    “要不那还能怎样?”

    “当然是上去一个耳光,然后再先打后问,这趟去香港都干了什么缺德事?如果他老实的回答的话,兴许还能拿斜眼瞅他一下,否则给老子滚出去。”

    朱婧一双眼睛睁的如牛铃大,看着吴美丽一个人手舞足蹈的讲着,口若悬河,唾沫横飞。

    “女汉子,男人婆!”

    “你说什么?好你个朱婧啊,姐妹我可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呀,你竟然这么讲我。”吴美丽一下子陷住了朱婧的腰,不断的挠痒痒。

    她们两个人早在就一起共事多年,情如姐妹,已不是助理和上司之间的关系了。而且吴美丽虽然事行风格一副男人样子,但是工作确实一丝不苟,这是朱婧最认可的地方。

    闹了一会儿之后,两个人停了下来,微微的喘着粗气,吴美丽泡了两杯茶,自已和朱婧一人一杯。

    喝下了一口养颜茶之后,“你选择了叶涛,我也不说什么,但是你最好有一种心理准备,你们会爱的很辛苦的。”

    “我知道!”

    ---

    叶涛中午还真的回到家里买菜做饭了,并且非常认真的。吃了饭之后,竟然也没有去帮杨怡查案,倒在床上睡觉。

    “贱人,你说老大中午回来心情不好?”饭后谢文博洗碗,因为他不会做饭,只能是他洗碗,这一会儿有点时间就向阿星打听。

    “你才是个贱人呢。老大去了总经理办公室里,不知道聊了一些什么,也谈不上不高兴,只是有一点点小郁闷而已。”

    阿星看了看谢文博,眼珠子一转,“谢--二哥呀,老大在香港干了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呀,跟我讲讲。兴许我一高兴,这二哥的位置就让给你了。”

    “我呸!”谢文博喷了阿星一个满脸,“二哥的位置不要你让,各凭本事自已来争。老大在香港了干了什么能讲给你听吗?这要是讲了还了得,那我不是死翘翘了。”

    “真的不能说?”

    “真的不能说,绝对的不能说。这要是说了老大泡妞和赌博的事情,那还得了。”谢文博一出口发现不对了,倒吸一口凉气。

    妈!!

    我怎么就出口了呢,不是说打死也不能说的吗?好你个死阿星呀,竟敢套我的话,这下子二哥不干.死你。

    “妈的,你套我的话是不,套话是不?好,你坐着别动,看哥来收拾你。”

    佛山无影脚!

    大慈大悲千叶手!

    这两个童真未泯的男孩,在客厅里面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