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功臣之后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4本章字数:3030字

    在坐的人都穿着令人感到严肃的黑色西装,他们面色冷峻,气度不凡。桌子跟前整齐的摆放着文件,茶杯等物品。

    “董事长到。”在门外声音的一声令下,原本在坐的人,都一致的站起身来,纷纷看着门口的人。

    “都坐吧。”宫南天直接走向为首的位置坐下来。他忍不住盯了一眼,站在宫陵浩身边的苏小雪。“你突然让大家来,因为什么?”而后,才询问宫陵浩。

    “之前在坐的各位,都认为我宫陵浩,没有娶妻生子,便没有资格担任总裁之职。今日我只是向你们走一个简单的流程,事先通知一声。”宫陵浩将身边的苏小雪,拉向自己。“她叫苏小雪,是我三天前娶的结发妻子。在一周之后,我们将举行正式的婚礼。希望到时候你们都能够来参加。”

    “陵浩你……”宫南天对于宫陵浩突然让大家来,只是为了介绍这个,他并不认同的媳妇,感到很生气。却又不好当着这些前辈们的面,跟自己儿子发火。

    宫陵浩的话一出,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忍不住交头接耳的谈论。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苏小雪,对于这个突然将要成为宫氏集团下一任接班人,一辈子背后的女人,他们还不敢认同。毕竟宫陵浩娶妻生子,都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那关系着整个宫氏集团未来的发展。

    将要竞选下一任宫氏集团接班人的人,不仅仅只有宫陵浩一人。还有宫陵浩叔叔宫南京唯一的儿子、宫陵伟。虽然宫陵浩的实力和权力,都要比宫陵伟高,但他因为没有结婚生子的原因,却成为了他最大的弱点。

    现在他突然说自己结婚了,还带着一个女人。大家肯定会想这是宫陵浩用的缓兵之计。

    “我们宫家是有儿媳妇,却并不是这个女人。而是陆氏集团陆力彬总裁的独生女儿陆欣沫。”正当里面一片混乱时,沈丽娟伙同陆欣沫,一起来到了会议室。

    苏小雪看着沈丽娟和陆欣沫,两人的感情几乎已到了同影同形的地步。而陆欣沫还是那么高贵骄傲的一个女人。

    “这其中有一些误会,真是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了。”沈丽娟盈盈一笑将陆欣沫拉到大家面前,示意她才是宫家满意的儿媳。

    “我说她是我宫陵浩的妻子,她就是。”宫陵浩搂着苏小雪的肩头,冷冷的说道,并让莫岩将他和苏小雪的结婚证件,拿给在坐的人查看。那确确实实是正规的结婚证。

    “陵浩,你怎么回事?这种女人怎么可以做我们宫家的媳妇呢?”沈丽娟握着陆欣沫的手,示意着她会替她出头。“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品学,这个女人都没有资格。”她盯着苏小雪全身打量,接着说:“别以为穿着一身昂贵的衣服,就是贵族小姐了。是只麻雀,就永远也别想充当什么凤凰。”

    苏小雪被沈丽娟数落得一文不值,心里的小暴脾气顿时就压不住了,原来还想忍者这个恶婆婆的刁难,现在看来,以后也没这个必要了!

    “大妈,您和大伯是怎么回事?难道陵浩媳妇你们俩都不知道?”坐在下面的宫陵伟,故意当着在坐董事们的面挑拨他们的关系。挑挑眉尖,又看着宫陵浩说:“陵浩你也是,找这么一个女人,随便充当宫家大少爷的媳妇,未免太不把宫家当回事了吧?就算找演员,也找一个演得像的嘛。哈哈……”

    此话一出,整个会议室里的董事们,哄堂大笑。

    “宫总监,总裁和大少奶奶,确实是夫妻,你难道不会看结婚证件吗?”莫岩故意向宫陵伟示意着手中的结婚证件。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宫陵伟冷冷的喝道。“什么总裁?你说清楚一点。是‘副’总裁。”他刻意加重了‘副’字。

    “今天这个会议就到此结束吧,至于其他的,改日我会向各位董事交待清楚。”宫南天不想让自家的家事,出丑在公司里,这才赶紧打圆场。

    然而,宫陵浩却并没有打算,就这样草草结束此事。

    “就凭一条,她苏小雪完全有资格,做我们宫家的媳妇。”苏小雪抬头看着宫陵浩,等待着他接下来所说的话,她之前完全没发现,这个冷酷到麻木不仁的男人,竟真的会如此的呵护保护自己。他们俩仿佛不像是闪婚妻子,倒像是恩爱了数年,才结婚的恋人一样。“她是功臣商远之后。”

