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遗体化妆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4本章字数:3096字

    夜色渐深。偌大的地铁月台,除了寥寥几个行人,只有阵阵冷寒的气息久久不散。

    风起,风停;风再起,风又停。

    车厢里,一如月台的空荡。车门上,不知道贴了一张哪位明星的海报,冷艳而夸张的造型,嘴唇上的赤红让人胆战心惊。

    一位卷发披肩,皮裤裹身,T恤的V领尺寸开到无限深沟的妖娆女子,从另一节车厢走了过来。这女子看起来跟一般乘客不同,眼线高高扬起,目光四处游离,感觉就像一只正在寻找猎物的狐狸。

    突然,女子眼神一亮,目光落在了靠近这节车门的那排位置上,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外貌清秀的男子,安静地坐在那里,手中拿着一本翦伯赞的《中国史纲要》看得入神。 

    见到旁边还有空位置,女子腰肢一摆,媚笑着坐了过去。

    “哟,帅哥,一个人呢?”

    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却明显没有搭话的心思,微微一笑,算是给个回答。

    女子心中顿时一阵气恼:就不信了,难道我的魅力还比不过这本历史书?

    眼波流转间,女子突然留意到,男人的另一只手,正搭着一直黑色的皮质化妆箱,脸上的笑容更是甜腻了:

    “呦,帅哥,没看出来你是化妆师啊?”

    “现在好少见到现在像你这么年轻帅气的男性化妆师呢……”

    “你在哪一家做啊?有没有名片,哪天我带些姐妹去给你捧场啊。”

    “……”

    一长串的问题像机关枪一样扫射不停。

    男子轻轻合上书本,挂着礼节性的微笑,说道:“小姐,我是做化妆师行当的,但是,给我捧场的人,身份都会比较特殊。”

    一张名片,如风一般插落在女子的指缝间。

    女子轻咬嘴唇,冲男人抛出一个无比熟练的媚眼,心里念到:不枉老娘这么费力,终于还是有反应了!转而将目光往名片上落去。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女子顿时神色大变,手指触电般哆嗦了一下。名片从指间滑出,幽幽飘落在地上。

    只见名片朝上的一面,黑底白字:

    “姓名:白起;职业:遗体化妆师。”

    ……

    青山殡仪馆。

    这应该算是WG市最大的一家殡仪馆了。

    青山殡仪馆地处WG市郊,毗邻青山陵园。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人因为不同的原因,长眠于此,静默无言。通常能形成强烈反差的,都是后人撕心裂肺的悲恸声。

    沉重、沉痛。这似乎是这里常年不变的主旋律。

    某日,殡仪馆办公区域。

    一阵急促的奔跑声响起,随之,白起办公室的大门被大力推开:

    “白哥白哥,快点,快点下去,来生意了!”

    白起抬头,没好气的叹道:“华子,我说过很多次了,遇到事情你能不能淡定一点?我这办公室的门已经被你摧残成老爷门了,再折腾一定让你换新的!”

    “额……不好意思白哥,下次不会了,不会了。”潘华连连摆手作敬礼状。

    白起站起身,拍了拍白褂上的褶子,笑骂道:“别跟我装可怜,下次定不轻饶!走吧!”

    白起的办公室就在青山殡仪馆的六楼,没有乘电梯,慢慢走下来也就两三分钟。而就在这短短的两三分钟里,殡仪馆门前已经热闹翻天了。

    殡仪馆的正门外,是一个很大的停车场。两分钟前还几乎全是空位,现在居然已经被车塞满!殡仪馆的大门前,也被闻风而来看热闹的人挤得满满当当。

    在场的人不是没见过好车,但是当足足四五十辆奔驰S350出现在面前,晃眼的一片黑色还是不大不小地引发了一场震撼。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大人物?人言人语,一时间热闹无比

    “这架势,这场面,还真是有些壮观!华子,你怎么看?”白起插身在人群中,扭头问道。

    华子,原名潘华。一直说自己的祖先是潘安,自己也遗传到百分之八九十风采的潘华,此刻眼神里透露出一股热切的神采,言语中隐隐也有着幸灾乐祸的意思:

    “谁知道呢,看这样子,应该是很有权势的人物吧?不过上帝很公平,风水轮转啊,再有权势又如何?最后不还是一堆骨灰!”

