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月下谈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56本章字数:1983字

    天已经黑了下来,天空中出现了一轮皎洁的圆月。

    罗梦从屋内出来,坐在了门前的椅子上面,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在屋中呆着,而是选择了坐在屋门前等待着什么。

    “今天是十五,月儿园,亲人团聚的日子,不知道爹在家怎么样,有没有着急。”向天上的那轮月诉说着。

    等了几刻钟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嗒嗒”的声音。罗梦立刻竖起了耳朵听了起来,眼睛直直的看着前面的草地。

    那道身影,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越来越近了,那平缓而又急促的脚步,那幽幽而又凄冷的月光,顿时间,弥漫开来,晚雾蒙蒙,烟雨几多秋,一重山外楼,多少风声满天,星辰转,时光迫。

    “这么凉的天,你怎么在外面坐着啊?”迎面来了一人,未看清他的面目,只传来他的声音。

    “我刚刚出来,外面的气息比较好。”坐在外面的罗梦说道。

    “天已经凉了,还是去屋内坐着吧!”来人走到面前,轻轻说到。

    “我,我可以叫你万点吗?”罗梦问着眼前的人。

    站在罗梦面前的正是万点草,刚刚从门外进来的人,也正是万点草。只见万点草点了点头,爽快的说道:“可以啊,名字不就是要人叫的吗?”罗梦点了点头笑了。

    他的手中还提着一只兔子,万点草笑着比划着手中的兔子道:“这个家伙,跑的可叫一个快啊,我费了老半天,才将它给捉住了,累死了都快,真是狡兔三窟啊!”万点草笑着骂着那只兔子。

    “不过,再狡猾的兔子,也逃不过精明的猎人的双手啊!”罗梦柔柔道。

    “幸好我还算聪明,从另一个洞口将它给拿下了,今天晚上,又有肉吃了,你呀,好好的补一补。”话语中充满着关怀。

    罗梦点了点头,心中充满了温暖。

    “你坐着别动啊,我来做。”罗梦刚要站起身来,万点草便摆了摆手说道。

    “恩”罗梦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将门前的一些树枝捡了起来,放在罗梦的面前,转身从水桶之中提来了一桶水,虽然院子小,但是懂得享受的人,家中是必备齐全的。

    很显然,万点草便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

    很熟练的将兔子给剥掉了皮,洗干净了,然后从一旁拿起了一个铁棍子,穿起了兔子。接着拿起火石,“啪啪”几下,就将眼前的一堆柴火给点着了,火光照在两人的脸上,有些昏暗。万点草看着罗梦一笑,漏出了那一排洁白的牙齿,伸手将兔子放在火上面烤着。

    “你真厉害,你怎么什么都会啊,会包扎伤口,会做饭,还会生火什么的,对了,你还会武功。”万点草笑了“哈哈,我嘛,你也知道,是一个孤儿,没有人照顾,所以就自己独立更生,自己不会做饭,只有挨饿,自己不会治伤的话,恐怕早就死了,至于你说的武功,我就会那么一招。”说着还摆出来一根手指。

    “怎么会是一招呢,我见你很厉害呢,我当时都没有看清楚你是怎么办到的。”罗梦歪着头问万点草。

    “那是花招,都是一些虚招,糊弄糊弄人还行,若是,真和别人打起来,那就不行了。”一边说着,手还一边翻转着那只兔子,时不时的将柴火往上面丢。

    “你比我强太多了,我从来没有出过家门,这是第一次出门,还差点被人给抓走了,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罗梦幽幽的说道。

    “很好做的,你看着”说着将手中的兔子翻转了一下,看了看罗梦笑着。

    忽然,万点草拍了一下脑袋道:“哎呀,差点忘了,还没有放盐巴呢,若是不放盐巴的话,那就不好吃了,嘿嘿……”笑着便跑进了屋子内。

    手里捧着一个罐子走了出来,放在了罗梦的脚底下,接着便从罗梦手中接过那个烤兔子的棍子,一瞬间,两人的手碰在了一起,罗梦那白皙的手,柔柔的,两人微微一笑,随即便触开了。

    头顶的一轮圆月,慢慢的爬上了树梢,悄悄的,向两人头上爬去。

    兔子在万点草手上,左转,右转,火忽而大,忽而小,忽而明,忽而暗,文火,小火,大火,烟熏。不一会儿,那只兔子变成了外面金黄色了,兔子身子里面的油顺着身子流了下来。罗梦看着那只兔子道:“看着就是很好吃的样子。”万点草很臭美的说道:“那当然喽,这可是我做的额。”说着便从火上面拿掉了兔子,用手拍了拍点头道:“恩,很不错,外焦里嫩的。”

    说着便伸手拧掉了一只大腿,递向罗梦:“你尝尝怎么样,看好不好吃?”罗梦点了点头。

    接过那一只兔子腿,放在嘴唇边上时,一股香气扑鼻而来,“哇,问着就很好吃的样子。”说着便放在嘴上咬了一口,酥软香脆的,很有嚼头。

    “万点,你是怎么做得啊?”罗梦高兴的问万点草。

    一句万点,万点草差点蒙了过去,但转身一想,是自己允许这样叫的,便道:“也没怎么做,就是放在上面的时候,多刷上面点香油而已,在加上一点我的独门烤制法,才有这样的效果。”万点草又开始自吹自擂。

    “真的好吃,呵呵。”罗梦笑道。

    “如果你喜欢,我教你啊!”万点草也笑着说。

    “好啊,好啊,你一定要教我。”罗梦嘴里吃着兔子道。

    月下,一难一女,相对而坐,那抹幽幽的白光,照在两人的脸上。 不管是怎么样子的神情,不管是什么样子的样貌,不管是月光,不管是景色,一切的诗情画意,一切的月满西楼。

    惬意的神情,头顶着月光,一切又都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甜,蒙蒙的雾,依然挡不住的语言,在清晰与不清晰之中,相互交织而去。

    悠然的声音,荡漾在层层雾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