    此话一出,若大的会议室中,再一次引起了激烈的谈论。

    沈丽娟和陆欣沫或许对于‘商远’这个名字,都很陌生,可在坐的元老董事们,却对这个名字,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商远是苏小雪的妈妈商珍芳的亲身父亲,中年时因公光荣殉职,当时还轰动了整个商界。不少商界富豪都参加了商远的追悼会。

    如果不是因为有几十年前的商远,也不会有如今兴隆昌盛的宫氏集团。

    苏小雪愣愣的看着宫陵浩,对于刚才他对她的爱护,极力替她说话的好感,瞬间荡然无存。

    她以为她和宫陵浩,就是一个纯属巧合的相亲约会。宫陵浩这个霸道不讲理的白痴阔少见她长得还行,就闪婚得了。却怎么也都没想到,他居然连她祖宗三代都查清楚了。

    此时此刻他们站在这里,让她感觉这场婚姻,好像就是一个计谋,一场宫陵浩设计她的陷阱。

    宫陵浩娶她真正的原因,不是巧合,不是因为见她还有几分姿色。而只是为了他能够坐上宫氏集团总裁位置上的一颗处于在婚姻中的棋子。

    “你说她是商远之后,她就是吗?你有什么证据?”宫陵伟揪着不放,他绝对不相信世界上竟然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即使不是巧合,那么也一定是宫陵浩为了争夺总裁之位,而故意娶商远之后的。

    “证据就是事实,大哥若不相信,自己可以去查呀。”宫陵浩冷冷的说道。

    “大家不要相信他的话。”宫陵伟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只有煽动股东们,他才有仅存的希望。

    “你们全当我死了吗?”

    突然会议室的大门被人推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威严了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看似保驾护航的年轻男人。

    “老董事长……”众人都纷纷站起身来,表情显得格外的沉重。尤其是坐在前面的宫南天。他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连他父亲都给惊动了。

    “爸,你怎么来了?”宫南天赶紧走过去,准备扶宫鹤。

    “你这个董事长是怎么当的?我能不来吗?”宫鹤没有让他扶,而是冷言呵斥着他。

    “我说过想要继承宫氏集团的宫家子孙,必需结婚生子之后,你们这是干嘛?着什么急呀?”宫鹤气愤的用手拍打着桌子,然后直接盯着刚才闹得最起的宫陵伟。“结婚几年了?连个屁都没有,还争什么总裁之位?”

    “爷爷我……”宫陵伟被宫鹤的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

    “你,过来。”宫鹤盯着站在旁边显得很畏惧的苏小雪,示意她到自己身边去。

    宫陵浩拉着苏小雪的手,不知道自己的爷爷想干什么。但在宫鹤严厉的目光下,他又只能够让她过去。

    是他,他不是宫家菜园子里面的那个老头吗?他怎么会在这里?大家都叫他老董事长,难道他是宫陵浩的爷爷?

    可当时为什么他会一个人独孤的在菜园子里面呢?那么大的太阳,他居然都没有躲避一下。还有他当时饿成那样,怎么也没让家里面的佣人给他弄点吃的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宫鹤用双手握着苏小雪的手,慈祥的对她微笑着,仿佛那种笑容在对她说着,孩子别怕,有我在没有谁敢欺负你一样。

    他打量着苏小雪,看着她的五官,她像极了当年的商远。如果说她不是商远之后,他都不相信。

    这是上天在让他弥补商远吗?所以才会把她送到他的身边。

    “她就是商远之后。”宫鹤对着在场的人严肃的说道:“宫家能够娶她进门,是我们宫家的福气。”随后又看着宫南天说:“既然陵浩结婚了,那么我们宫家必需得办一场隆重的婚礼。既然是让两个孩子公平竞争总裁之位,那么就等他们有孩子的时候,再来开会吧。”

    “是是是……”宫南天在自己父亲的面前,完全不敢说半个‘不’字。

    “还有你,身为宫家的媳妇,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进会议室像什么样子?还带个女人,这像什么话?”宫鹤将矛头直接转向沈丽娟。

    “爸爸,她是……”

    “还不赶紧出去。”宫鹤没有给沈丽娟把话说完的机会,直接大声的呵斥着。

    沈丽娟本想把陆欣沫介绍给宫鹤的,可是他却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听。无奈之下,她只好先带着陆欣沫离开。但在离开之前,她还忍不住用犀利的目光,狠狠的瞪了一眼苏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