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无事献殷勤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5本章字数:2003字

    “妒嫉什么?”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那话分明是在指陆欣沫。里面还夹搭着浓浓的醋意。

    “妒嫉有‘贴心可爱小女人’照顾我,而你没有呀?”他见苏小雪在替他打弄晚餐,没忍住又加了一句。“要不,你也找一个‘贴心绅士的大男人’?”

    这男人都住进医院来了,还有心情跟他开玩笑。看来他发烧,难受什么的,全部都是装的吧?

    “放心,我的‘贴心绅士大男人’不用去找,他早就在我的这儿扎根着呢。”苏小雪没好气的说道,还用手比划着自己的胸口。

    “你说什么?”宫陵浩听到这话,原本还像在开玩笑的口气,瞬间变得十分的愤怒。用力的抓住她的手,眼神阴冷的盯着她。“他是谁?”

    她只是一句不经意的话,却引来她如此的愤怒。她真是搞不懂这个男人。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在苏小雪看来,她的话或许只是一句玩笑,可却让宫陵浩突然想起,他们俩结婚那天,吴娜在酒店中对他说过的话。

    “你抓疼我了。”她的小手在他的手中挣扎。“明明就是你自己说的,干嘛又冲我发脾气呀?”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早知道会这样,她就不来给他送晚餐了。

    半晌,宫陵浩才放开抓住她的手。

    苏小雪给他送来的晚餐,不应该叫晚餐,应该算是他的夜宵了。

    “这是什么?”

    “我妈妈做的排骨汤啊。”她一口都没有吃,全部都留给他了。

    “怪不得你的身体像堵墙。”他冷冷的说道。

    从他的眼神中,她能够感觉得到,他是在扫视着她的身体。

    “什么意思?”什么叫她的身体像堵墙?

    “中午鸡汤,晚上排骨汤。把你当猪养了。”

    “这排骨汤我可是一口都没有……”她刚想说什么,脑海中不由得回味他话中的意思。“你怎么知道我中午吃鸡汤了?”她压根就没有到他这里来,他也没有踏出过病房半步。他是如何知道,她中午吃什么的呢?

    “快点,我饿了。”他没好气的呵斥她。

    “哦。”她将手中的碗,还有勺子递给宫陵浩。

    “你就是这样照顾一个病人的?”他坐在那里除了嘴巴,身体简直就是纹丝不动。

    他看起来像是一个病人吗?已经是红光满面,白里透红了。同他比较起来,她的脸色更差吧。

    看在他救过她的份上,她便委屈的侍候他一回。

    她将喂到他口中的排骨汤,轻轻的吹了吹,举止小心翼翼。担心会烫到他。

    她对于他精心的照顾,在他的脸上她并没有看到满意之色。好像真是她欠他的一样。

    “一点都不好吃,你是故意的吧?”他没吃多少,突然冷冷的说道。

    不会呀,这是她妈妈商珍芳亲自炖的,里面还加了许多补身体的药材。

    难道是因为那些药材的原因,他才不喜欢的吗?

    “怎么会呢?我妈妈送过来,我自己都没舍得吃,就拿给你了。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啊?”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既然如此,那你把这么难吃的东西,全部都吃掉。”他无情的推开她手中的碗。

    “你……”虽然很气愤,但想到毕竟是她让他住进了医院,她还是忍了下来。“好,真的那么难吃,我就全部吃光给你看。绝对不是你所说的那样,是因为我不喜欢,才送给你的。”

    苏小雪大口大口的喝下碗里面的汤,夹搭着另一个碗里面的米饭,完全不顾形像,狼吞虎咽的吃下去。

    她要让这个男人知道,她可没有他想的那么卑鄙。

    宫陵浩的神色很淡然,因她的吃相,而挑了挑眉头。

    “看到没有?我全部都吃掉了。”她示意着手中的碗。

    “这么能吃,明天又可以继续上班了。”

    一个饭前脸色,一个饭后脸色,前后之差那么多。他的脸色真如同翻书一样的快。

    “别浪费。”在她发愣之时,他突然伸出手去,从她的嘴角边弄下那粒米饭,然后塞进了她的口中。

    苏小雪赶紧用手胡乱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好在她在这个男人面前的形像,早就没有。也不用在乎,他那种异样的目光。

    “我……我回去了。”看到他没事,她就可以放心了。

    “回哪儿?”他一把将她拉了回去,她没站稳,整个身体都扑进了他的怀中。

    苏小雪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手,硬是支撑在了他的裆下正中。抬头正视着宫陵浩那双深邃的眸子,她双眼充满了无奈。

    她不是故意的,是他自己在没有任何预兆之下,强行把她拉过去的。

    “回……病房。”她快速的举起自己的手。

    “宫少奶奶住的病房,条件那样,别人还以为我们宫家虐、待你。”

    “啊?”他连她住的什么病房都知道吗?

    “很晚了,睡吧。”他掀开身上的被子,示意让她与他睡在同一张病床上。

    “别啊……”苏小雪张开双手,不知道应该把自己的手,放在哪一个地方才好。没有双手的支撑,她的脸颊硬是贴在了他的胸膛。“想让我陪你可以。不过你不觉得,你身上好像有一股特别的味道吗?”

    苏小雪深知这个男人,是一个洁癖极重的人,他在医院呆了那么长时间,应该还没有洗澡吧。

    “什么味道?”

    “酸臭味儿。”她不是狗鼻子,并闻不到什么酸臭味儿,只是为了完成主编大人交给她的任何,才不得已而为之。

    “你身上带来的臭味儿。”宫陵浩嗅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的鼻子比狗还灵敏,还真有点难闻的味道。

    “我……”苏小雪被他抵得有些语结。就为了几张照片,她不得不吃哑巴亏,自认倒霉。“小女子我替您沐浴更衣吧。”

    苏小雪第一次如此主动与宫陵浩亲近,即使没有阴谋,他都不相信。

    浴室里,苏小雪在替宫陵浩放热水时,提前将梦琪给她准备的针孔,放在一个隐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