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 偷偷私会情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9本章字数:2007字

    “少奶奶,你还是不要去了。”莫岩将苏小雪拦了下来。“你去只会给少爷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我……莫岩,你是在怪我吗?刚才的事,那只是一个意外。”她能够的得出来,莫岩的言辞中,仿佛是在责备他,只是莫岩对于宫陵浩的尊敬,才会刻意对她说话委婉一些。

    “那现在这事呢?少奶奶觉得也是一个意外?”莫岩听苏小雪那样说,忍不住一声质问。

    “我……我不明白你话中的意思?好像……这是我造成的一样。”她无法受得了莫岩这般的质问。

    “难道不是吗?”莫岩为宫陵浩抱不平,只是他也不明白,为何宫陵浩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苏小雪既往不咎。

    “你今天说话阴阳怪气的。你如果对我有什么不满,大可以直说。如果真的是我错了,我会向你马上道歉。如果不是我的错,打死我也不会承认的。”

    “少奶奶不必向我道歉,即使要道歉,那也应该是对少爷。我想试问少奶奶你嫁给少爷这么久以来,对于少爷何曾有过信任?又何曾对他有过帮助?又有哪一次没有给少爷添乱的呢?”

    苏小雪嘟着粉嫩的嘴唇,满肚子的委屈。

    之前莫岩对她说话不是这样的,为何今日会突然变了呢?她到底哪里得罪他了?

    “你说得没错,我是一个小心眼的女人,对于宫陵浩我总是误会他,也从来没有帮到过他什么。可是我若对他,让我的误会,没有一点感觉的话,我就不会难过,不会心痛了。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做到对他没有任何感觉。可是……我办不到。”她的声音显得有些哽咽,更恨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现在宫陵浩的一个神色,一个举动,都完全可以牵动她的心。

    “少奶奶说这话,未免有些太冠冕堂皇了吧?”莫岩不愿意被苏小雪表面的假象所欺骗。“你话中的意思,是对少爷用心用意,可是你背着少爷,却偷偷私会鲍汉源。这些话少爷不愿意向你说,但我却看不下去了。”

    莫岩就不明白,为什么宫陵浩会对苏小雪百般的忍受。苏小雪总是误会他,他完全没有顾及她感受的必要。

    “我……”苏小雪的眼神突然游走,莫岩的这句话,将她的头头是道,整个都给磨灭了。

    莫岩丢下苏小雪一个人在工地上伤神,其他的话,也不愿意再跟她多说。

    他们知道了她去咖啡厅见鲍汉源的事,那么,他们一定是误会了她。

    她什么都没有告诉鲍汉源,只说了一下宫氏集团接下来,有意特别的向蔬菜行业发展而已。对于这个会昌林园的买卖,别说是她告诉鲍汉源了,就是连同她自己,也是媒体报出新闻之后,她才知晓的呀。

    突然间,苏小雪第一次有了被人误会,而有口难开的窘迫感。

    她一次又一次的误会宫陵浩,宫陵浩最后却只跟她说过一句话。‘你若相信我,我不解释,你也会相信,你若不相信我,就算我说再多也无益。’现在她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宫陵浩被监管局的人,带去做了一个笔录。在说明情况之后,便被放了出来。

    苏小雪没脸再见宫陵浩,只好先回家等他。刚到宫家门口的苏小雪,便遇到了来宫家的马休宁。

    “小雪……”马休宁从车上下来,第一次热情的呼唤苏小雪。

    此时此刻的苏小雪,完全没有心思跟任何人说话。拖着沉重的脚步,一味的朝宫家走去。

    “小雪……我在叫你呢?你怎么不回答呀。”马休宁手中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看来她又去逛街了吧。

    “有事吗?”她看着马休宁,有气无力的回答。

    “没……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要和你聊聊天。”说着,她便伸出手去,拉着苏小雪的手,示意她们去外面坐坐。苏小雪的目光下意识的看着马休宁拉着她的手。“今天我们家陵伟心情好,让我去逛街了。这些东西,都是他给我钱买的。”

    也许是担心苏小雪觉得她没有那么大的经济能力,买那么多的名牌,所以才会特意解释一句。

    “我有点不太舒服,想回去躺一会儿。”

    “别呀,今天的阳光那么好,是秋日难得一见的。我知道一家新开的西餐店,里面的东西特别好吃。我请你。”

    马休宁执意拉着苏小雪上她的车,无奈之下,她只好顺从她的意思。

    西餐名店。

    苏小雪望着这里的环境,特别的有情调,特别的优雅舒心。里面的摆设也是属于西方的那种格调。

    这确实是一家新开张的西餐店。苏小雪坐在椅子上,突然间想起了宫鹤之前所说过的那句话。

    马休宁是一个不适合上班的女人,因为她每日的必要功课就是,去哪家名牌店买衣服,裙子与包包,哪家新开张的好吃店,具有独特的风味。

    “两份黑焦牛排,谢谢。外加两杯橙汁。”马休宁是主,苏小雪是客,便为苏小雪直接点了一份。“我这点你觉得可好?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东西。”

    “客随主便。”苏小雪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个上面,所以也不愿意多说话。

    “你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泥土呀?”马休宁早就想问苏小雪了,只是刚才急于把苏小雪带出来,所以才没有机会。

    “哦,摔了一跤。”她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残留着之前在工地上的泥土。泥土已经干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擦拭掉。

    “怎么那么不小心呢?我刚买了一条新款的裙子,我送给你,你去洗手间换上吧。”说着,她便将买裙子的包包拿起来,推到苏小雪的身边。

    “不用了。”马休宁的举动让她有些意外。因为这个女人,是把钱和物都看得特别重的。

    “你不用跟我客气,我以前对你的态度不太好,这个就当是我向你赔礼道歉的。”

    “真的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