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绅士之举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7本章字数:2008字

    “谁让你和他呆在一起的?”终于,宫陵浩向她开口了。

    “谁有规定,我不能和谁在一起吗?”小女人居然还敢顶嘴,这是不想活的节奏吗?

    在那结婚协议书里面不就是有吗?在他宫陵浩未宣布,她苏小雪可以离开他时,她就不能随便的和外界一些不相干的人在一起。

    “这……这一次只是一个巧合,我也并不知道,他会出现在这里。要怪就怪来参加陆欣沫的生日派对,不然的话,也不会遇到他。”她还是解释了刚才的行为。

    “这么说来,你和旧情人在一起,倒是我促成的了?”

    小女人找的借口,那也太冠冕堂皇了吧。

    “可以这样理解。”旧情人?听他话中的口气,她怎么感觉这个冷酷的男人,在内心里面开始在吃醋了呢?“你应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你说什么?”宫陵浩的内心,岂能是她能够随便揣测的?他伸出手去用力的抓住她的手腕。

    “少奶奶,那条丝巾是少爷专门为你买的,你怎么可以那样说少爷呢?”远处的吴娜,实在不想让他们夫妻俩的关系变僵,这才赶紧大声的说道。

    “谁让你多嘴了。回去。”宫陵浩大声的呵斥吴娜,吴娜吓得赶紧转身,向回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专门为我……买的?”一时之间,她忍不住有点受宠若惊。更感觉像是出现了幻听一样。

    苏小雪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此时此刻,她并不想如此近距离的和宫陵浩单独相处。

    他为什么要专门给她买丝巾?这完全不符合他们俩之间的约定。她在他的面前,只能算是一个工具,一颗棋子。她做得好,他就可以对她笑一下,做得不好就可以任由骂之。根本就没有必要给她买礼物呀。

    “呵呵……”她示意着手中的粉红色盒子,带着尴尬的笑,脸上是难以至信的表情。

    当她再一次后退的时候,脚踩到了江边的围栏,整个身体都向后仰去。宫陵浩顺势将她拉向自己。

    苏小雪出于本能的举动,双手紧紧的抓住宫陵浩的西装。不知是刚巧,还是那个男人有意而为之,两个的嘴唇很融洽的吻在了一起。

    这个吻不同于刚才在宴会中的那个,苏小雪的心脏,不停的乱跳。双眼游走在宫陵浩帅气的脸颊上。

    简单又充满幻想的吻,很快就结束了。宫陵浩绕过苏小雪的身体,直径朝宫家的方向走去。

    苏小雪有那么几秒被愣住,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着自己的嘴唇,这已经是宫陵浩今天第二次吻她了。

    这样的生活完全颠覆了她想像中的生活。若真的是假结婚,那么这个男人一朝几度的吻她,是不是算他犯规呢?不是说他故意在吃她的豆腐?

    “喂,你这样吻我,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吗?”她可不是随便能够任由人吻的。“你送我丝巾,还两次吻我,你不要告诉我,你已经开始喜欢上我了?”

    苏小雪没皮没脸的跟上宫陵浩,为了不让双方都那么的尴尬,她开始向宫陵浩开起了玩笑。

    “你若暗恋我的美色,那就早说嘛,说不定我会考虑一下,接下来要不要跟你假戏真做。”

    毫不知羞的小女人,光着脚丫,大晚上的在一个男人屁股后面,说这样一些言辞。

    苏小雪跑到宫陵浩的前面,她已系好了那条蕾/丝丝巾,并向宫陵浩做了一个俏皮的鬼脸。

    还真别说那条粉红色的蕾/丝丝巾,与她今日吴娜给她选择的白色礼服,还真有点搭配。只是这小女人系丝巾的手法,却不怎么美观。

    “你以为这是一条红领巾吗?”一直不开口的宫陵浩,冷冷的瞪一眼俏皮的苏小雪。

    他伸出双手解开苏小雪脖子上的丝巾,然后用力的一拉。导致苏小雪猛然咳嗽起来。

    “你谋杀亲妇啊?咳咳……”

    在她对于他很不满时,宫陵浩已开始温柔的替她将丝巾系好,丝巾的两端分别在她的肩头,既时尚又大气。

    “别让我再看到你们俩单独出现。否则的话……”宫陵浩冷冷的警告着苏小雪,话并没有直接说完。随后便放开了那已系好在她脖子上的丝巾。

    苏小雪盯了一眼自己脖子上的丝巾,确实比原来好看多了。她忍不住回味宫陵浩话中的意思。

    什么叫不准让他看到‘你们’在一起?宫陵浩口中所指的‘你们’是谁?

    是鲍汉源吗?他为什么要这样警告她?应该不会真的对她有意思了吧?

    呸!苏小雪你真不害羞,这样的事情,你也想得出来。你可不要忘记了,你和宫陵浩之间的结婚契约。

    他永远都不会爱上你,你更不可能爱上他,两年后都会各奔东西的。

    苏小雪在心里,暗暗的提醒着自己。希望不要为了宫陵浩对她的一丁点好,就胡自乱了方寸。

    宫家。

    苏小雪紧跟在宫陵浩的身后,原本以为,整个宫家的人,此时此刻都已经睡了,她却没有想到,这么晚了沈丽娟还在客厅里,一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客厅里面的灯,便瞬间亮了起来。

    “陵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今天玩得愉快吗?”沈丽娟从沙发上蹭起身来,赶紧跑到宫陵浩的身边询问。“你去给欣沫过生日,她是不是很高兴啊?”

    苏小雪听了沈丽娟的询问,忍不住在心中暗暗的冷笑讽刺。又是为了陆欣沫,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能够将对陆欣沫的关心,投放在她的身上几分可好。

    “妈,你既然知道很晚了,那就早些歇息吧。夜里凉别在沙发上感冒了。”宫陵浩并没有正面回答沈丽娟的话。

    吆喝!宫陵浩对于他母亲的关心,也是无微不至啊。

    看来,至始至终都是她这个‘儿媳妇’,在宫家是多余的。

    夜里,苏小雪躺在宫陵浩的旁边,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想着今晚所发生的事情,她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