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 释放心中的委屈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6本章字数:1977字

    身体娇小的小女人,力道还真不小。喝醉了跟发疯的母牛似的。强行从宫陵浩的怀中跳下来。

    “上车”宫陵浩抓着苏小雪的手臂,想强行将她推上车子。

    “我不要上车,你们都是坏人,全部都是坏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呃……”

    苏小雪再次挣脱宫陵浩的手,胃里难受,趴在旁边的石柱上狂吐。

    吐过之后的她,人比刚才倒是清醒了不少。只是令人她感觉,全身都如同虚脱一般没有力气。

    她拖着沉重的脚步,仍下手中的小手袋,一步一步朝街道上走去。因那双并不合脚的鞋子,让她感觉很不舒服。她一边走,一边脱下高跟鞋,赤脚孤独的在街上行走。

    宫陵浩咒骂一声,大步走向她。莫岩上车开车,吴娜不敢怠慢赶紧跟上去,替苏小雪收拾鞋子和手袋。

    “回家了。”宫陵浩绕过苏小雪的身体,走到她跟前,快速的将她背起来。

    简短的三个字,干净利落,却已经带着满腹的温柔。

    “放开我,放我下去,你这个坏蛋,没人性的家伙,不要碰我。”苏小雪趴在他的背上,用双手不停的捶打着他的身体。“白痴的冷酷男,没人性,没良心的家伙,呜呜呜……”

    她不停的骂着,打着。可宫陵浩一句怨言都没有。只是默默的承受着。

    这样的宫陵浩可一点都不像是莫岩和吴娜所了解的少爷。

    “骂累了就睡会儿吧。”他背着苏小雪,在点点繁星的夜空下行走。莫岩和吴娜坐在车上,车上的大灯为他们照亮回家的道路。

    “谁说我骂累了,我苏小雪才不会感觉到累。”躺在这样一个宽大的后背上,真的很有安全感。她用脸颊贴着他的背部。委屈的泪水依然如同源源不断的泉源般涌出来。“你这个坏蛋,只许州官放火,为什么不许百姓点灯。我做错了什么?不是我要来公司的,你凭什么叫我来,又把我晾在一边?你有交友的权力,我为什么没有,什么事情都是你了算,我连一点点空间都没有。呜呜……一株兰花你连杀掉我的心都有。那你杀了我赔给你呀。”

    小女人不停的数落,把满腹的委屈,都带着醉意说出来。

    “你什么都没错,好了,累了就睡吧。”他抖了抖背上的小女人,背她那么远的路,还真跟猪一样的沉。

    “我本来就没错……没错……”小女人在叨念中,渐渐的进入梦乡。

    为了不吵醒这个小女人,宫陵浩居然从公司,一直把她背回了家。避免让宫家人知道,宫陵浩特意吩咐莫岩和吴娜,不许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

    苏小雪躺在舒服的大床上,身体微微蠕动,双手紧紧的抱着身边的被子。

    梦中,那个一直对她冷酷的宫陵浩,正卑躬屈膝的侍候她吃饭,事事顺从她的意思。她如同女王一般,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待遇。

    “少奶奶……”

    “别吵……”

    耳边一句又一句少奶奶,让她很心烦。导致梦很快破碎。

    “谁啊?”苏小雪瞬间惊醒,只见张妈正站在床边。“张妈,什么事?”她尴尬的坐起来,环望四周。脑袋还有些晕沉沉的。

    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她的心猛然抽动了一下。她喝成那样,沈丽娟一定会杀了她吧?

    “我马上就起来,是不是要为夫人准备早餐呀?我很快的。”苏小雪快速的掀开身上的被子,胡乱的整理起零乱的长发。

    这些天身为全职太太的她,必要的工作就是替家人准备丰富又营养的食物。虽然昨天有原因,但她也不能够自己找借口不是。

    “不是,我是来叫少奶奶下楼用早餐的。”张妈见她紧张的,这才赶紧解释。

    “不……不用准备早餐?”她像出现了幻听一样。沈丽娟会那么好心,突然大发慈悲,让她睡得这么晚,还不用准备一家人的早餐?“哦,我马上就下去。”

    在这个家里,她最信任的人,也只有张妈了。她相信张妈是绝对不会骗她的。

    用餐是苏小雪最感觉紧张的时候,因为宫家人太多,气氛又很严肃。连同早餐也弄得那么隆重。

    大家都坐在餐桌前用餐,唯独苏小雪最后一个到达。苏小雪感到十分的抱歉,在向爷爷宫鹤行礼后,才蹑手蹑脚的坐在宫陵浩的身边。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此时此刻一点都想不起来。她怎么回到家中的,宫陵浩又是什么时候回家的,她也不知道。

    现在酒后乱性,一点都没有错。以后绝对不能再那样喝酒了。

    “小月……”

    “妈,我来。”沈丽娟拿起桌子上面的牛奶杯,示意让小月替自己再满上一杯。苏小雪深知自己昨天做错事,为了弥补赶紧接过她手中的牛奶杯,热情的替她满上。“妈,你慢慢喝。”

    苏小雪像突然转性一般,令人沈丽娟有些诧异。

    “咳咳……”

    “张妈,我之前给爷爷准备的蜂蜜水呢?”苏小雪听到宫鹤在轻微的咳嗽,赶紧叫着张妈。“爷爷,您喝点这个,可以润润喉咙。”

    苏小雪的举动如此反常,即使她没有犯错,也会让某些人怀疑。

    “你们以后都要向小雪学习才是。”宫鹤对于苏小雪是千万个满意。

    苏小雪毕竟是一个外姓人,嫁进宫家也没多久。可却得到了宫家当家人宫鹤的特别喜爱。这令人沈丽娟都有些嫉妒。再怎么说,她也是宫鹤的儿媳,在宫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不仅没有得到宫鹤一个‘好’字,还处处被宫鹤数落。

    宫陵浩用餐差不多,伸手去拿桌子上面的纸巾,苏小雪快速的抓起纸巾。并亲自替宫陵浩擦拭嘴巴。

    她这样做绝对不是一个全职太太的表现哦,而是出于这个男人,没有将她昨天喝醉酒的事情告诉宫家,表示的感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