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章 宠溺的表现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8本章字数:2011字

    她故意那样说道:“她和你一样,都是平民窟出来的女人,相信你们俩见面后,一定会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或许沈丽娟不想让苏小雪在她的脸上察觉什么,所以说完话,便大摇大摆的回自己屋里。

    苏小雪望着沈丽娟的背影,想着今天在茶馆里面看到的情景。此时此刻的她,也不知道沈丽娟所说,到底是真还是假。

    沈丽娟一个衣食无忧的高贵贵妇,什么都不用愁闷。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够见人的呢?

    也许她所说的是真的,一切都是她多心了。她口中所说的那个叫阿芳的女人,若是真从平民窟出来的。那么她一定很缺钱。沈丽娟是贵妇,救济一下她也没有什么。

    苏小雪回到卧室,宫陵浩却不见人影,忙活了一晚,整个身上都是油烟味。于是,她朝浴室走去。

    “呃……唔……”

    苏小雪还没走到浴室门口,就已经听到在洗手间里宫陵浩呕吐的声音。

    “陵浩,你怎么了?”苏小雪推门而入,只见宫陵浩难受的趴在马桶上。“怎么会这样?”她赶紧递给他一些水漱口。“吃坏肚子了吗?”

    应该不会是她做的炸酱面没熟吧?可她也吃了,宫陵浩的身体比她的身体还好,她都没事,他怎么可能呢?

    “没事。”宫陵浩有意回避苏小雪,带着蹒跚的脚步回到卧室中。看他的样子好像很累,更多的是难受,直接倒在了床上。“你去洗澡吧。”他推着苏小雪的身体,好像不希望她担心。

    “你……是不是吃多了?”她突然回想起,他们用餐前,吴娜口中未说完的话。“你在外面已经和客户吃饭了对不对?”

    “……”宫陵浩望着她着急的样子,因胃里难受,而不语。

    “你在外面吃饭了,为什么不说呢?还碍撑?你那样会撑坏自己的。”

    “都说了没事。”他冲她微笑。不想让她担心。

    苏小雪见宫陵浩因呕吐,而有些苍白的脸色,心里一阵酸痛。她很自责,真不应该给他夹那么多的菜,并且还让他全部都吃完。

    她坐在床边久久无法言语,更不敢正视着宫陵浩的脸。

    她突然之间,发现这个男人,怎么会那么傻。为了让她高兴,而不顾自己的身体。

    这就是宫陵浩另外的一面吗?即便他不愿意表露出来,但那实际行动,也将证实了一切。

    他为她做了那么多,而她呢?什么都没有做。还总是喜欢误会他。更不应该的是,她做为一个小辈,怎么还去怀疑他的母亲呢?

    沈丽娟虽然表面上对她蛮横不讲理,偶尔还会对她出手。可她都是正大光明的,从来没有在背地里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呀。

    “女人是水做的,你也不例外吗?”宫陵浩见坐在床边的苏小雪,背影有明显的抽搐,声音中还带着哭泣。他一把将她拉下来,躺在自己的身边。

    “我去洗漱……”

    宫陵浩拉着她的手臂,不让她离开他的视线。小女人心痛的泪水,沿着眼角突然滑落。她赶紧用手抚掉,不愿意让宫陵浩看到她这个样子。

    “你哭的样子可真丑。”他带着挑衅的声音说道,而后伸出手去,轻轻的帮她将脸上的泪水擦拭掉。

    她的每一滴泪水,都像落在了他的心坎里。他用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凑上嘴唇温柔的吻着她的额头,眉头,眼睛,蔓延到脸颊,直到她粉嫩的嘴唇……

    **********

    即使到了周末,宫陵浩也不会有空闲的时间,在家中休息。昨夜苏小雪为了照顾宫陵浩,一夜都未睡好。早晨时,宫陵浩去公司前,便吩咐张妈让苏小雪多睡会儿,今日不用她去公司。

    呆在家中的时间,实在是无聊。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苏小雪,突然听到从宫家的后院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好奇的她忍不住去看个究竟。

    宫鹤拿着锤子正敲打着菜园中的木桩,他的样子看起来很吃力。苏小雪赶紧上前握住宫鹤手中的铁锤。

    “爷爷,让我帮你吧。你去休息一会儿。”

    “你?能行吗?”他打量着苏小雪的小身板,要将那么大的木桩打进土里,可要废一番功夫了。

    “当然能行。”以前她在家里,家中的自来水还未通前,都是她替妈妈挑水的。每日面馆那么多客人吃饭,可想而之,所需要的水是多少。

    宫鹤实在也有些累,这才到旁边的凉亭休息。

    苏小雪弄了老半天,才将那些木桩成功的打进土中。

    “累了吧?喝点水。”宫鹤递给苏小雪水杯。

    “爷爷总是喜欢一个人,在后院干活吗?”苏小雪从心底感觉,这个老头就是一个怪老头儿。

    明明就是在家中享福的年纪,却还不休的劳作。这些事情他完全可以让宫叔他们代劳。

    “你觉得这一片菜地里的菜,怎么样?”

    苏小雪随着宫鹤用手指着的方向望去,这才发现园子里面,居然多了好多新的蔬菜品种。甚至有些连她都未见过,就更别说在市场上了。

    “那些,都是爷爷种的吗?”苏小雪震惊的站起身来,有种想要靠近那些新品种蔬菜的冲动。

    “算是,也不算全是。”他一边品尝着石桌上面的茶水,一边带着点深意说。

    “这是什么话?”

    苏小雪很少来后院,在她的记忆中,好像这是第二次来吧。第一次也是她第一次遇见宫鹤的时候。

    这些新品种的蔬菜,若是推销到市场上去,销量一定会非常好的。家里面明明就有新的蔬菜品种,为何宫陵浩还会与蔡帅合作呢?这里有的新品种,即使是蔡帅那里也没有啊。

    “难道是陵浩?”她好奇的询问。

    因为她能够看得出来,宫陵浩似乎对于新型蔬菜的那个项目很在意,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每一件事情,都去亲力亲为。

    “……”宫鹤没有回答,只是淡然一笑。

    他的笑意中,让苏小雪下意识的发现,他仿佛有什么在故意隐瞒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