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背后的阴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7本章字数:2012字

    对了!鲍汉源!她差点将那个男人请求她的事情给忘记了。

    鲍氏集团目前正处于危机当中,她若不帮他一把,鲍氏就真的要破产了 。

    可是,她刚才已经拒绝了宫陵浩了,这会儿又反悔的话,宫陵浩会觉得她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人。

    酒吧。

    绚丽的灯光,纸醉金迷。大白天的在这个酒吧里面的人,却如同夜里般醉生梦死。

    几个穿着有点暴露的女人,直径朝酒吧的角落走去。

    “陵伟哥,你都好久没来找我们了。也不知道想我们。”

    “对呀,是不是你们家那个母老虎,管着你,不让你来找我们玩呀?”

    几个女人围绕宫陵伟的身边坐下来,其中一个女人,直接坐在了宫陵伟的大腿上,从而端起小几上面的酒,亲自灌他一杯。

    “说什么呢?就她还能把我怎么样吗?”宫陵伟一边喝酒,一边用手轻轻的挑衅着女人的下巴。“去,好好的陪陪鲍总,还有苏爷。”他示意着其他几个女人。

    “我……我就不用了。”苏正达见女人一屁股坐在自己的身上,连忙挥手让女人走开。“我不好这一口。好好陪他们就行了。”

    “别呀,苏爷你这么年轻帅气,正处于身强马壮之时,就让我陪陪你嘛。”女人用双手紧紧的搂着苏正达的脖子。

    “苏爷,你别客气,也不用担心今天的费用,我请你。”宫陵伟对于苏正达的人品,十分了解,所以才会顺着他的意思说。

    “呵呵……那……就谢谢了。”苏正达见有人替他付钱,言辞神色,以及举动,立马就变了。他不仅对女人动手动脚,还时不时的亲吻起女人来。那种色样,一看就知道是老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说完,他赶紧伸手去拿小几上面的支票。

    “别呀,你着什么急嘛。”鲍汉源眼明手快,按住了他替苏正达事先就准备好的支票。“这美丽的小姐,我们已经替苏爷包了一天,一会儿你想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

    “谢谢。”苏正达有些尴尬,但那双眼睛却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小几上面的支票。

    “之前那件事情,你做得不错。可是对于要达到我们的目的,还远远不够呀。”宫陵伟故意一边用手挑衅着身上坐着的女人,一边冷冷的示意着苏正达。

    “我……我不太明白宫总的意思。”苏正达心里跟明镜似的,当然知道宫陵伟话中的意思。

    前些日子,他因被债主追杀,而再一次回到了正达面馆找商珍芳要钱,可商珍芳的钱箱里,总共就几百块。他一分钱都没有给商珍芳留下,强行抢了走跑。

    他才出正达面馆没多远,就被债主追上。好在当时宫陵伟经过,还替他交上了钱。

    宫陵伟要苏正达替他办事,便会给他更多的钱,眼中只有钱的苏正达,也不管是什么事情,就一口答应了。

    “苏爷,你现在可是与我们坐在同一条船上,如果船要是翻了。你也会被淹死。”鲍汉源冷冷的说道。

    “瞧你们说的,我也知道我们坐在同一条船上,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跟你们坐在这里喝酒呀。”苏正达赶紧打着哈哈。

    “今天过后,苏爷就回到面馆去吧。好好的在苏小强和苏小雪面前挣表现。”宫陵伟替苏正达满上一杯酒。

    “那怎么行,那个平民窟,哪里是人能够呆的地方。”长期游手好闲的苏正达,早已养成了好吃懒做的习惯。突然之间,让他回家去卖面,他怎么会愿意呢。

    “是吗?那你觉得是在平民窟住下好一点,还是在坟墓里面呆着好呢?”说话间,宫陵伟将手中已满上的酒,重重的放在苏正达跟前。

    苏正达害怕宫陵伟那种冷酷的眼神,吓得身体本能的颤抖了一下。

    他相信像宫陵伟这种人,一定会说到做到。他如果不听从宫陵伟的话,这人一定会将他押到洪爷那里,洪爷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人。他要是去了,就那只有死路一条。

    “好……一切都听宫总的安排。宫总让我往东,我绝对不会往西。”他端起小几上面的酒,一口猛然喝下。算是稳定了自己的心神。

    “这就对了嘛,我们如此团结,这艘即便想翻都难呀。”

    “哈哈,对……”鲍汉源举起手中的酒杯,与宫陵伟碰上。

    “可是……我能不能有一点点小小的要求?”苏正达有点畏惧的说:“你们要对付宫陵浩我不管,但能不能不要伤害小雪和小强,他们都是好人。绝对不会像宫陵浩的。”想着之前那车祸,差点让自己的女儿丢命,这会儿他都还心有余悸。

    “看来是你不想要钱了?你那对儿女,有谁真正对你好过的?谁又为你还过一分钱债务的?不都是眼睁眼的看着你整天被洪爷的人追杀吗?”陆陵伟十分生气,说了半天,这苏正达对于自己的儿女,还是有点心软。

    苏正达想着宫陵伟的话,确实有点道理。这么多年,他一直东躲西藏,回到家里就被他们数落,好像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关心过他的。他们对他都没有情义,他又何必管他们的死活。

    “宫总,鲍总,你们放心,以后不管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说着,他一把抓起小几上面的支票。支票上面可是整整五十万,比起自己儿子给的二十万,可要大方多了 。

    宫陵伟挑了挑眉头,仿佛一切都是在他的意料当中。

    “有了他,我们以后的工作,就会更加的顺利了。”鲍汉源递给宫陵伟一杯酒,开始预祝他们的合作愉快。

    “像他这种人,有钱一切都会好办,哪怕是让他杀了妻儿,也应该不会手软的。”宫陵伟冷酷的眼神,望着苏正达抱着女人离开的身影,而后回头一口轻咬在怀中女人的耳朵上。

    “陵伟,这是给你的。”鲍汉源从西装口袋中,拿出一张支票放在宫陵伟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