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 第一次亲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7本章字数:1945字

    那你还是没有资格的。珍芳是我的老婆,我想她的时候,随时可以回去看看。”

    “你找死是不是?”苏小强直逼苏正达,并将他按在沙发上,还扬起了拳头。

    “怎么?你还真要打你老子吗?”他在赌场,挨打是常有的事。就算被打几拳头,那也跟挠痒没两样。

    “二十九年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我妈做了什么。”苏小强紧握的拳头,已经有些颤抖。

    苏正达看着他眸子里面的恨意,还有他口中的话,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二十九年前,这小子都还没有出生呢,哪知道他对商珍芳做了什么呀。

    “是不是那个臭婆娘,对你说了什么?”

    “嘭……”

    苏正达的话刚出口,就被苏小强的拳头,狠狠的打在脸颊上。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你若敢再去面馆找妈,就不是这一拳头的小事了 。”

    苏正达手中紧紧的拽着支票,生怕会弄丢了。此时此刻的苏小强,正在气头上。他再多说分明就是找打。识趣的他选择了离开。

    浩林苑。

    苏小雪不愿意回到苏家,这会儿更不愿意去宫家,而这处于在山间的小别墅,便是最好的住所。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宫陵浩将车子稳稳的停在别墅门口,紧接着打开苏小雪的车门,不顾她的反抗,强行将她从车子里面抱出来。

    此情此景,仿佛又回到了她与宫陵浩刚结婚的那会儿。

    别墅里面的一桌一椅一如既往,可却十分的干净。在这里应该有人每天来打扫吧。只是打扫的人,不敢随便的乱动这里的摆设。

    “把这个吃了。”宫陵浩从药箱里面,拿出治疗发烧的药。

    苏小雪倔强的将脸转向一边,不愿意接受他的好意。她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她是死是活,也不关他的事情。她才不愿意接受他的同情与施舍。

    “唔……”

    面对不听话的小女人,宫陵浩的办法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强硬。

    他一手拿着药丸,一手捏着小女人的脸颊,从而将手中的药丸,强行塞进她的口中。最后将水杯里面的水,整个灌进她的嘴里。

    “咳咳……我不要……”苏小雪气愤的用手推开他手中的杯子。

    透明的玻璃杯,被摔倒在地上,里面的水四溅。将原本干净整洁的客厅,弄得一片狼藉。

    “我从头至尾都没有答应过你,我要来这里。你凭什么要挟我来这儿?你我已经没关系了,不是吗?”她冷冷的说着,猛然起身,带着蹒跚的脚步,朝客厅门口走去。

    她算就是死,也不愿意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宫陵浩用拳头重重的砸在沙发上,突然起身朝站口跑走,大手支撑在门上,阻止了苏小雪开门。

    “我给过你机会,让你离开。不仅是一次,今天是你自己主动送上门的。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那都是你自己选择的。”

    苏小雪抬头盯着宫陵浩,她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突然之间,宫陵浩再一次将苏小雪揽腰抱起,并大步朝楼上走去。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懂你的意思,你要做什么?放开我……”她用力捶打宫陵浩的身体,可不管她怎么反抗,他都没有想要放开她的意思。

    苏小雪被宫陵浩仍在宽大的床上,不等她反应过来,那卧室的门便被他反锁。

    “我要离开这里……”

    宫陵浩俯身于她的身上,大手突然温柔的抚着她额头前的刘海,深邃的眸子,似乎带着深情的神色,静静的看着她。

    刹那间,她居然做不出任何反应,只能愣愣的看着他。

    她像一朵美丽的罂粟,光是这样看着就足以令人痴迷,一但沾染便无法戒掉。略微苍白的嘴唇,带着点病态。让人好生疼惜。

    “从你今天踏进宫氏集团的那一时刻开始,你便注意成为我宫陵浩的女人。那是你自己的选择。”他深情的眼神,在她的脸颊上游走。温热的大手,沿着她的额头,缓慢滑落于耳边。“如果你现在后悔的话,我还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怎么办?此时此刻,她完全说不出拒绝他的话来。相反心里面还有点为自己如果真的离开了他,而开始有点隐隐作痛。

    她不会真的爱上了他吧?可是他呢?她完全不懂他的心思,他到底对她是什么样的情感?是利用?是爱?还是其他的什么?

    “我……”那苍白的嘴唇,微微张开,轻轻的吐出一个字来。

    “一、二……”在苏小雪的眼中,看到的只是宫陵浩那绝美的嘴唇,轻轻的颤抖。完全听不到他口中所数的数字。“三!”

    语音一落,他双手突然紧紧的抱着她的身体,沿着床边带着她的身子,连续翻滚到大床的中间。

    “唔……”她不由自主的从喉咙中挤出一声哽咽。

    她忘乎所以,完全沉迷于他热情的吻中。一任身上的男人,随意的对待自己……

    此时此刻,在苏小雪的心中,早已没有了那份结婚协议书的束缚,也没有宫家人平日对她的冷嘲热讽。完全沉迷于这个本就属于她老公的男人中。

    或许是宫陵浩能够感觉得到,身下的小女人,大病初愈,所以一改之前霸道的举动,变得温柔无比……

    次日。

    当清晨第一束阳光,从落地窗前射进卧室时,床上的小女人,从被子里伸出双手,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她刚动弹了一下身子,便感觉整个身体,都如同散架一般的痛。尤其是下面。

    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她的脸颊突然间被羞红。扭动身躯,发现在自己的旁边,那个男人还没醒来。这可不像他的作风。

    这个时间段,他不应该去公司上班了吗?

    苏小雪缓慢的转身,尽量不把他打扰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