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南陵商场的主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4本章字数:2023字

    “经理,对不起呀,这几天因为有点私事,所以没能及时给你请假。不过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一定努力工作,再也不会迟到早退,或者是矿工了。”她依然低着头,努力解释这几天矿工的过错。

    半晌,王天龙都没有说话,倒是站在她身边的林芙蓉,见情况不对,这才用手拉了拉苏小雪的衣袖。

    “啊……”苏小雪小心翼翼的抬头,想看个明白。不料,刚抬头眸子里面出现的面孔,便让她大吃一惊。吓得她大声的叫唤。

    可能是她太激动,而跨向宫陵浩的步子没站稳,瞬间扑进了他的怀中。

    意识到自己很失态,怎么会那么背,在这里都能遇到他,这才赶紧推开他,离开他的怀抱。

    “怎么会是你?你跟踪我?”可恶的男人,真是阴魂不散啊。

    “苏小雪说什么呢?”说话的人不是宫陵浩,而是站在他身边的王天龙。

    她们的经理,怎么会帮着宫陵浩说话?

    “小雪,你……和他很熟?”林芙蓉惊讶的看着苏小雪,这个丫头在杂志社工作,对于商界的大人物,以及娱乐圈的明星虽然都有几分了解,但现在看她的样子,分明就是很熟悉。

    宫氏集团的副总裁宫陵浩,可是她的白马王子呀。若能够通过苏小雪,向宫陵浩发起近一步的了解,那应该有多好呀。

    “我……”她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向自己的好友解释。硬是让心中的话,在口中打结。

    宫陵浩伸出手去,一把拉住苏小雪一直指着她的手,硬是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

    “若不想被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老婆。最好先闭嘴。”宫陵浩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心情不错呀,又吃又喝的。你这跟猪一样的身体,好得可真快,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了。”

    苏小雪被动的依偎在他怀中,想要挣脱,却又没有他的力气大。

    他会担心她?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吧?

    就算真的担心她,那也是为了他的总裁位置吧?

    “冷酷老公,恶婆婆,这样的称呼很好。”他抓住了她的把柄,倒是喋喋不休了。“下班之后,老老实实的回家。”说完,他才终于肯放开她。

    “我……”她想要反驳,但又不敢当作那么多人的面直接说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大摇大摆的离开。

    “宫总,您走好。”王天龙和其他的管理人员,全部都恭恭敬敬的对宫陵浩弯腰哈背。“苏小雪,你们俩在搞什么?”宫陵浩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开始训导起她们来。

    “经理,我们家小雪,好像和宫总的关系不太一般哟?”林芙蓉见苏小雪和宫陵浩刚才的亲密举动,才敢故意提醒着王天龙。

    “得了,赶紧收拾一下去上班吧。”王天龙想想也是,如果他们俩没什么的话,宫陵浩怎么会让苏小雪如此的亲近他。

    一向总喜欢抓住别人小辫子不放的王天龙,今天居然没有责骂她,无故的矿工四天,就这样挥挥手便算了。苏小雪感到很不理解。

    “搞什么呀?”苏小雪虽然没有被王天龙骂,但心情还是一团乱。

    “小雪,你什么时候和南陵商场的宫总有关系的?”林芙蓉开始有点羡慕苏小雪,她想着办和宫陵浩巧遇一下,都没有机会,而这丫头和他的关系,却已经发生到了亲密搂抱的地步。

    “南陵商场的宫总?”难道说,这家商场也是宫家名下的?怎么会呢?她在这里干了大半年了,也不知道呀。

    如果林芙蓉去杂志社工作,肯定早就转正了。哎,她苏小雪还是欠缺了一点八卦精神呀。

    “对呀,听说南陵商场名字的由来,是宫陵浩和他父亲宫南天两辈人的辈分组成的。”

    宫陵浩的辈分是‘陵’字,宫南天那一辈的便是‘南’字。难道如此。

    “你怎么不早一点告诉我呀,这些消息,我完全可以拿到主编那里去邀功啊。”

    林芙蓉真想找一块豆腐把自己撞死,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我的苏大小姐,你还是别去杂志社工作了吧。这种消息除了你不知道之外,整市区未结婚的女青年,应该都知道。”

    这丫头是变相的说她做狗仔不够资格啊。

    “好吧,我承认,我会在狗仔这条道路上快速进步的。”苏小雪向她挥了挥手。

    “哎,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会认识宫陵浩的呢。”

    苏小雪站在上班的岗位,心却完全不在岗位之上。想着宫陵浩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她在咖啡厅的场景,她的心就好不安呀。

    她那样说宫陵浩,那样说他的母亲和父亲。想必他一定是恨透了她。之后指不定会想着什么法整她。

    苏小雪没有那么听话,下班之后,没有回宫家。而是马不停蹄的赶去了杂志社。几天都没有去杂志社报到,并且还没有拿到一丁点的有价值新闻,主编大人一定会把她杀了。别说是转正了,肯定直接把她开除吧。

    如不其然,冷艳高贵的杂志主编梦琪,坐在主编专用椅子上品尝着咖啡,对于苏小雪一进入主编室,就诉苦的心声,没有半分从容。

    “主编大人,我说的全部都是实话,这几天我一直都有努力在找新的新闻,您之前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铭记于心。”

    “说主题,有挖到新闻没有?”梦琪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那双用妆化笔勾画过的眼睛,看起来有些尖锐,更多的是让人从内心便产生畏惧。

    “那个……”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有,还是没有?”梦琪一针见血,不容苏小雪含糊。

    梦琪一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女人,便独自经营这家杂志社,如果她没有一点实力,也不会做到今天这种成绩。所以她对自己的员工,自然要求也就十分的苛刻。

    “我……”苏小雪在心中替自己想着借口。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虽然这份工作的薪水并不高,但至少可以帮助家里一点。更重要的是,这份工作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