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丢人到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6本章字数:2018字

    洛氏为了让马休宁早日怀孕,让宫陵伟坐上总裁之位,没少替马休宁出注意。总是去找别人要偏方,然后拿药给自己的女儿服用。

    此时此刻陈医生的话,不用再说明白一点,他们自己也心知肚明。

    “真是胡闹。谢谢你陈医生。”宫鹤显得十分的生气,让宫叔替他把陈医生送走。

    “爷爷,我……对不起……”马休宁现在真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没脸见大家。

    “哈哈……原来是空欢喜一场,没怀孕啊。都是一肚子的药水在做怪。”沈丽娟高兴得大笑,只见宫鹤的脸色难看,赶紧用手捂着自己忍不住笑的嘴巴。

    “陵伟,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对不起……”马休宁泪如雨下,本想让大家高兴一下,却没想到事得其反。怀孕不成,还让自己的老公丢尽了面子。

    “这种丢人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没怀孕还到家里来显摆什么?”宫陵伟一时气愤,而忍不住责骂马休宁,但他骂声的矛头,还是故意装腔作势给沈丽娟他们看的。

    “陵伟,你别责怪休宁,她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苏小雪好心劝说。

    “不关你的事。少假惺惺的。”宫陵伟在气头之上,用力的推开苏小雪。

    苏小雪身体没站稳,连连退步,好在宫陵浩在她的身后,才把她接了下来。

    苏小雪从宫陵浩的目光中,仿佛能够感觉得到他内心的话。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都是她自找的。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一家人,何必为了一点小事,而闹得不开心。

    没怀孕就没怀孕,现在没怀上,不等于以后怀不上呀。

    苏小雪嫁进宫家不久,对于宫家的事情,有些还是很多不了解。

    马休宁怀没怀孕,那并不是关系着她一个人,或者是她和宫陵伟夫妻二人,而是关系着整个宫氏集团的未来。

    宫鹤早就向宫氏集团的董事们提出,不管是宫陵浩,还是宫陵伟,只要谁先生下一男,就有权力继承宫氏集团的总裁之位。所以宫鹤才会对马休宁怀孕之事那么较真。非弄清楚不可。

    “还躺在床上干嘛?回家。”宫陵伟气愤的呵斥着床上的马休宁,然后冲出宫家别墅。

    洛氏扶起床上的马休宁,对于自己刚才的信誓旦旦,感到无比的羞愧,本能的低着头离开。

    经过洛氏母女那么一闹,沈丽娟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儿子 宫陵浩来。

    刚才虽然只是虚惊一场,可如果真的马休宁怀孕了,那可就麻烦了。一旦马休宁生下男孩儿,就算她有通天的本领,也无法替自己的儿子保住宫氏集团的总裁之位。

    现在不能为了个人的喜好,而再去排斥苏小雪。就算她再不喜欢苏小雪,也得想办法让苏小雪,先替她儿子生下儿子再说。只要苏小雪替他儿子生下一个儿子,她就马上把苏小雪赶出宫家。然后再让陆欣沫嫁给宫陵浩不迟。

    陆欣沫和宫陵浩的总裁之位,孰轻孰重,她还是会掂量的。

    晚上,沈丽娟将白天去商场,亲自为苏小雪选的性感睡衣,让苏小雪穿上,然后在卧室里等宫陵浩。

    苏小雪穿着那件单薄得只能遮住主要部位的睡衣,心里七上八下,感觉十分的难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沈丽娟会那么好心,特意为她买睡衣。在苏小雪看来明天的太阳,一定会从西边出来。

    宫陵浩走进卧室,望着站在窗户前站着的苏小雪,那一身的打扮,感觉自己像走错了房间一样。

    “你……回来了。我替你准备好了洗澡水。”苏小雪听到卧室门的声音,猛然回头尴尬的拉扯了一下睡衣说道。

    直到现在她的耳边,都还回荡着沈丽娟对于她的嘱咐。

    ‘你现在是陵浩的全职太太,你的工作就是侍候好他,并且早日替我们宫家生一男丁。那日马休宁母女到家里来,是怎么让我出丑的,你也知道。其他的你应该做什么,又不应该做什么,就不必我提醒你了吧?’

    宫陵浩什么都没说,只是快速的退去身上的外套,然后朝浴室走去。苏小雪走到他身边,接过他手中的外套。那一幕,还真像是贤妻良母。

    “我来吧。”几分钟后,宫陵浩从浴室走出来,苏小雪第一次主动,又贴心的从他手中夺过毛巾,替他擦拭着头发上面的水珠。

    苏小雪的穿着,还有反常的举动,让他有些不太适应。至少,眼前这个女人,不像是他所了解的女人。

    “我累了,想睡了。”他躲开苏小雪替他擦拭头发水珠的毛巾。走到床边钻进被窝。

    被窝里面让他感觉凉凉的,使他本能的蹭起身来。只见被窝里布满了红色的玫瑰花瓣。还有阵阵花香扑鼻而来。

    那一幕苏小雪也惊呆了,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被窝里面的东西。想必一定是沈丽娟吩咐张妈弄的吧。

    “很香哦。”苏小雪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白皙的大腿,跪在床上,跪行靠近他身边。

    “你弄的?”宫陵浩绝对不相信,这个女人会那么的情调。

    “呵呵……算……是吧。”此时此刻,纵使她心中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出一句全话。

    结婚协议书上面的内容,她可一刻都没有忘记。两年内,一举得男。然后就放她自由。

    现在不是沈丽娟在逼她,连她自己也必需得逼迫自己。为了父亲,为了她后半生的幸福,她只要坚持两年就好。

    “你上了一天的班,一定很累了吧?要不,我帮你捏捏肩头?”她快速的绕过他的身子,想要替他捏肩,他的举动却比她还快,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胳膊。

    “你想做什么?”从来没见她那么主动,才做几天的全职太太,没那么快就开窍吧?

    “我……我当然是做一个妻子,分内的事情啊。我现在是全职太太嘛,最近在家里面,学习了很多,关于如何照顾好自己老公的方式方法。这就是其中的一个呀,你难道不想试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