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0章 恐怖的草地(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33本章字数:3234字

    当鸿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再一次出现在了之前掉下去的空地上,前方是草地,剩下的周围就是树林。因为在龙脉里面呆了三天,在这个历练岛上已经过去了十五天,还有半个月历练就要结束了!

    在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鸿天往四周开了一下,此时在自己的左手方向,南宫霸天、淡岁、乾彧、陌洛、陌语、团子和慕容雪都呆在了那里,此时正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自己,而鸿天也是非常的高兴。

    毕竟一下子就分别了三天的时间,之前一直在担心的大家,不过很明显的大家现在都没有生命危险,所以鸿天也管不了那么多,连忙跑到了南宫霸天他们所在的地方,三天没见,自然鸿天还是挺想念他们的。

    来到大家的身边后,鸿天稍微看了一下,大家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事,只是乾彧和淡岁稍微挂了一点彩,其他的人什么事都没有,而鸿天自然不必说了,掉到龙脉里面赚了个大发,现在都成土豪了!

    此时鸿天的修为还是隐藏在结丹圆满,其他的人的修为也没有什么变化,还是按照鸿天说的,将自己的修为隐藏到了自己真实修为的前一层次,看见大家什么事特别是南宫霸天和陌洛毫发无伤之后,鸿天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嘿嘿,大家都没什么事吧?”来到草地之后,鸿天笑着说道。不过还以鸿天的是大家的白眼,这让鸿天变得一愣一愣的。

    “你小子真行啊,一下子就没影了三天,结果从地里面冒了出来,我还以为又有什么怪物出来了呢,没想到是你这家伙,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你死了我倒呢清静清静,结果偏偏你小子那么命大,屁事没有!”此时南宫霸天不屑的说道,不过从南宫霸天的眼神中可以看到深深的担心,因此鸿天也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

    之后大家都诉说了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南宫霸天、乾彧和淡岁掉到了同一个地方,那里面全部都是恐怖的虫子,虽然大家都平安无事,不过乾彧和淡岁还是受了点轻伤,但是他们两天的时间就出来了。

    陌洛、陌语、团子和慕容雪她们也一起掉到了一条矿洞中,里面全部都是石头,只是获得了几件宝贝而已,收获自然没有鸿天的多,而且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出来了,只有鸿天坑爹的三天时间才出来,弄得大家都担心不已。

    特别是南宫霸天和陌洛,从虫洞中出来后,发现鸿天还没有出来,南宫霸天担心的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一直在等着自己的弟弟,而陌洛则是两天时间什么都没吃,背着大家偷偷的流泪,只是现在看见鸿天没事,陌洛又恢复了一副冰冷女神的模样。

    “嘿嘿,我比你们好那么一点点,掉到了一条沟里面,里面倒是没什么虫子猛兽,晶石倒是有一些,我拿了晶石之后就在寻找出来的办法,只是有点坑爹所以出来的晚了,害大家担心了!”鸿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谁担心你啊!”此时,陌洛没好气的说道,她可是最担心鸿天的,看见鸿天没事她不知道有多高兴,只是她不愿意表露出来,在陌洛的心中,鸿天还是一个很神秘的人,鸿氏皇族之后,实力金丹初期,经常找不到人,只是因为鸿天很关心自己,慢慢的自己喜欢上了鸿天而已,但是一般情况下陌洛是不会说的。

    鸿天在听见了陌洛的话之后自然不会生气,而是从之前慕枫送给自己的空间戒指里面掏出了几颗糖放到了陌洛的手上,而且还亲手掰好了一颗放到了陌洛的嘴里,只是鸿天第一次触碰到陌洛那似雪的肌肤,很嫩很滑很有弹性,让鸿天的身体不自觉的一震,连忙不好意思的走开了。

    突然,从三个树林深处发出了沙沙的响声,没有多久便出现了二十几个强者,鸿天定睛一看,发现这些强者正是那些和自己一道过来历练的强者们,五个队伍在一瞬间便齐聚了,不过其他的队伍现在可不是那么好。

    本来出发的时候是有四十人的,五个队伍每个八人,可是现在只剩下了三十五人,还有五人不用说自然是玩完了,其中损失最大的就是夏侯铭的队伍,两个强者陨落,其他的队伍中除了鸿天这一队全部陨落一人,其中还有一个是金丹前期的强者!

