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5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59本章字数:2026字

    只见在宫陵浩与陆欣沫游泳的背景中,有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个男人是苏正达,而在苏正达的手中,还拿着一部相机在拍摄某物。

    “这人我不认识。”宫陵伟下意识的将照片放回去,并赶紧说道。

    “我又没有让你认上面的人,你又怎么会突然说出这一番话来?”宫陵浩本不想跟宫陵伟联系在一块的,毕竟他是他的弟弟。可是现在看来,他想不跟宫陵伟联系在一起都难了。“宫陵伟你的眼神真好,那么模糊又小的一个背景人物,你都可以看到。”

    “我……我又不是瞎子,又怎么会看不见呢?”宫陵伟的脸色大变,自己的反应,跟不打自招有什么两样呢?

    宫陵浩盯着五彩灯光下的宫陵伟,若不是他替苏小雪修那个相机,可能这一辈子,他都不会知道,背后谋划的人,居然是他的亲弟弟。

    苏小雪那个小女人,跟一个马大哈也没有什么两样。在拍照的时候,居然都没有发现,自己镜头下面还不止宫陵浩和陆欣沫两人。

    也许是因为小女人嫉妒陆欣沫与宫陵浩如此亲密,所以才会连自己的父亲,在背后偷偷/拍他们都不知道。

    宫陵伟为了自己,居然完全不顾整个宫氏集团的利益与名义。

    “哦……这……”宫陵伟突然做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这不是苏小雪的父亲苏正达吗?”他故意盯着宫陵浩。“我知道了,原来上一次让宫氏集团名义大损的人,是你那个刁蛮不讲理的老婆啊?好你个宫陵浩,还当作爷爷的面,将所有的事情,推脱得一干二净。”

    宫陵浩的目光,在带着彩色的光线下,显得特别的冷。

    “宫总监,你自己做的事情,非得我们明说吗?恶人先告状,你也做得出来。”莫岩无法忍受,宫陵伟这般的说宫陵浩,才会忍不住替宫陵浩反驳。

    “……”宫陵浩始终没有说话,可此时此刻在他的嘴唇边,却多了一条绝美的弧度,导致他的脸上呈现出一个令人畏惧的冷酷笑意。

    “你……你为何这般表情?”宫陵伟对于宫陵浩的笑意,难免会有些害怕。

    他虽然表面镇定自若,可自己心中却在发虚,他欺骗得了别人,却怎么也欺骗不了自己的心。

    “宫家怎么会有你这等愚蠢之辈?”宫陵浩冷冷的说。

    就算宫陵伟再想当上宫氏集团的总裁,霸占整个宫家的财产,他也不应该合着外人,让宫氏集团的名誉受损呀。

    “宫陵浩。”宫陵伟气愤的站起身来,为了掩饰心中的不适,还朝宫陵浩大声的吼道:“即使我应该叫你一声哥哥,可你毕竟只比我大几天而已。你怎么可以侮辱人?”

    宫陵浩冷酷的眸子,久久盯着手中杯子里面的红色液体。

    他骂他已经算是对他很客气了。

    “这件事情,算是已经过去了。”宫陵浩半晌才将冷酷的眸子,转移到宫陵伟的脸上。“让我跟你算算最近的事情。”

    宫陵伟见宫陵浩的话已经松动,想必他也不敢把他怎么样。这才又坐了下来。

    “我宫陵伟向来做事正大光明,你有什么事情,就一次性说完。我可没时间跟你一直这样耗下去。”他故意抖动了一下身上的西装外套,一幅正人君子的模样。

    “这个月宫氏集团,还未给员工发薪水,同样也包括你吧?”宫陵浩冷冷的质问,眉宇间呈现出令人无法回绝他问题的阴狠。

    “这是财务部的事,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宫陵伟不知道宫陵浩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马休宁最近逛街的地方,越来越上档次了。那条价值不菲的钻石项链,你觉得应该估价多少呢?”

    “女人的东西,我不在行。”宫陵伟的话,开始有意回避。

    宫陵伟在家中,多次对马休宁说,让她不要那么的张扬,尽量少去逛街,可她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还是逃不过宫陵浩的眼睛,被宫陵浩给盯上了吧。

    “那就奇怪了。你最近老不在公司,马休宁却去公司里面特别的勤。你说她是去找你呢?还是想在宫氏集团里面谋个职务?”宫陵浩用手支撑着脑袋,修长的食指,下意识的抚着自己的眉头。“前不久,她连宫氏集团的总监办公室,与副总裁办公室都分不清了。你觉得她去副总裁办公室,又是去干嘛呢?”

    “我……我怎么知道。”宫陵伟显得有些烦躁,抓起桌子上面的酒杯,一口将里面的酒饮尽。

    宫陵伟虽然想要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可听到宫陵浩的话,却怎么也忍受不下来。

    宫陵浩的话,很明显就是在示意马休宁去宫氏集团副总裁办公室,而后偷走会昌林园地契和买卖合同的事。

    “苏小强给了你多少钱,而让你连自己家的公司都愿意出卖?”宫陵浩不在轻言细语的对宫陵伟说话,而是冷酷中带着点怒吼。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你的意思。”宫陵伟将脸转向另一边,只要不看到宫陵浩那双冷酷的眼睛,他的心中就不会那么的害怕。

    “好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嘴硬。”看来他是不进棺材不掉泪。“马休宁偷走会昌林园地契,还有买卖合同给你,你与苏小强合作,让我没办法实施新型有机蔬菜培育工厂那个项目。他给了你们多少钱?”

    “什么地契?什么合同?你是不是当副总裁当上瘾了?以为这里是公司吗?用那种口吻来质问我?”宫陵伟心中盘算着,宫陵浩一定只是怀疑,并没有证据,否则依宫陵浩的脾气,他是绝对不会有那个闲功夫,在这里跟他磨叽的。“还是说,你的想像力太丰富了?这件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媒体所了解的,比我知道的远远要多啊。”

    “宫总监,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吗?”莫岩看到宫陵伟那理直气壮的模样,想想就觉得恶心。就没见过他这么不要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