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 为什么得不到他解释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7本章字数:2001字

    果然是宫陵浩将他们俩的照片,故意发给媒体的。

    在宫陵浩的心中,她真的就是一颗棋子,不仅是一颗在他婚姻上的棋子,还是他谋取商业利益的棋子。

    枉费她一心一意,还想要真的留在宫家,为他生一个儿子。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刚才她知道这一切,那么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跟着哥哥走。

    公交车在宫公馆外几百米处停下,苏小雪拿着宫陵浩的手机,气冲冲的跑向宫公馆。等她把这个手机还给宫陵浩过后,她就会马上去找哥哥,再也不要留在宫家了。

    “宫陵浩……”刚巧,这会儿宫陵浩下班,车子就停在家门口。

    宫陵浩站在车子边,盯着气冲冲的苏小雪朝他走来。

    “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是那种人。原本我还以为,至少你对我并不会像你的家人对我一样,是真的冷酷无情。现在看来,是我苏小雪真的太天真了。真当你们宫家人,至少还有一个是好人。”苏小雪大声的吼道,并且将手中的手机,气愤的仍在宫陵浩的手中。

    “怎么会在你那里?”宫陵浩显得无比的从容。盯着手上的手机,冷淡的询问。

    “怎么?害怕了?害怕我知道你手机里面的秘密?”他越是神色镇定自若,她就越相信,这个男人的心中是心虚的。

    “……”宫陵浩不语,一任苏小雪冷嘲热讽的说话。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解释的吗?”即便是眼见为实,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还是希望,眼前这个男人,能够向她解释一句。

    哪怕是一句,只要他说那些媒体发布的照片,跟他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她就会愿意去相信。

    说啊,为什么不解释……

    苏小雪的心里酸痛不已,那种感觉和滋味,她以前从来都没有过。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不!她怎么可能会爱上这种男人,她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爱上了他。

    他和陆欣沫一起设计好那个派对,目的就是为了拍摄那些照片,向公众示意他宫陵浩和苏小雪的‘感情’是真实的。绝对不像外界所说的那样,只是为了登上宫氏集团总裁之位的棋子。

    “你若相信我,即便不解释,你也相信,你若不相信,解释再多也没用。”他深信眼前这个小女人,已经相信了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他不是一个善于表达和解释的人。即便令她误会,他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好……”苏小雪从口中,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气息形成一个‘好’字。原本就已经朦胧的眸子,此刻化为一汪泪水,忍不住滑落脸颊。“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再也不会为虎作怅,助纣为虐了。你想利用我登上总裁之位,休想……”

    苏小雪头也不回,朝宫公馆以外跑去。

    突然,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直向苏小雪行驶去。宫陵浩气愤的将手中的手机摔成碎片在地上。只见苏小雪被几个陌生男人,强行往车上拽走。他赶紧跑过去。

    “救命……你们是谁……放开我……”

    宫陵浩朝其中两人用脚使劲踢去,从而快速的另一个男人手中的苏小雪拉入怀中。因几人被宫陵浩偷袭,而有些失算。

    “放开她,否则对你不客气。”其中一个男人,警告着宫陵浩。

    今日宫陵浩提前回宫家,莫岩没有跟着一起回来,身边的保镖也不在,这会儿又离宫公馆几百米。此时此刻他只能独挡一面 。

    “你们是谁呀?为什么抓我?”苏小雪看着这些陌生男人,不像是之前那些向父亲讨债的人。可他们为什么要抓她?

    “少废话,上。”为首的男人,示意其他几个,一同向宫陵浩殴打。

    他们哪是宫陵浩的对手,没有几回合,就有人倒在了地上。无奈之下,其中一人再次抓住了苏小雪,想利用苏小雪令宫陵浩就犯。

    “再不住手,我杀了她。”那男人用匕首,比着苏小雪的脖子。

    “别伤着小姐。”为首的男人赶紧警告一声。

    宫陵浩这才停手下来。而他身后的男人,趁他不注意,拿起手中的木棍,用力的击打在宫陵浩的脑后。瞬间宫陵浩倒地。

    “陵浩……你们放开我……”

    为了不让苏小雪张扬,男人只好将苏小雪打晕。

    “老大,这小子怎么办?”

    “老板虽然没说要他,可他毕竟是老板的敌人。一起带走吧。”

    若大的房间,显得有些昏暗,要不是墙壁上那个大窗户外的阳光照射进来,可能里面什么都看不到。

    站在中间的男人,背朝着门口,完全看不到他的面貌。房间里昏暗的光线,令人气氛显得有些神秘,更多的是压抑。

    “义父,所有的计划,都跟您安排的一样。再过不久,义父的目的就可以实现了。”

    暗影下一个女人穿着紧身的皮衣,恭敬的向男人示意。

    “做得好。下一步,等我的通知。退下吧。”男人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沙哑,更多的是沧桑的味道。

    “义父……”

    “还有何事?”

    “事成之后,能不能放过他……”

    “混蛋!”男人手中的长鞭,突然用力的打在女人的身上。“这些年我对待你的教导,你全部都忘记了吗?”

    “我不敢!”女人吓得赶紧跪下去。“一切都听从义父的。”说完,这才起身离开房间。

    堆满杂物的房间,其中还有些潮湿的味道。苏小雪从昏迷中醒来,只见身边躺着宫陵浩。

    “喂……你醒一醒……宫陵浩……”因为手脚都被绑着,所以她只能用肩头,蹭了蹭宫陵浩的身体。“陵浩……你醒一醒,你别吓我呀……”

    之前那男人出手实在太重,才会令宫陵浩长时间昏迷吧。

    “陵浩,你醒一醒呀,你别吓我,你没事吧?这里是哪里?我好害怕……你死了我怎么办……”不管她怎么叫喊,宫陵浩都没有反应。她这才忍不住哭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