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女人之间的争斗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4本章字数:1937字

    “我不相信我陆欣沫,比不上她。伯父伯母都很喜欢我,他们说会把我当成亲身女儿一样的对待。所以,我绝对不会承认,那个女人是你的妻子。因为我才是……”陆欣沫对着宫陵浩的背影大声说道,只是,这只言片语已化作了尘埃,在他的心上不值一提。

    陆欣沫愤愤的坐下。

    “苏小雪?你给我等着。”她说出的每一个字就好像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

    可是论宫陵浩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生长环境,不可能会看上那么平凡无奇的女人。

    昨日她没去,宫陵浩不可能不知道,那他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选苏小雪?

    这事情真的会像她想的那样简单吗?

    楼下客厅。

    苏小雪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面对如此陌生的环境,与威严的宫老爷和宫夫人,她狂吞口水。紧张的胸口上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

    “想嫁入我们宫家的女人,从市区排队到市区之外都排不完。论样貌,论身材,或者是论学识。她们都应该会在你之上。要当宫家的少奶奶,必需经过我们精心挑选。对于昨天你们草草办理结婚手续,我视为无效。”沈丽娟完全不给苏小雪留任何余地,直接一针见血的说道。

    这样的话确实有够难听,苏小雪微微红了眼眶,紧咬着下唇,被咬着的地方泛出了青白色。

    她苏小雪家庭虽然不是非富即贵,但也算是小康家庭,全家人都把她当宝一样照顾,如今却被人这样的羞辱。

    有钱人又怎么样,她苏小雪还真的不稀罕!

    下巴一样,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清澈又坚定。

    “我也没想到,会嫁到宫家。”

    若不是宫陵浩逼迫她在结婚证上面按手印,请她来她都不会来!

    “哼!”沈丽娟冷哼了一声,这样的女人她见多了,为了能嫁入豪门什么招数使不出来?装作清纯可人也是一种手段。

    她站起身来走到苏小雪身边,突然拉起苏小雪的手打量起来。

    “瞧瞧这双手,又粗又糙。想必是从来都没有保养过吧?说吧,你打算要多少钱?才肯离开宫家?”沈丽娟握着苏小雪的手加大了力道,疼痛从她的手心蔓延到整个手臂。

    “无价。”苏小雪嘶嘶吸着凉气但依然扬扬下巴,怎么可以让这些自以为是的有钱人看不起。

    “一千万,马上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一直都未说话的宫南天,出口便是一个对于苏小雪来说的天价。

    苏小雪震惊的咽咽口水,一千万能买一套别墅,能买两辆豪车,能买六十三万七千五十六份宫保鸡丁!

    妈呀!

    “打发这样的女人,一百万便可以让她偷着乐了。”沈丽娟并不想给苏小雪那么多钱。“其他的九百万,只能算是提高我们陵浩的身份价值。”沈丽娟笑笑,有些嫌弃的松开了握着苏小雪的手。

    你妹!苏小雪内心的小野兽此时正在咆哮!不就是一千万么?不就是能买六十三万七千五十六份宫保鸡丁吗?至于这样看不起人吗?

    可知道,在苏小雪的心里,钱固然重要,要是为了钱离开那个冰山脸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拿钱砸!她苏小雪一定会砸回去!

    “对不起,就算你们给我一个亿,我也不会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她盈盈一笑,给了沈丽娟一个自认为最美的微笑。

    “你不要不识好歹。要知道对付你这种女人,我的办法多的是。”沈丽娟原本想先礼后兵,却没想到苏小雪如此不识抬举。

    “结婚证上面是我和你们儿子的名字,就算要提出离婚,也应该是他,而不是你们。更重要的是,你们给我一千万,难道是因为你们儿子的婚姻,在你们的心中,就只值一千万吗?”

    “啪……”

    苏小雪的语音刚落,清脆的响声便瞬间回荡在空气中,那火辣辣的疼痛同时布满她的脸颊。

    她用手抚着脸颊,拧起眉尖,清楚的感觉到了牙尖的松动。

    这个时候可以怎么样?打回去吗?啊?

    可是,突然!

    “你们在做什么?”宫陵浩站在楼梯上,观看了整个过程。他大步走向苏小雪身边,拉起她的手朝后院走去。

    “陵浩……”沈丽娟还想说什么,只见楼上陆欣沫脸色不怎么好看。为了不让家丑外扬,她才暂时咽下那口气。

    苏小雪被动的跟着宫陵浩的脚步有些踉跄,这莫大的羞辱,真想让她找个地洞钻下去。这一巴掌,她挨得是那么的莫名其妙。从小到大,她的母亲都没有打过她,今日却被另一个老女人打了。

    她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一分钟都不想。左手用力的挣脱掉宫陵浩拉着她的手。

    宫陵浩回头看着她,这才发现在她的嘴角边,已经流出了血渍。整个左边脸颊,还已经有些红肿。

    “不用。”当宫陵浩拿出纸巾,想要帮她擦拭嘴角边的血渍时,她冷冷的将脸颊转向另一边,并没好气的呵斥一声。

    他想要做的事情,她又怎么拒绝得了呢?宫陵浩霸道的挑起她的下巴,纸巾擦拭那一道醒目的血痕。

    “啊……”她疼得紧闭双眼。那倔强的一直不肯滑落下来的泪水,却在此时此刻瞬间掉下来。

    宫陵浩原本霸道的举动,渐渐变得温柔。

    微红的眼眶盛着晶莹的泪水,此时的苏小雪看起来就像一只发怒的小兽,紧抿的唇甚至比脸颊上的红印还要红上几分。

    他有些烦躁的皱起眉,这蠢女人,被打了怎么还可以这么安静?

    可是,下一秒,苏小雪果然不安静了。

    “宫大少爷,像你们这种富人的游戏,不是我们穷人玩得起的。一纸婚书对于你来说,兴许只是一个玩笑。可那毕竟是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