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老公是色狼(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4本章字数:2001字

    想必,此时此刻的他一定在想,她被大雨淋成这样,再等一会儿,她就会向他求饶,请求他让她进屋里去吧。

    “少爷……”莫岩走进宫陵浩的房间。“再这样下去,少奶奶的身体一定会受不了的。”他对坐在床上的宫陵浩报告着。

    外面的大雨声,在屋里面都可以清晰的听到。

    “她喜欢在那里呆着,就让她呆在那里。”宫陵浩双手虽然捧着文件,但他的心却已经不能任由自己,全心投入在文件之中。

    “少奶奶一定是因为少爷查她家底的事,才会反抗少爷。虽然少爷这样做,对于一个大户家庭来说,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可是少奶奶生活在那样一个普通的家庭,她根本就不懂得你的心。你为何不将实情告诉她呢?其实你娶她是因为……”

    “不要再说了。”宫陵浩将手中的文件仍在地上,大声的呵斥莫岩,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硬生生的打断。

    莫岩明白宫陵浩的苦衷,也知道他的用意,但是他却不可以向苏小雪解释,因为那毕竟是主子的事情。

    “少爷早些休息。”莫岩低头丢下一句话,然后将门带上离开。

    宫陵浩冷酷的目光,渐渐的变得有些伤神,仿佛还有些无助。

    雷声轰鸣,闪电齐发,仿佛快要将整个宫家的房子抬起来了。

    宫陵浩不由自主再次走到窗前,院子里面的小女人,身上单薄的裙子,全部都被打湿,原本盘起的美丽头发,也已经零乱不堪。她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没有躲避,没有丝毫的动弹。好像整个人都和那把长椅粘连在了一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从晚上七点多,一直到现在的十一点,小女人在院子里面,已经整整呆了差不多四个小时。

    在床上睡了一觉,因雷声而惊醒的宫陵浩突然醒来,他拿起枕头边的手机,上面的时间已经是次日的一点多。

    或许是因为好奇,也或许是因为担心,他快速的掀起身上的被子,拉开窗前的窗帘,环望楼下的院子。

    院子里面的苏小雪已经不见了,在没有看到她的身影时,他的心好像对于刚才的紧张,瞬间松懈了下来。因为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就代表那个小女人还不算笨,知道这么大的雨,即使他没叫她进来,她也知道去找个地方躲躲。

    当他刚准备拉上窗帘时,眼光无意中,仿佛扫视到了那把长椅后面,躺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苏小雪昨天不是穿着他让吴娜准备的白色裙子吗?想到那个身影很有可能是苏小雪,宫陵浩赶紧跑下楼去。

    他刚走出屋檐,手里还撑着雨伞,身上都被大雨给打湿了。

    “苏小雪……苏小雪你醒一醒……”长椅后面正是那个小女人,他急切的用手拍打着她的脸颊,可怎么叫也叫不醒,她的手很冰凉,但脸颊和额头却十分的烫。

    无奈之下,他只能把她抱起来,雨势太大,也顾不上打雨伞,淋着大雨跑进屋里。

    “少爷,是你吗?”宫叔听到动静,便将客厅里面的灯打开。“哎呀,怎么回事呀?”他有些惊讶,看着宫陵浩和苏小雪全部都湿透了。

    “别说出去,你去休息吧。”宫陵浩只是嘱咐一声宫叔,便抱着苏小雪急切的上楼。

    宫叔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为了不惊扰熟睡中的人,他便赶紧将灯给关掉。

    宫陵浩的卧室,除了家里面的女佣,还有沈丽娟,还没有一个女人进来过。可他为了苏小雪,却第一次破例,让一个全身湿哒哒的女人躺在他的身上。

    此时正是半夜,大家都睡了。他如果去叫醒女佣,被沈丽娟知道,想来又得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苏小雪烧得很厉害,若一直穿着湿衣服睡,一定会更严重。为了她的身体,他也顾不上其他。全当他已是她的法定老公,老公替自己的女人换衣服,那有什么不可以?

    次日,当清晨第一束阳光,从落地窗外射进卧室的时候,从来都没有睡过那么软床的苏小雪,慵懒的动了动身体。实在是太舒服了。

    虽然脑袋有些晕沉,但这舒适的床,似乎令她减轻了不少。

    暖暖的,软软的,温热的感觉。不像是她家里面的小熊娃娃。

    苏小雪用脸颊轻轻的蹭了蹭,小手胡乱的抚,突然握住了某物,硬硬的还有点湿湿的感觉。

    她睁开惺忪的眸子,眼睛里面呈现出一个英俊帅气的面孔,浑厚的气息,轻轻的扑打在她的脸上。她的嘴唇紧贴在对方的胸膛。手指轻轻的撩开身上的被子,衣服全变了。周围的一切也都变了。

    天啦,这是哪里?

    “啊……色狼……”她一时受不了,大声的惊叫着。双手拼命的捶打他的身体。“唔……”

    宫陵浩用大手使劲的捂着她的嘴巴,冷冷的眼神,酷酷的盯着她。

    “看清楚,你老公躺在你身边,你乱叫什么?”他对于她的大惊小怪十分的鄙视。

    苏小雪的嘴巴被他捂着,有口难开。对于他口中的‘老公’,她可从来都没有承认过。怎么可以不经过她的同意,就爬到她的床上了呢?

    宫陵浩见她的样子,或许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这才松开捂着她嘴巴的手。

    “你怎么可以爬上我的床?可恶!”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气愤的用脚想把他踹下床去,不料却被他的大手,紧紧抓住。

    那只粉嫩的小脚丫子,力气可真不了。

    “你这女人脑子里面装的是豆腐渣吗?看清楚这里是哪里没有?”

    他不用去抚她的额头,光看她的神色和举动,便可以知道,这女人烧已经退了。

    早知道会是这样,昨天晚上就不应该抱她进来,让她死在院子里面算了。

    “哪里?”她环望着周围,里面的装潢,整个就是黑白两色,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而每一样东西,看起来都应该不是廉价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