    而留下来的那二十几个人中三分之二的人刮了彩,有几个伤得还不轻,只有鸿天的队伍好一点,现在挂彩的只有淡岁和乾彧,而且两人都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看着大家,鸿天觉得自己的队伍算是相当幸运了,而且提前他们三天到了这里。

    “哈哈,鸿兄你还或者啊,饿狼草地一别我们有十来天没见了吧,看来你们还不错嘛,没有人员损失,而且基本上都没有受伤,看来你们的小日子过得比我们滋润啊,有妹子陪伴就是不一样!”此时,孙阳走到了鸿天的面前跟他打招呼道。

    此时的孙阳样子有些坑爹,神色略显疲惫,而且左手臂有一些伤痕,一袭白袍上面还有一些已经干了的血迹,看来之前这个队伍的人过得并不好,而且还有一个强者陨落了,他的队伍基本上个个挂彩,样子都不那么好看。

    “哈哈,孙兄过奖了。我们也没多好,只是没有那么凄惨而已。我们都走到了这里,看来这里估计就是中间地带了,应该我们要一起度过前面那片草地吧!”鸿天也半开着玩笑说着,对于孙阳鸿天没什么好感,但也不至于厌恶,说说笑还是可以的。

    接着大家慢慢的起身一起来到了空地处,虽然前方的草地并不算大,方圆百米左右,而且草长得很均匀很绿,仿佛没有什么伤害性,但是大家可不敢就这样突然过去了,这可是历练岛,一个不小心真的会死人的!

    “我说鸿兄,你们队伍现在是最完好的,而且基本上没什么事,要不你们给我们打头阵如何?”此时,在鸿天左边的的队伍的一个强者说道,这个强者不是别人,正是纵横家夏侯帝国的继承人之一的夏侯铭!

    此时的夏侯铭几乎可以用犀利哥来形容,鸿天清楚他们的队伍本来就不团结,而这历练岛也不是什么善地,所以此时的夏侯铭样子很难看,本来长得有点小帅的他此时身上留下了不下十道的口子,衣服破破烂烂的,脸上也充满了疲惫之色!

    本来鸿天已经觉得他挺可怜了,自己高贵的身份结果现在这幅模样,而他的队伍也是损失的最惨重,陨落了两个强者,虽然之前过黑水河的时候两个队伍有过不愉快,但是鸿天并不像为难他,但是现在夏侯铭自己没事找抽,鸿天自然也不会忍了。

    “夏侯兄,你是没事找事是吧,您可是堂堂夏侯帝国的小太子,要不您给我们打个头阵吧,我们队伍虽然没事,但是实力是这里最差的,那里敢争第一啊,还是夏侯兄您请吧!”鸿天句句带刺的说道。

    听了鸿天的话之后,夏侯铭自知自己踢到了铁板,连忙退了下去不再说话,夏侯铭之前可是领教过的,别看现在鸿天和南宫霸天的实力看起来是结丹圆满,但是他清楚这两人都是金丹期的存在,要是一个不好被鸿天他们给干掉了可不好看。

    虽然夏侯铭知道要是自己死在这里穿了出去家里人肯定会给自己报仇,但是那个时候他都死了,就算给报了仇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而且他不知道现在的鸿天的实力可是金丹中期,要是知道的话,恐怕刚刚肯定会后悔自己说的话。

    而鸿天看见夏侯铭不再说话,也就不再为难他,毕竟这家伙也挺凄惨的,而且鸿天也明白,他是夏侯帝国的继承者,虽然自己是鸿氏皇族,但是自己现在的身份地位跟夏侯铭还不是一个档次上的,暂时来说鸿天还不想惹祸上身,所以看见夏侯铭服软了,鸿天也不再说话。

    “你们这些人真是,明明就那么一块草地,还你推我让的,有意思吗?你们不走的话那么我先走了!”就在鸿天他们互掐的时候,突然一个队伍中修为在结丹后期的强者走了出来说道,接着迈着步子便往草地迈进了!

    “噗!”

    那强者离开后,大家本想阻拦,但是那强者似乎铁了心了,大家也就不好阻拦,都仔细的看着他,而那强者也如英雄般,视死如归,迈着步子便走向了草地,之前一路平安无事,可是当刚刚踏进草地十步左右的时候,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草地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瞬间疯涨到了数十米,接着将那强者的手脚和腰迅速缠绕了起来,接着猛地一用力,那强者瞬间软了下来,连反抗的时间都没有,接着草地开始迅速的吸收起强者血液来。

    眨眼间,那强者浑身被疯长的草给割成了血人,大量的血液喷涌而出洒在了草地上,血液在草地中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那草地会饮血一般,接着那写缠着强者的杂草长出了触角,接着伴着伤口伸进了强者的身体。

    那强者的身体中出现了杂草后,大量的血液瞬间消失,而周围的杂草洗了强者的血之后,仿佛长得更快更有力,最后一个用力,强者的身体四分五裂,最后的一点残渣也完全渗进了草地中,强者消失后,草地迅速恢复了原样,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弟兄们,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