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监督新婚之夜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5本章字数:2003字

    她用双手紧紧的抓住宫陵浩的手臂,努力的想要站起身来,可是脚上已经沾上了沐浴露液体,怎么也站不稳。

    “那么心急吗?这种招术,通常应该由男人来做的。”宫陵浩用一根手指,指着苏小雪的额头,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什……什么?”她无比的尴尬,整个脸颊都红透了。只因为这是她大姑娘家家,遇上的头一回。

    “想不到你那么快,就步上节奏了。”

    “我……我哪里有呀?那只是意外好不好。”苏小雪跟着宫陵浩走出浴室。“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那么快,就步上节奏了?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是你自己把你想成什么人了。”他突然停下脚步,她硬是没注意,撞上她的后背。

    这男人的身体跟铁板一样,只是碰了一下,怎么让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像被撞碎了呢?

    “我什么都没有想。你赶紧把门打开,我想出去透透气。跟你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独处。”

    宫陵浩拿着毛巾擦拭头发上水珠的举动,在苏小雪的语音刚刚落下来时,停止了下来。

    “是不是和酒店里面那个男人独处,你的气息就顺畅了?”他的话突然变得好冷,连同眼神也是。

    苏小雪被动的看着他,在酒店洗手间门口的事,他怎么会知道?他跟踪她吗?

    “是又怎么样?你可不要忘记了,我们俩之间的关系。”她没有必要跟他解释,反正两年之后,她就会离开他。

    他气愤的将手中的毛巾仍在地上。当她以为他要用暴力对待她时,房间里面的灯,突然熄灭了,只剩下柜子上那两根喜庆的红烛在燃烧。

    “谁呀?谁把灯关了?”苏小雪跑到门口,使劲的摇晃着门。“你快把门打开呀。”她着急的跟宫陵浩说。

    “别闹。”宫陵浩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箭步到她跟前,抓住她拼命摇晃门的手。

    宫鹤突然回家,一定是为了他和苏小雪。宫陵伟和马休宁迟迟没有带孩子,算是给宫陵浩赢得了孩子的时间。如果宫鹤不对他们使用对策,以宫陵浩的脾气,绝对不会和苏小雪有进一步发展的。

    “你干嘛呀?我们之间的交易,可没有这一条。”她嘟着粉嫩的嘴唇,忍不住娇嗔他。

    门外传出了一些动静,宫陵浩示意苏小雪不要作声。

    她也听到了,没有房间里面的强烈灯光,倒是可以看清楚,门外的影子。

    看来是她错怪他了,这门并不是他锁住的。

    可他们为什么要锁他们的新房门呀?

    苏小雪看着他紧紧抱着自己的举动,忍不住抬头,望着他此时的样子。

    他将耳朵紧贴在门上,听着门外的动静。举止看起来有些幼稚,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担心被爸爸妈妈逮住,而表现出来的小心翼翼。

    他的怀抱好温暖,具有很大的安全感。如果能够让她永远都躲在这样的臂腕中,那么一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门外虽然已经没有了动静,可那个影子还在。宫陵浩收回视线,才发现他和苏小雪的举动,居然是那么的亲密。

    金黄色的烛光下,怀中的小女人,明亮的眸子,像一汪清澈的湖水,被微风轻轻的激荡,形成一个又一个令人心悸的涟漪。粉嫩的嘴唇,像一颗刚刚熟透的樱桃,恨不得马上将她吞进口中。

    暧昧的气氛中,他没忍不住凑上嘴唇,越来越靠近她。可就当他的嘴唇,快要触及到她的唇瓣时,门外又一次传来了声音。

    宫陵浩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到床边,直接将她推倒在床上,用身体压着她。

    “你干什么……放开我……”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她吓住了。

    “嘘……”宫陵浩用手指轻轻的按在她的嘴唇上,并用眼神示意着她。“如果不想一晚上都被人监视的话,就配合我。什么样的声音,听起来越像那么回事,你就给我发出什么样的声音来。”

    她瞪大眸子,望着门口下面的缝隙,那个影子依然在那里。她算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是什么样的声音?”还是大姑娘家家的她,哪里知道他所说的声音,是什么意思。

    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个如同剩女一样的女人,会清纯得什么都不知道。

    但她眸子里面的神色,看起来又真的很清澈,清澈得没有丝毫杂质。

    他不想太做作,也不想跟一个女人,做那么多无聊的事情。她既然说不知道,他就让她发出最真实的声音。

    “不要……我知道了。”苏小雪用双手支撑在他的胸膛上,示意他千万不可以对她越举。

    她推开宫陵浩的身体,跳下床去,坐在床边的地板上。心中酝酿着那声音应该怎么叫才好。

    算了,为了躲过一劫,她就效仿电视里面的吧。

    “啊……啊……你真坏呀……你弄疼人家了,不要了嘛……”苏小雪坐在地板上,口中毫无感情的发出明明应该很暧昧的声音,却听起来是那么干巴巴的味道。“你这个坏人,都说了不要了,你怎么还来……嗯啦……啊……”

    在她自己乱叫唤时,都忍不住恶心了八百回。

    宫陵浩坐在床上,烛光之下,他的脸色依然是那么的冷酷,不过倒是增添了几分腹黑。

    “怎么样?还可以吧?”她自我感觉还好,所以忍不住询问宫陵浩,看看这个男人,会不会夸奖一下她的演技。

    如此暧昧之事,怎么会只有女人声音,而没有男人的粗狂之气呢?连他都不相信,又怎么能够骗得了,门外那个老玩童呢?

    “陵浩呀,你们睡了吗?”

    门突然被敲响,还传出宫鹤的声音。

    苏小雪吓得猛然从地上蹭起身来,示意着宫陵浩,他们现在要怎么办。如果再没有一点做为,真担心宫鹤会直接站在他们床边监督他们俩爱爱。

    这老头是不是想曾孙想疯了呀?

    没有办法,宫陵浩只好再一次将她强行压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