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 娇美的血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7本章字数:2018字

    原来这个男人睡着的样子,比他醒着时冷酷的样子,还要好看得多。这张邪魅的脸,为什么怎么看都看不厌烦呢?

    她伸出小手轻轻的放在他的鼻尖上,嘴唇不由自主的扬起,脸上挂着满满的幸福笑意。

    天啦!苏小雪你在干嘛?知不知道你昨天晚上上了贼床了。完了,一切都完了。她把自己给了这个男人。

    难道真的印证了那件事,两年内她会替他生一个儿子,然后就滚蛋吗?

    “看够了吗?”那熟悉的男人,突然轻启嘴唇,冷冷的说出一句。吓得苏小雪赶紧收回自己的手,却不慎被宫陵浩一把拽在手心中。

    “我……哪有在看你。”原本脸上就渲染的红晕,此时已蔓延过耳后。“原来你在装睡呀?早就醒了,干嘛不起床?”她想要收回自己的手。

    “身体好点了吗?”

    出乎苏小雪的意料,他的话显得异常的温柔,而这种温柔,是她以前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

    他将握着她的手,放在嘴唇边,轻轻的吻着,举止与那些刚刚新婚的老公对妻子没有两样。

    “嗯。”她点了点头。

    昨天被他强行灌下了发烧的药丸,想不好起来都难。

    “没事就起床吧。”说完,他便突然起身。

    苏小雪吓得用双手,紧紧的抓着身边的被子,担心身子露在他眼前。

    “怎么了?”宫陵浩忍不住笑意。看她的样子分明就是害羞。

    “没……没怎么。”她本就是一个传统的女孩儿,让她一时之间,在男人面前那样,她是真的不习惯。

    “害羞了?”他并没有想那样放过她,反而俯身在她跟前,露骨的询问。

    “没有。”她嘟着嘴唇,那拉着被子的手,已露出了分明的骨节,若说她没有害羞,不紧张谁会相信。

    “你全身上下,我早就看遍了,闭着眼睛摸一下,也知道哪里是哪里。你又何必遮掩。更重要的是,那也没有遮掩的价值啊。”他故意挑衅着她。嘴唇边的笑意,令苏小雪恨不得伸出拳头,重重的给他一拳。

    “你……什么叫做没有价值啊?”她实在忍不住,真的伸出拳头去。“啊……”可刚准备打他,便牵痛了身子。

    “怎么了?”他有点小紧张,因为看她的样子,好像是真痛。

    “痛……”苏小雪收回手,捂着自己的身子。

    “哪里痛,让我看看……”他想掀开被子查看,却被苏小雪立刻阻止了起来。

    “没事,你不用管我。”她羞涩得恨不得将脑袋,立刻钻进被子中。

    无意中,宫陵浩眼神的余光,落在了原本干净白皙,现在却沾染上落红的床单上。

    那是一朵艳丽而娇美的血红色花,象征着昨晚与他共度的小女人,之前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儿。

    想着自己昨天晚上对她那么霸道,她的身子如此柔弱,所承受的疼痛,自然不是他能够想像得到的。

    “休息一下,我们一会儿回家。”宫陵浩凑上去,轻轻的吻着苏小雪的额头,温柔的留下一句。然后赤脚走进了浴室。

    等宫陵浩从浴室中走出来时,床上的小女人早已换好衣服,坐在床边等待着他。

    “等我一下,很快就好。”宫陵浩给了她一个笑意,拿出衣橱里面的衣服,准备换上。

    短短的一个早晨,宫陵浩给她的笑容,实在是太多,这让她不仅仅意外,更多的是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她真希望这个早晨的宫陵浩,会永远这样出现在她眼前。

    “你的手怎么了?”这会儿苏小雪才注意到宫陵浩的左手臂上面的伤,并且伤口还在流血。很明显,宫陵浩并没有太在意那伤口,连同处理也是特别马虎的。

    “没事。”宫陵浩有意回避,不让苏小雪细看。

    “你别动。”苏小雪拿起纸巾,走到他跟前,并抓住他动弹的手。“伤口这么重要,你怎么可以还沾水呢?这伤……不是新伤?”

    宫陵浩又不是流氓,更不会随便和谁打架。伤口明显是旧伤。难道是那日他们俩出车祸时,他所受的伤?

    “都说了没事了。”他见苏小雪因为心疼他,而眸子里面闪出了泪光。赶紧安慰一句。

    “这是不是那日车祸时,所受的擦伤?”都是为了救她,他才会受伤。如果当时不是他,她肯定死在了那车子下面。

    哥哥苏小强欺骗她,宫陵浩一点伤都没有受,还早早就出院了。那根本就不是真的。

    “一会儿我们去医院看看好不好?这样下去伤口一定会恶化的。”她不希望他们俩之间刚合好,这个男人的身体就出现状况。

    “好,你说什么就什么。”他回答得很干脆,还一幅唯老婆是从的模样。

    幸福来得太快,太突然。让苏小雪感觉自己还在做梦一般。一切的误会都解除,宫陵浩并不是那种惟利是图的人。他也并不是她曾经所看到的,他对她没有半分的感情。

    宫公馆。

    “太老爷,少爷和少奶奶回来了。”宫叔在门口接到宫陵浩和苏小雪,便赶紧进屋回禀。

    “陵浩回来了?”沈丽娟高兴得从餐桌起身,因为她知道宫陵浩出车祸受伤,身体并没有好便执意出院。加上连续几日工作,身体肯定是吃不消的。这会儿回家那肯定是好事。

    “姑妈,那个女人也回来了。”小月走到沈丽娟的身边提醒。

    “爷爷。”宫陵浩恭敬的叫着宫鹤。

    “爷爷……”苏小雪已好久没见到宫鹤,便有些尴尬。

    “回来就好,还没有吃早餐吧?我让张妈再去准备两份。

    “谢谢爷爷。”苏小雪礼貌的回答。

    从进入宫家,宫陵浩就一直拉着苏小雪的手,两个的感情,好像跟宫陵浩和苏小雪刚结婚那会儿一样。只是现在看来,好像是由心的举动,而不像结婚那儿,有点做作,是在演戏。

    “妈,爸……”苏小雪虽然极其不愿意叫他们,可他们毕竟是宫陵浩的生父生母,做为一个儿媳,最起码的礼貌还是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