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章 一切都是天意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8本章字数:2035字

    宫陵伟也担心宫鹤听信了苏小雪的话。

    苏小雪嫁进宫家,一半是因为宫陵浩,另一半也是因为宫鹤的喜爱。若苏小雪仗着宫鹤的宠爱,说一些高宫鹤喜欢听的话,这件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也是有可能的。

    “因为我大学时期,所进修的课程,是有关于蔬菜培育的。若陵浩能够让宫氏集团实施这个项目,我便能够在蔬菜业这一块,有大施拳脚的地方。免得大家都说我一无是处。只会吃宫家的,喝宫家的,而一分力都不出。”苏小雪将心中的话,如实的说出来。

    这真的是她的心里话,宫氏集团若发展这个项目,就如同在替她实现梦想一样。

    沈丽娟听苏小雪这样说,脸上表露出无尽的尴尬,因为她平日里,总是对苏小雪说这些,现在苏小雪突然说出来,就好像在故意说给她听似的。

    “你说你大学时期,是专门进修蔬菜培育课程的?”宫鹤有点惊讶,走到苏小雪的身边,温柔的询问。

    “是……是的。”她不知道为何宫鹤会如此的神色,难道是他看出来她是故意在替宫陵浩开脱吗?

    宫鹤的脸上突然带着想要掩饰,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笑意,从而将目光从苏小雪的脸上,转移到宫陵浩的脸上。

    “这难道真的是天意?”宫鹤站在苏小雪的面前,却是在对宫陵浩说话。

    天意?什么意思?苏小雪越听越糊涂。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宫鹤转身向众人说道。

    “爷爷,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宫陵伟从宫鹤的话中,听出了宫鹤不追究此事的意思。“宫陵浩违背了当初的条件,难道他还有资格竞争总裁之位?他这样,你难道不应该马上将他从副总裁的位置上撤下来吗?”

    “最近宫氏集团的业绩,是越来越往下滑,若不弄出一个新项目来,公司是没办法正常经营的。新型有机蔬菜这个项目,确实是一个好项目。若之前时机就成熟了,我也不会等到现在。”宫鹤说道。

    “那么爷爷的意思是,宫陵浩这样做,不仅是没有错,还有功了?”宫陵伟掩饰不住心中的气愤。

    他就知道在宫鹤的心中,他什么都比不上宫陵浩,不管宫陵浩做什么,在宫鹤的眼中,宫陵浩都是对的。而不管他做什么,在宫鹤的眼中,那也都是错的。

    偏袒,从一开始就对宫陵浩格外的偏袒。什么三年内娶妻生子,才能够继承宫氏集团的总裁,随之实施新型有机蔬菜那个项目。一切都只不过是宫鹤的一句话,就可以将任何事情不作数。

    “既然宫氏集团的业绩那么不好,而宫陵浩还擅自挪用公司的资金七千万,这又算是什么?”马休宁赶紧帮衬着自己的老公。

    “这件事情,是有点不妥。”宫鹤说完,陷入了沉思之中。宫陵伟毕竟也是他的亲孙子,更重要的是,宫陵伟从小父母就双亡,他的心中有自卑,争强好胜也因此而来。他若不给他一个说法,怎么也说不过去。“买会昌林园地皮的七千万,算是宫氏集团现在借给陵浩的。一年之内,他必需还清。并且还要让这个项目步入正轨,而其中所花费的费用,不得再从宫氏集团里面支取一分一毫。”

    “爸,七千万啊,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个项目都还没有开始,之后的业绩到底如何,谁会知道呀?你还让陵浩在一年之内,还清七千万,并且一分钱都不能再支取,那怎么行啊?”沈丽娟十分的担心。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既然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实施这个项目,就必需得有百分之百的成功把握。否则的话,他便没有资格在竞争总裁之位。”宫鹤冷冷的说道。

    “我想在这里问爷爷要一句话,如果一年之内,宫陵浩无法还清七千万,并且还搞砸了这个项目呢?”宫陵伟质问宫鹤。

    “到时候不用等到你和休宁的孩子出生,我就直接对外宣布,你是宫氏集团的执行总裁。”相信这个答复,一定会封住宫陵伟夫妻的嘴巴。“宫叔,让张妈准备开饭吧。”

    “是,太老爷。”

    一场紧张的家庭风波,暂时先这样平息下来。

    午餐过后,宫陵浩便与莫岩和吴娜离开了宫家,至始至终,宫陵浩都未对苏小雪说过一句话。

    她不希望这样的结果,即使他不感激她替他顶罪,哪怕是质问她一句,她的心中也会舒服一点。

    因为她不知道,她告诉鲍汉源宫氏集团的最近的动向,到底有没有妨碍到宫陵浩。

    “想什么,那么入神?把我的花都快浇死了。”

    苏小雪耳边传来了宫鹤的声音。

    苏小雪看着自己手中拿着的浇花桶,已经将花盆里面,整个都给浇满了水。

    “爷爷……”苏小雪赶紧放下手中的浇花桶,并将花盆里面的水倒些出来。“爷爷不是喜欢午休吗?您刚下飞机,不好好休息一下,身体如何能受得了?”

    她知道宫鹤有一个习惯,就是午餐过后,都会美美的睡上一觉。这会儿宫陵浩和宫陵伟夫妻都离开了宫家,正是清静的时候,睡觉刚好。

    “你怎么不跟着陵浩一起去公司?”宫鹤对于苏小雪的话,答非所问。

    “公司里面有莫岩和吴娜就好,我去担心会帮了倒忙。”她自认为,好像自己做了宫陵浩的秘书,便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帮到过他。她比起莫岩和吴娜,真的差得太远太远了。

    “哦。”宫鹤只是轻声的从喉咙中挤出一个字,而后拿起地上的浇花桶,替苏小雪把旁边未浇水的花浇上。

    “爷爷……”苏小雪心中有着太多太多的疑虑,不吐不快。“为什么整个宫家的人,对于那个新型有机蔬菜的项目,做出的反应会那么大啊?他们所说的……那个三年前您给陵伟和陵浩订下的条件,又是怎么回事?”

    “你大学时期所进修的课程,真的是蔬菜培育行业?”宫鹤没有回答苏小雪的话,反而询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