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 还可以重新开始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7本章字数:2024字

    “你搞什么呀?”苏小雪好不容易站直身体,这才将宫陵浩给推开。

    因场面令她十分的尴尬,她又不知道宫陵浩到底在玩哪一出。于是冲出宴会,提前离开这里。

    陆欣沫以为宫陵浩一定会立刻跑出去追苏小雪,这一次却出乎了她的意料。

    宫陵浩如绅士般慢慢的走向陆欣沫,她静静的等待着他接下来的举动。

    在这个生日宴会,还没有开始之前,她就已经接到了沈丽娟给她的祝福,并且沈丽娟还给她透露了一个消息。早在下午的时候,宫陵浩就一个人去了女人的饰品名店。并且还买了一条丝巾。

    那个时间段买的礼物,肯定是给她的生日礼物。

    “生日快乐。”黑色的面具之下,宫陵浩那双如寒夜星空般的眸子,似乎正深情的看着她。

    “谢谢。”她眼睁睁的看着宫陵浩,从他的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饰品盒。

    一个男人送一个女人丝巾,那便是寓意想要用那条丝巾,绑住那个女人的一生。

    陆欣沫期待着盒子里面的礼物。

    粉红色的长方形盒子缓缓的打开,陆欣沫目不转睛的盯着盒子,可当盒子打开的时候,里面的礼物,却让她瞬间泄气。

    “这是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吗?”她有点不敢相信,礼物怎么会变成这个。

    “你不喜欢这胸针?”那是一颗水晶胸花针。

    “不……不是……”她怎么好告诉他说,他给她准备的礼物是粉红色的蕾/丝丝巾呢。

    胸花针的意思,蕾/丝丝巾的意思,完全变了意义。

    胸花针是扎在胸口的,就如同衣服般,可以随意的脱换。宫陵浩送她这个,不是寓意她在他的心中,一点都不重要吗?

    他把胸花针送给她,那么那条粉红色的蕾/丝丝巾,又是送给了谁呢?

    “我很喜欢,你帮我戴上吧。”末了她又赶紧加了一句。

    灯火通明的街道,苏小雪光着脚丫,漫步在夏日的夜空下。来往经过她身边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她两眼。只因为她一身的打扮,同她光着的脚丫,实在是有些格格不入吧。

    “小雪……”远远的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她不用看也知道,那个男人的声音出自谁的口。

    “小雪,你等等我。”鲍汉源赶紧跑到她跟前拦住她。“你的鞋子。”

    苏小雪盯着鲍汉源手中提着她遗留在宴会厅中的高跟鞋,然后打量着他。

    “你鲍总什么时候,也会沦落到替我苏小雪提鞋的地步了?”她不知道这男人心中,又在打着什么鬼心思。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鲍汉源一脸的委屈。“以前都是我不好,我知道你不会再原谅我,而我也并没有奢望你能够原谅我。但是请你不要拒绝我们仅存的友谊好吗?”

    友谊!这个男人居然在她的前面,谈什么友谊?

    从相识到相知,最后到相恋。多么深厚的感情,在这个男人口中,却只成为了友谊。当然他伤害她有多么的重。岂能是他现在三言两语,就可以原谅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说完就赶紧滚吧。”她已不在是曾经那个小丫头,可以再任由他的欺骗了。

    “小雪,你别这样。”

    “我哪样了?是不是你那个现任的有钱小姐,把你给甩了?”

    “我知道你现在对我还有敌意。不过,我是真心想要找你聊聊的。”

    苏小雪只是冷冷的一笑,那日她和宫陵浩结婚,这男人不是同那个富家小姐,在洗手间都在秀恩爱吗?这是要唱那一出啊?

    “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不过那都是陆欣沫的意思。”鲍汉源不打自招,自己先把刚才的过错向她解释清楚。

    “什么样的人,结交什么样的同伴,这我并不在意。因为压根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苏小雪的内心,深知爱得有多深,仇得就有多深。到现在为止,她对这个男人,也还是充满了当初两人分手时的恨意。“你最好远离我一点,要知道我现在是有夫之妇。”她指着鲍汉源,示意着他们俩的距离。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的朝街道走去。

    “走吧,就让我自生自灭吧。”鲍汉源突然大声的吼道。“我知道我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可我有什么办法?我也想处处高人一等,做一个情有独钟的好男人。可是我的家庭不如别人。别人一出生就是少爷,而我呢?我一出生就注意要接下一个快要破产的烂公司。将家族的企业传承下去。我不去找有钱人家的小姐扶持,我还能有什么办法?为了一家老小,我宁愿失去至爱的痛苦,又有谁能够体会我的心情?在别人的眼中,我鲍汉源就是一个贪图富贵,为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

    鲍汉源说这样的话,苏小雪还是第一次听到。她本能的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已站在江边围栏前的鲍汉源。

    她似懂非懂的听着他话中的意思。隐约中她能够感觉得到这个男人,现在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和你女朋友分手了,也不用这幅德行吧?”她走到他的身边,递给他一张纸巾。

    “小雪,我不爱她,我和她在一起,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家的公司。在我的心中你一直都是第一位。我当初和你分手,都是被逼无奈的。”鲍汉源突然转身,用双手紧紧握着苏小雪的手。

    “你别这样。”她想要从他的手中,挣扎脱自己的手。然而,鲍汉源却抓得更紧。

    “小雪,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吗?我需要你啊。”鲍汉源转变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快得让苏小雪都有些不太适应。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如果我有什么能够帮你的,我会尽量的。但是重新开始的话,就请你以后不要再说了。”好马不吃回头草,就算她苏小雪再嫁不出去,也不可能再回到他的身边。

    “我……”鲍汉源等的就是苏小雪这句话。但为了让苏小雪可以信任他,他才故意装作一幅有口难开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