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章 实现项目比总裁之位更重要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8本章字数:2036字

    “是我做的。”不等宫陵浩开口,苏小雪突然绕过宫陵浩的身体,走到宫鹤他们跟前说道。“我知道宫氏集团的意愿,其实是有意向蔬菜业发展,但一直迟迟没有人去实现。那么好的项目,如果我们宫氏集团,能够一马当先步入国际,相信之后再没有任何公司能够超越我们宫氏集团。”

    其实苏小雪什么都不懂,她此时此刻这一番话,全部都是因为她大学所学的课程。她的梦想是当一名出色的蔬菜培育师,如果能够将这个项目发展,那也等同替她的梦想迈进了一步。

    “苏小雪,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吗?你不说话,别人不会把你当哑巴。”沈丽娟冷冷的呵斥着苏小雪,担心她的一番话,会让宫鹤更加的生气。

    苏小雪嫁进宫家不久,她对于这件事情,完全不知道。可站在这里的宫家人,全部都知道这是多么的严重。

    “小雪,你也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吧?”宫陵伟无法再沉默下去。“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就凭你如何能够做到。陵浩你若是一个男人,就别站在女人背后。想要用这种手段坐上总裁之位,是不是太卑鄙了一点?”宫陵伟示意马休宁将身上的报纸拿出来。“宫氏集团以七千万的价格,买下了会昌林园那块地皮。整整七千万都是出自宫氏集团之手,是谁给你们夫妻俩那么大的权力,擅自挪用公款的?”

    苏小雪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好,紧张得双手紧紧的相握在一起。对这件事情,她也是糊里糊涂的。让她如何自圆其说。

    “报纸上面的事情,一字不差,全部都是事实。一手由我来操办。”进入到客厅中的宫陵浩一直沉默,此时一出口,直接承认了自己的做为。

    宫陵伟和马休宁等的就是他这一句话。

    “好……”宫鹤紧紧的闭上双眼,冷冷的说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三年前,我是怎么跟你们说的?”

    宫鹤的一句话,让宫陵浩放在跟前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宫鹤的用苦良心,宫陵浩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可是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他是真的不想错过。也是真的想要快点施行这个项目。

    “三年前,爷爷的话说得很清楚,你与陵伟公平竞争总裁之位。宫氏集团的总裁,必需有妻儿才能够继承。也只有宫氏集团的总裁,才能够有权力实施新型有机蔬菜这个项目。谁若违背了,便永远不可以再提实施新型有机蔬菜项目这件事。严重的话,还得退出总裁之争中。”马休宁将三年前,宫鹤对宫陵浩和宫陵伟两人的原话,一字不差的重复说出来。“现在你与陵伟两个人都没有达到要求,而你就擅自偷偷的实施这个项目,到底存着什么心?”

    苏小雪听着马休宁的话,有些不太明白。难道这个项目,在三年前,他们就已经开始有了计划了吗?可是她嫁入宫家那么长时间,却从来没有听他们提起过。

    即便如此,宫陵浩又为何那么心急,在今年违背宫鹤的意思呢?那个项目对于宫陵浩来说,真的就有那么重要吗?令他甘愿冒着丢失总裁之位的风险?

    沈丽娟和宫南天想要帮自己的儿子说话,都找不出理由来。因为他们都知道,马休宁所说的是事实。三年前宫鹤就已经提醒了他们,只是令他们伤心的是,宫陵浩还是无法忘怀那件事,而强行背着他们实施。

    “爷爷,陵浩他自己都承认了,这件事情,他必需给我们一个交待。”宫陵伟说道。

    “你们夫妻俩一唱一和的,字字逼迫我们家陵浩。才真的是存着什么心?”沈丽娟越听他们俩的话,越是生气。“原本我还以为,你们俩突然回家,是为了吃午餐,不曾想你们居然是有备而来。”

    宫鹤站起身来,回头看着宫陵浩,在他的眼神中,表露出来了心痛,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爸,这件事情,是陵浩考虑不周。他会这样也是我这们董事长的责任。所有的事情,都有我来承担吧。”宫南天担心宫鹤因生气,而将宫陵浩踢出总裁名单之中,那么整个宫氏集团,便成为了宫陵伟的了。反正他这个董事长,迟到都要退下来,早一点晚一点都没什么。

    “大伯,你说话太轻松了吧?这是我和陵浩兄弟之间的事情,是总裁位置之争,不是你那个董事长。”宫陵伟的话虽然是在反驳宫南天,其目的却是说给宫鹤听的。

    宫陵伟希望自己的爷爷,能够处理得公正公平。

    “我退出总裁之争,但是新型有机蔬菜这个项目,还得继续。”宫陵浩冷冷的说道。

    “陵浩,你在说什么呢?”一直对宫陵浩温柔说话的沈丽娟,突然忍不住大声的呵斥着他。

    宫陵浩的话让苏小雪十分的震惊,一个项目而已,居然让他连总裁之位都不要了。那个项目值得他做如此大的牺牲吗?

    之前这个男人娶她的目的,就是为了总裁之位。因为娶她,他可谓是做出了牺牲的,毕竟他并不爱她。可是他居然为了那个项目,便轻松的说出他不要当宫氏集团的总裁了。

    宫陵浩到底是怎么了?她要如何才能够看清楚他的心啊。在他的心中,他到底是看中名利和权利?还是其实什么都不在乎啊?

    “我不答应。”苏小雪大声的说道:“这件事情是我一手操办的,完全不关宫陵浩的事。是我求他,帮助我实施这个项目的。”

    “你什么都不懂,在胡乱说什么啊?”马休宁冷冷的白了苏小雪一眼,她才不会相信,苏小雪有如此大的能耐。

    “你说是你,那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宫鹤听到苏小雪这一番话,脸上沉重的神色,居然缓和了许多。

    “原因是因为……”苏小雪努力想着,应该给宫鹤一个什么合情合理的理由。

    “爷爷,你还真相信她说的话吗?她才去公司做了几天宫陵浩的秘书。她怎么可能想得到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