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女人的嫉妒会死人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5本章字数:1997字

    “我好累呀?想休息一下……”

    她额头上布满了冷汗,整个双手都是冰凉的。刚说完话,双眼就垂了下去。

    “你听到我在说什么没有?不要睡,你起来跟我一起把这个洞口扩大。然后我们就可以出去了。”宫陵浩不停的摇晃着她的身体,但她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想休息……”

    正当宫陵浩和苏小雪被困在南陵商场的冷冻房时,陆欣沫突然在夜里上宫家拜访。

    “伯母,真是不好意思,都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

    整个宫家的人,几乎都睡了,沈丽娟为了等宫陵浩回家,所以才一直在客厅里面看电视。陆欣沫突然说要到家里面来找她聊会儿天,她才没有拒绝。

    “怎么会呢,我还以为陵浩和苏小雪那个女人结婚了,你就不会再来宫家了呢。都是我对不起你。”当初她信誓旦旦要帮助陆欣沫,一定不会让宫陵浩娶苏小雪进门,现在却已经成为了事实。

    “只要伯母还喜欢欣沫,欣沫以后一定会常来的。”陆欣沫望着楼上,有点不好意思的询问。“那个……陵浩也睡了吗?”

    苏小雪还在南陵商场加班,宫陵浩一个人早早就睡了,看来他们夫妻俩的关系,也不过如此。

    “没有。”沈丽娟犹豫了一下,解释:“那个女人不是在加班嘛,陵浩为了宫家的面子,也不好让她在结婚第二天,就因加班而夜不归。否则,外人会怎么看我们宫家人呢?你说是不是。”

    “什么?陵浩他……”陆欣沫听到宫陵浩和苏小雪在一起,震惊得从沙发上猛然蹭起身来。“他和苏小雪在一起?”

    “对呀。”沈丽娟有点后悔,不应该告诉陆欣沫这些,毕竟她还想要陆欣沫以后做自己的儿媳妇。陆欣沫听到这些肯定会不高兴的。“欣沫,伯母给你说呀,陵浩去找苏小雪,也只是为了宫家的面子而已,你可别多想呀。”

    “伯母,不是……不是那个意思。”她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沈丽娟实情,可是如果沈丽娟知道,她为了嫁进宫家,而让人那样对待苏小雪,她会不会觉得她太狠毒了?“伯母,很晚了。你早点休息,我也要回家了。”

    陆欣沫刚来,就匆忙的离开。这让沈丽娟感觉很纳闷,心想一定是自己刚才说错话了,所以才会让她不高兴的。

    “洪爷,麻烦你告诉你的手下,赶紧把冷冻房的门打开。快点。”陆欣沫上车之后,赶紧拨通洪爷的电话。

    “陆小姐刚才出手,就开始心软了吗?”

    “那个你别管,反正这次的钱,我会按照你帮我做的事情,全部付清给你的。”

    陆欣沫挂掉电话,赶紧给医院打电话,并开车去南陵商场的地下冷冻房。

    120救呼车已经在商场门口,拉起了警铃。坐在车上的陆欣沫,可以清楚的看到被抬上救呼车的宫陵浩和苏小雪。

    她只想让苏小雪吃点苦头,并没有想过要伤害宫陵浩。如果宫陵浩有什么不测,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更会将这笔债,全部都算在苏小雪的身上。

    苏小雪的家人,以及宫家的人深夜接到医院的电话,全部都赶到了医院。

    苏小雪因有宫陵浩的保护,没到医院多久,就醒了过来。而宫陵浩却没有那么幸运。寒气进入了他的肺腑,目前高烧不断,一直处于昏迷之中。

    沈丽娟对于醒过来的苏小雪,已有千万句责备。痛恨严重的人不是她,而是自己的儿子。

    苏小雪知道冷冻房的情况,而宫陵浩初次进入,什么都不懂。对于这件事情,整个宫家的人,都将责备划在了苏小雪身上。

    宫鹤虽然想帮助苏小雪说话,但这一次,他却让苏小雪背了下来。算是给她一个教训,让她深深的记住,免得以后再出这样的事情。

    “对不起……”苏小雪穿着病号服,手上还打着点滴,点滴的瓶子,由嫂子顾春晴替她举着。此时此刻她除了说这三个字,来表达对宫家人的歉意之外,再也想不到其他的言辞。

    好在苏小雪的妈妈商珍芳,为了苏小雪和宫陵浩的身体着想,来过一趟之后,就回家去替他们做补汤去了。否则,让她看到宫家人,这样对待她的宝贝女儿,她一定会受不了的。

    “对不起有什么用?陵浩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罪,而为了你这个女人,却要深夜住医院。你就是一个扫把星。”沈丽娟因担心自己的儿子,伤心得在宫南天的怀中哭泣。

    “行了。”宫鹤对宫家人说:“医生都说了,现在没有什么事了,多余的人都回家休息吧。”

    “爷爷,让我照顾陵浩吧。”她深知这是自己闯下的祸事,理因由她亲自照顾宫陵浩。

    “滚,我的儿子,我自己照顾。”

    “你这人怎么这样呀?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小雪想看的。小雪她也很自责呀。毕竟她也受到了伤害不是吗?”顾春晴自然容不得他们欺负自己的小姑子。

    “小雪,你去自己病房休息吧。”宫鹤见大家都在气头上,苏小雪也才刚刚醒来,她是自顾不暇,还是让她去休息比较好。

    回到病房中,顾春晴看着苏小雪委屈的泪水,她十分的心疼她,抱着她的身子安慰。

    沈丽娟那张恶婆婆的嘴脸,顾春晴算是见识到了。想着以后苏小雪,都要在那种家庭生活,她真替她担忧。

    “嫂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那冷冻房的门,怎么就突然被关上了。”苏小雪一把鼻涕一把泪,到现在都还在自责,更多的是想不通。好好的门怎么就被关上了。

    “那只是一个意外,你也别放在心上。好好睡一觉,明天醒来,又是艳阳天。”

    在顾春晴的安抚下,她才勉强睡下去。

    苏小雪的性格和顾春晴的性格很像,她们俩虽是姑嫂,却如同亲姐妹一样直言不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