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玉阳初现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55本章字数:2022字

    说是一个家,其实便是那篱笆围墙围起来的一个院子,里面种着一些菜之类的东西。

    一个自己搭成的破烂屋子罢了,下雨的时候,还会顺着缝隙往下面漏水呢。

    滴答滴答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半夜倾听风雨声,落花半点撒白淋”。虽然说万点草是一个孤儿,但大字还是识得的。

    最初小的时候,和几个村头小娃子在一起玩的时候,便有一个落第秀才教他们写字,背诗之类的,所以说,或多或少还是可以可以出口成章的,长得也算是清秀。

    只是平日里太过于调皮罢了,才会出去整整别人,或者骗来一顿饭而已。他的心眼其实并不坏。

    据说那次村头的那个秀才生病时,还是万点草半夜起来去找的隔壁村的汪三狗大夫去给他治的病,知道秀才死的时候,嘴中还念叨着:“那次多亏了万点草这臭小子,否则我哪能活到现在呢。”

    临死的时候,还一直叮嘱着万点草以后一定要考秀才、举人、探花、状元什么的。

    万点草以飞奔的速度跑到了家中,便推门而入。

    那扇摇摇欲坠的两扇木板,被他一下子便推散了,屋子里面是黑漆漆的,万点草也顾不得收拾了,也顾不上点蜡烛了,直奔床边。一只手还摸着自己那个“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小心肝。

    嘴里还喃喃道:“哎哟,可吓坏了我,如果被那个人逮到的话,不杀了我才算怪呢,他的武功那么厉害,一跳便能踩到树。”嘴里在喃喃的说着,一直手还从怀中在往外面拿着什么。嘴里还查着“一两银子、二两、五两…”查着银子。“哇,整整有二十两这么多,今天是赚到了。”

    说着便将那二十两银子放了起来。将银子藏好了之后,眼睛便又盯着那枚布包了,眼睛直直地盯着它,脑子中不知在想些什么,但两只眼睛是在转着,眼睛上面的那两撇眉毛也是一动一动的,好像在盘算着什么奸计似的。

    过了一会儿,他猛一拍床铺道:“这里面的肯定是一块金子,要不然他们两个搞的那么神秘,藏的那么严实。”说着便用手解开那枚布包,心也在“扑通,扑通”的跳着,仿佛决定命运的时刻就要到了。

    “当当当当。”

    说着便将布包打了开来。只见里面只是一块古朴的令牌,有巴掌那么大。

    他拿起那块令牌在眼前看了看,只见那块令牌的上面写着一个“阳”字,反面是一条飞着的龙。

    万点草看着那块令牌,嘴里叹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是一大块金子呢,害得我空欢喜一场,那两个人也真是神经病,把这么一块破烂令牌当作是一个宝贝,还藏起来。”嘴里骂骂咧咧的走到门外,将手中的那一块令牌便扔到了门前。

    双眼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月亮,嘴中淡淡道:“月亮啊月亮啊,保有我捡到一个大宝贝啊,这样我就不愁吃穿了。”说着手还合在一起在眼前晃了晃。

    接着便要转身向屋中走去,就在这转身之际,他的余光看到了刚刚扔的那块令牌发出了幽幽的绿光。

    他便慌忙地转过身子,眼睛直直地盯着那块令牌看,嘴巴也是张的大大的,若是把一个鸡蛋塞入嘴里都没有任何问题。

    万点草急忙捡起刚刚丢掉的那一块令牌,那令牌在手中依然是闪着绿光。然而天空上面,也赫然出现了两行字“纯阳真气、玉阳神功。”

    万点草盯着天空的那轮月亮看了看,原来那几行字是透过月光才显现出来的。过了一会儿,那几行字凭空消失了,又换了更多密密麻麻的几行字“先天之气,纯阳现;后天之功,玉阳显。”万点草看着凭空出现的字喃喃的说到。

    看着看着,他猛然的一转身,连忙的将那块令牌收了起来。心头想到:“莫不是这便是武功秘籍。”

    想着想着,他忙用刚刚的那块布将令牌包裹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布包,他淡淡的说到:“可是,这么普通的一块令牌,怎么会出现字呢。”

    他抬着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以及那月洒下的光芒,嘴中又喃喃的说道:“难道是在月光之下才能显现出来的吗?”

    他又跑到屋子内,打开那枚布包来,那块令牌平平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也没有显现出什么字,也没有发出什么光芒。

    他又拿着那块令牌走到了门前,举着那块令牌对准了月光。果然,那些字果然又出现了。

    万点草心道:“原来真是这样啊。”他接着便走到屋中,从墙边拿起一个小铲子,在墙边挖了一个坑,随即将那块令牌包了起来,然后走到墙角处,将那个布包埋了进去,看了看眼前的月亮,嘴里淡淡道:“月亮啊,月亮,你还真是准啊,刚刚许过愿,你就实现了,果然是一个宝贝啊,说不定会是武功秘笈呢,哈哈。”说着还笑了几声,接着便走到了屋子之中。

    “哎哟,今天可是快累死了。”说着便走到床边,接着又伸了伸懒腰,张开两只手臂躺在床上面,眼睛盯着房顶直直的看。

    脑子中想的还是那块令牌的事情:“那块令牌真是神奇,竟然可以将字藏在其中,而且必须在月光下才能显现的出来,一定是怕有人偷学才这样的吧,恩,对,就是这样,应该就是武功秘笈,要不然那两个黑衣人也不会像宝贝一样的藏起来了。”脑子中想着想着,两只眼睛止不住的在打架,慢慢的,慢慢的,两只眼睛便合在了一起,昏昏的睡去。

    外面的月亮也在一点一滴的转换着位置,满头的星斗也在互相换着方位。北斗七星,移置换位,颠倒阴阳,相辅相成。黑暗的天空在变的不在黑暗,渐渐的,几许晨微偷偷探出了点影子,在缝隙中一点一滴的爬将了进来,缓缓,许久,换了一个位置,照在脸庞之上,暖暖的,柔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