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今天要你侍候我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4本章字数:2356字

    苏小雪用左手紧紧的握着右手手腕,疼得她用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一任额头上的汗珠滑落脸颊。此时此刻心中,纵有千万般对小月的恨意,也只能吞进肚子。

    “太老爷……”小月急匆匆的走出厨房,不小心撞到了门口的人,当她看到是太老爷时,吓得脸都惨白了。

    她撇了一眼厨房里面的苏小雪,担心她会跑出来,告诉太老爷刚才发生的事情。好在,苏小雪还在厨房里。

    “滚!”太老爷只是冷冷的呵斥一声,其中也没有多说。

    远远的望去,只见苏小雪拿着冷毛巾,敷着被烫伤的右手手背。随后没有任何怨言,打扫着厨房里面的一片狼藉。

    夜幕降临,金色的月光,斜射在落地窗前,扑打在躺坐着的小女人身上。

    宫陵浩光着上身,下面包裹着白色浴巾,光脚走向房间的浴室。那躺在浴室门口睡着的小女人,进入他的眼球。

    他皱着眉环望了一下周围,是谁允许她进入自己房间的?

    宫陵浩用脚轻轻的踢了踢苏小雪,她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累,在他的干扰之下,她只是不耐烦的推了推他的脚。

    “起来!”他冷冷的说道。

    “别动我,让我再睡一会儿。”睡梦中,她仿佛感觉到有人在打扰她。而在梦中她正享受着最美味的晚餐。

    宫陵浩直接用脚把她的身体踹倒,睡梦中的她,猛然醒来。

    “谁……我已经干完了……”苏小雪胡乱的挥手,对于下午发生的事情,她已经对小月有些害怕。在确定眼前的人是宫陵浩时,她才恢复了原有的本性。

    拧眉瞅了他一眼:“有事?”

    她坐直身体,依然靠在浴室的门口,因为太累了,她不想动弹。

    “把热水放好,侍候我。”

    苏小雪抬头看着他,这男人说话居然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真当她是宫家的佣人了。

    “本小姐没空。”她压根就没当自己是他老婆,更不会是宫家的佣人,这是凭什么呀?

    “由不得你。”宫陵浩霸道的抓起她的手,硬将她推进浴室。

    “放开我……”右手的疼痛瞬间袭来,原本压抑在她心中的委屈和怒火,也因此而迸发。“宫陵浩你到底想怎么样?逼迫我跟你结婚,那不是我愿意的,要我替你们家干活,我又不是你们家的佣人。现在你以为,再一次强迫我侍候你洗澡,我就真成你老婆了?我做梦,我不愿意,永远都不会愿意侍候你这个白痴阔少的……啊……”

    宫陵浩怎么能够容许,一个女人对他如此大吼大叫。他用力将她推进浴缸。无情的水冲洗在她的身上。她一次又一次无助的想要起身,而每一次都被他霸道的按在了水中。

    “你不愿意,换我侍候你如何?”宫陵浩看着她的眼睛有一些玩味,忽然想起她被打了一巴掌之后那副“谁惹我我就咬谁”的样子,这蠢女人!

    “你混蛋!”苏小雪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颊,在最狼狈的情况下,她也许只能够保护那双眼睛了。“你有那么多女人,为什么要偏偏选择这样对待我?”

    她不在挣扎反抗,只是用双手紧紧的抱着双腿,埋头委屈的哭泣。虽然她知道她的眼泪,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根本就不值钱,可她就是忍不住哭出来。

    水光之下,她右手上面的伤,显得格外的醒目。宫陵浩脸上原有的冷酷,突然间退去。

    下午他因有事,而去了公司,对于苏小雪会在宫家做什么,他全然不知。

    现在看来她一身的打扮,还有手上的伤。沈丽娟是真的没想要她在宫家好好的呆下去。

    他拿起旁边的干净浴巾,一把拉起坐在浴缸中的苏小雪,强行包裹着她的身体。随后抱起到自己的房间。

    “放开我……”她一边哭泣,一边无力的反抗。仅仅数小时,她好像已经是心力交瘁。

    “再动,把你从这里仍下去。”他示意着二楼的窗口。

    苏小雪听了立马闭嘴,鼻子还一抽一抽的。

    她全身都湿透了,一路上从浴室到卧室,她身上的水,溅满了整个房间。

    下午小月让她打扫房间的时候,明确的交待。凡是宫陵浩房间里的东西,她都不可以乱动。打扫的时候,也不能有丝毫的瑕疵。因为他的洁癖超重。

    可现在她把他的房间弄成这样,他居然都没有怪她的意思。

    宫陵浩把她放坐在床上,拿起房间里的消毒药水,亲自替她上药。

    “不需要。”她用力收回自己的手。“啊……”因为她的不听话,得来宫陵浩无情的举动,硬是将她的手抓回来。

    原本白皙的手背,被烫得又肿又红。宫陵浩放轻了手上的举动,在她看来,他第一次用这样温柔的举动对待她。不仅如此,还轻轻的向她的手背哈着气息。

    苏小雪眼睛里的泪水,瞬间模糊了视线。豆大的泪水,沿着眼角滴落在手背上,溅起一朵水花。

    即便眼泪都流成潺潺的河水了,苏小雪愣是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嘴唇都被咬的没有了血色。

    宫陵浩抬头看着她,只见两排密集的睫毛上闪着泪珠,美丽的脸颊因情绪波动,而渲染着两朵红晕,紧紧咬着下唇,微微皱起的眉尖就像一朵悄然绽放的花。

    忽然化作一抹最亮丽的色彩,流淌进了宫陵浩的心里。

    身边的女人不少,娇弱的,高贵的,或是富有学识的,但是偏偏没有一个像苏小雪这样倔强的就像一只小豹子。

    “我想回家。”她撇着嘴角。她的话显得那么的没有底气,仿佛是在对他哀求。

    没错,哀求这个词,用在她的身上一点都不为过。在这里她没有自尊,没有权力,更没有自由。想想自己的家,她就好心酸。

    “现在不行。”可惜,她哀求的目光,并没有得到他的同情。反而是冷冷的拒绝。

    “为什么不行?”苏小雪一把鼻涕一把泪,听见宫陵浩这样说,激动得从床上蹭起身来,一把将包裹在身上的浴巾仍掉。“在外你有一个对你钟情的陆欣沫,在内还有一个对你痴心妄想的小月。你为什么不可以放过我?”她恨得咬牙切齿,有种想要冲上去狠狠揍他一顿的想法。“什么叫我遇见你,是我修了八辈子的福?是你倒了八辈子的霉?分明就是我!”她用手指着自己。“苏小雪遇到你宫陵浩,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至于,是不是你遇到我,是修了八辈子的福,就不好说了。”

    此时此刻她想起小月的话,都还是那么的气愤。现在能够一字不差的还给宫陵浩。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说完了?”她喋喋不休的话,只得到了宫陵浩的一句回答。

    “没有。”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她自然会显得格外的趾高气扬。“哎哟,我和陵浩哥是青梅竹马的。”苏小雪故意学着小月说话的调调讽刺。

    苏小雪的话在一个男人听起来,怎么像是一个女人在吃另一个女人的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