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章 穿金戴银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7本章字数:1978字

    之前苏正达那张支票,也是鲍汉源的。鲍汉源的财政大权,比起宫陵伟来说可算是强多了。

    “我们俩之间,还说这些吗?”宫陵伟盯了一眼那张支票,上面是五百万。

    “兄弟归兄弟,便利益却不能少的。我的目的是让鲍氏集团发扬光大,而你的目的是登上宫氏集团的总裁,虽然两者看似像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可你我心中都明白,只有我们好好的合作,才能够各取所需。”

    “那我就不客气了。他日我登上宫氏集团的总裁,一定会数倍奉上的。”

    中午,身为全职太太的马休宁,见宫陵伟迟迟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公司上班。担心早上宫陵浩对她的异样目光,怀有猜疑。便想尽快与宫陵伟想好一个对策,这才没忍住给宫陵伟打了数个电话。

    电话虽然打得多,可宫陵伟还是到了晚上,才回到家中。

    “陵伟,你们怎么才回来?”马休宁听到开门的声音,赶紧冲到门口。

    “怎么了?工作太忙了。”宫陵伟一脸的疲惫,一边慵懒的回答,一边脱下西装外套。

    “你不知道今天早上宫陵浩回宫家了。还有……”马休宁接下宫陵伟的西装外套,口中的话还没有说完,便闻到了一股女人身上才会用到的香水味。“这是什么味道?你今天去哪里了?这分明就是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我累了,你帮我准备洗澡水。”宫陵伟极其不愿意多说。

    “你是不是到外面找女人了?你说话呀?”马休宁不依不饶,拉着宫陵伟的手臂不放。“你累了?你在外面玩了一天的女人,一回到家中,你居然就跟我说你累了?宫陵伟你把话跟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天天在家里,你为操持这个家,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吗?”

    “你有完没完?”宫陵伟使劲推开拉着他的马休宁,并大声的呵斥。“我不出去玩女人,难道天天呆在家里,看着你这个不会下蛋的鸡吗?结婚都几年了,你连个屁都没放出来,我要指望你给我生儿子,然后当上宫氏集团的总裁,真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

    原本宫陵伟今天的心怀,还挺好的,可一回到家中,就被马休宁不依不饶的质问。这才令他忍不住冲他发火。

    “你……你终于说出了你的真心话。之前是你的家人不喜欢我,现在连你也开始嫌弃我了?”马休宁坐在地上,没忍住哭诉心中的委屈。“我原本以为,我马休宁嫁进宫家,地位至少要比那个从平民窟里出来的苏小雪要强,可是我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老公都这样对待我。现在比起那个苏小雪,我真是没法活呀。”

    宫陵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愤怒的用手拉开脖子上面的带领。半晌才意识到马休宁话中,还包含着另一层意思。

    “苏小雪怎么了?她不是在医院吗?”他坐直身体,居高临下盯着坐在地上的马休宁。

    “什么在医院?大清早的一起回宫家吃早餐,人家现在小两口,不知道有多么恩爱呢。你想要当上宫氏集团的总裁,现在怕是痴人说梦了。”马休宁虽然极其不愿意理会他,但为了气他,还是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他显得十分惊讶。

    才几天没见宫陵浩,他们俩居然就这般的恩爱了。苏小强是怎么搞的。因为宫陵浩他的亲妹妹,都差点死了。苏小强还让苏小雪回宫家?

    要是苏小雪回宫家,还和宫陵浩的感情,比以前更好。他们俩若是有孩子了,那他的总裁之位,就真的没希望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赶紧把马休宁扶起来。

    “我不知道。”马休宁故意负气不告诉他。

    “你赶紧说呀。”马休宁的脾气,他也是知道的。他们俩是大学同学,感情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深知自己刚才说话,确实有点重,这才赶紧说道:“我刚才那是气话,你也当真了吗?身为一个男人,自然要以事业为重。在外面玩玩女人,那也是为了陪客户而已。我宫陵伟至始至终都知道,你马休宁才是我老婆呀。”

    “真的?”她摸掉脸上的泪水。

    “当然了。”他让马休宁坐在自己的身边。“陵浩和苏小雪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今天早上宫陵浩突然带着苏小雪回宫家,看他们的样子好像还很亲密。感情还比原来更好了一样。宫陵浩看到了你送我的钻石项链,便一直追问是怎么来的。我当时心慌就胡乱说是朋友送的。你说宫陵浩会不会怀疑什么呀?”

    “坏了,你怎么会把项链戴到宫家去呢?我不是提醒过你,你在你那些朋友面前炫耀一下就好了吗?”

    “我……我就是看不惯大妈嘛,她总是阴阳怪气的说话,总觉得他们大房比我们二房要高贵。所以我才会戴着这条钻石项链去气气她嘛。谁会想到好几天没回家的宫陵浩,会在今天突然带着苏小雪回去。”

    “就我们俩那点工资,如何能够买得起这么贵重的钻石项链。”宫陵伟开始有点担心起来,如果让宫陵浩怀疑他们,然后顺藤摸瓜的去查,那还不东窗事发了。

    “那又怎么了,就当是我娘家人给我买的嘛。”

    “……”宫陵伟不语,处于深思当中。

    马休宁的家庭,虽然不是平民窟出来的,可也不是什么贵族出生。如此昂贵的钻石项链,想要买的话,肯定得抄家底了。

    “陵伟,你别想了,还是来点实际的吧。”马休宁拉了拉宫陵浩的手臂,而后将脑袋埋进他的胸膛。“我妈今天来过我们家了,她给我送来了一剂偏方,说吃了那药过后,对于怀孕是很有效果的。要么……我们今天晚上试试?”说着,她便用手轻轻的挑衅着宫陵伟结实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