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7章 陵浩曾经的恋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8本章字数:2031字

    就如同昨天晚上,宫鹤突然对宫陵浩那句‘看着你们俩现在的感情那么好,我就不必再担心了’一样。

    宫陵浩和她结婚,那纯粹就是一个意外。宫鹤即使是担心,那也说得过去。可宫鹤看着宫陵浩的眼神,却总让她的心中很不安。

    “爷爷,你给我讲讲关于陵浩的事情吧。”

    现在的一切,都让苏小雪太珍视了。从而也印证了那句话,幸福来得太突然,总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

    自从宫陵浩带她回宫家之后,他对她的态度,便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她很想多了解一下宫陵浩,而在宫家,除了这个老头会告诉她之外,她想其他的人都不会愿意多说吧。

    “你想知道他的什么?”宫鹤放下手中的茶杯而询问。

    “比如说,你喜欢什么呀,他在去宫氏集团上班之前,都在做什么呀?或者他曾经……有交过几个女朋友啊。”她所例如出来的,全部都是她所想知道的。

    “陵浩是一个不善言辞的孩子,即使是他喜欢的东西,他也不会直接说出来。那得要看你平日里,自己去观察和揣摩了。在去宫氏集团上班之前,他未做过任何工作,先是在国内读书,而后就是去美国留学。”宫鹤细心的替她解答。

    “是吗?怪不得他总板着一张脸,像整个世界都欠他似的。”她觉得宫鹤说得太有道理了。“还有呢?怎么不说了?”她最想知道的还是关于宫陵浩曾经的恋爱史。“他……他曾经有交过女朋友吗?”

    “哎,那该死的麻雀……”宫鹤突然站起身来,望着远处蔬菜地中的几只麻雀。“那些西红柿都还没有成熟,又被那些该死的麻雀啄了。快,随我去赶一下。”说完,他便朝蔬菜园子走去。

    苏小雪望着宫鹤的背影,心中五味杂尘。因为她知道在他们俩坐在这里时,那几只麻雀,就已经在园子里面乱飞了。可刚才宫鹤也没有什么反应呀。这会儿他的反应,也实在太夸张了。让她很难不认为,他是在故意回避着她这个问题。

    在蔬菜园子里陪宫鹤呆了一上午的苏小雪,始终没有在他口中得到关于宫陵浩,是否有前女友的任何信息。

    宫鹤越是故意绕开话题,便让苏小雪越想知道关于宫陵浩的过去。

    下午时分,苏小雪拿出平板电脑,坐在二楼的阳台前,忍不住在网上搜索关于宫陵浩的一切信息。

    宫陵浩二十八岁,亚洲最年轻,最有实力的商界管理人,毕业于哈佛私立大学。曾与多名有名的国际影星以及名模,被传过绯闻……

    苏小雪一点一点拉开网页,看着上面的信息。可是这些信息,在苏小雪曾经决定听从梦琪去偷/拍宫陵浩的私下照片时,她就已经知道了。

    并且这样的信息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属于公开的,完全没有丝毫的价值可言。

    苏小雪查不出任何宫陵浩恋爱史的信息,心情显得十分苦闷。出门在街上游荡了很久,竟不知不觉的来到了正达面馆附近。

    看着这里熟悉的一切,她的心突然狠狠的揪了一下。自从上次偷偷离开医院后,她就没见过哥哥,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是否还在生气。嫂子和妈妈还会在这里住吗?

    苏小雪抱着试试的心态,朝正达面馆的方向走去。让她意外的是,正达面馆不仅没有关门,还在正常的营业。那便说明妈妈和嫂子,都还住在这里。并没有跟着哥哥去什么大别墅居住了。

    “老板,来二两炸酱面。”

    “好,马上就来啊。”

    还在门外的苏小雪,就已经听到了里面的吆喝声。

    “先生,这是您的面,您请慢用。”

    苏小雪踏进店中,只见苏正达穿着他们家面馆的招牌围裙,正端着面恭敬的给客人送去。

    苏正达累得满头大汗,对客人十分有礼,完全没有丝毫不满或闲累的意思。

    “小雪……”苏正达见门口的苏小雪,高兴的喊道:“珍芳,你看谁回来了。”

    商珍芳听到叫喊的声音,急忙从屋里跑出来。或许她担心苏正达,又给她弄出什么乱子,所以连手中的汤勺都忘记放下了。

    “小雪,你……”商珍芳一边用围裙擦拭着手上的油水,一边激动的说:“你这些天过得好吗?你哥哥跟我说,你不愿意跟他回去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让妈妈担心好吗?”

    “妈,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她有太多的话,想要跟商珍芳说,但看到她如此担心,一时之间,她又不敢直接说出来。“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的?”

    相比她心中的话,眼前的父亲,更是让她激动不已。看苏正达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是洗心革面了。不用想也知道,那一定是哥哥苏小强的功劳。

    “老板,我的面呢?快点呀,我还赶时间呢。”旁边的客人开始催促起来。

    “马上就来。”苏正达拦住要去忙活的商珍芳。“女儿难得回家一次,你陪陪她。让我去吧。”说完,他便朝厨房跑去。

    苏小雪看着父亲的变化,想着母亲为他们这个家,操劳了一辈子,处处都在担心他们的父亲,激动得泪水夺眶而出。

    “傻孩子,你哭什么呀?”商珍芳把苏小雪拉坐下去。

    “妈,爸爸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呀,回来快半个月了。”

    “半个月?”苏小雪喃喃道。

    那不是她刚与宫陵浩回宫家那会儿吗。除了哥哥能够让他改邪归正,便无其他人了吧。

    “你这傻孩子,你哥哥让你去他那里住,你怎么不去呀?”苏小雪虽然从来都没有在她的面前,说她在宫家过得不好。可商珍芳还是能够意识得到,他们与宫家的差距。而像沈丽娟那么利害的婆婆,苏小雪定然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商珍芳希望自己的女儿幸福,千万不可以步她的后尘。她不是要拆散苏小雪与宫陵浩的婚姻,但要是他们欺负她的女儿,那只能走那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