    正说着,就见这车群中靠前的一辆车上,最先走出一位身高一米八的黑衣壮汉。仿佛起了连锁反应,四十多台车陆续车门全开,近百位黑衣大汉走下车来。

    这群人就像受过职业训练一样,步伐整齐划一,肃穆的脸上隐隐透着萧杀的气息。白起看到此一幕,不禁摇头轻声喟叹:“这群人,倒是训练有素,可是个个手沾人血,不是善类啊。”

    只是声音说得极小,就连站在他旁边的潘华都没听到。

    潘华此刻正兴奋呢:“我靠,黑社会啊!铁哥和靓虎,不知道是哪一家的?这么多人,真的是壮观!不会是他们两位亲自来我们这了吧?”

    “什么黑社会、铁哥靓虎的?”白起被潘华的话勾起了兴趣,好奇问道,“华子,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可对于这个问题,潘华疑惑异常:“白哥,不是吧?你第一天来WG?铁哥啊!靓虎啊!WG黑道的铁帮和虎帮的大龙头!铁帮和虎帮知道么?别、别告诉我这你也没听说过?”

    看着白起一脸无知的样子,潘华真心服了:“白哥,我怕了你,如果不是知道你从小跟馆长一起生活在市里,我真怀疑你是不是WG人!铁帮和虎帮是WG黑道上的两方巨头,分别占据WG的黑道半壁江山!这么说该明白了吧?”

    “哦,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白起点点头。印象当中,好像是这么回事。

    “兄弟们,清场,送铁哥上路!”那个带头走下车,看似黑衣人中领头者的中年男人挥手喝道,悲壮的声音传出好远。

    “脸上一条这么长的蜈蚣疤?啊……天哪,这是铁帮的刀哥!铁帮的二龙头!送铁哥上路?难道是铁哥死了?”潘华满脸的震撼。

    “铁哥?华子,你说的这个铁哥,很厉害?”白起无知地追问道。

    “何止是厉害!白哥你知道么,三年前在WG几乎还没有铁帮这个说法,就是铁哥带着刀哥两个人,白手起家,一路吞并闲散的帮派,只用了短短三年,就成为了能够力抗WG第一帮派虎帮的强大势力!而且铁哥人脉广,重义气,就在整个HN省,都是有影响力的!据说铁哥手下的兄弟从不触及毒品行当,也严禁随意犯事,说是黑帮,有时却做的是警察该做却做不了的事情,在WG百姓当中一向口碑极好!如果真的是……那真可惜了,可惜了……”

    白起随着潘华的话缓缓点头。如果真如潘华口中所说,这铁帮,还真可算得上一个不错的社团。

    突然,白起面带严肃地望向潘华:

    “华子,听你说到这,我心里有个很大的疑问。”

    “什么疑问?”

    “我怀疑你是混进我们殡仪馆的黑帮间谍!要不然,你怎么对黑道的事情如此熟悉?哈哈!”

    华子嘿嘿一笑:“实话说,我倒还真想进铁帮,可惜人家看不上,嫌我身板太弱。”

    正说着,黑衣大汉们已经鱼贯插入人群,强有力地在人群当中开出一条十米左右的大道。

    远处,一辆由加长白色宾利改装而成的灵车缓缓驰入。

    车身上,铺满了青松叶;青松叶之上,朵朵白花缀得人心情低沉。

    “天呐,真的是铁哥!”

    看到固定在车头的巨大遗像,被疏散的人群当中突然爆出了一声悲呼!

    就像一锅滚油中倒入了一瓢沸水,人群沸腾了!

    “真的是铁哥!怎么会是铁哥呢!”悲声……

    “铁哥!这不是真的!您帮过我呀,您是我的大恩人!我还没有报答您呀!”哭喊声……

    “铁雄,难得的汉子,唉,可惜了。”叹息声……

    遗像上的男人,看起来应该四十不到,眉浓如墨、头发寸立,面庞刚毅、神色冷峻。额头隐隐的皱纹仿佛在彰示着男人的沧桑过往,嘴角若隐若现的弧度,恰到好处地表现出铁血柔情的逸然。

    盯着这幅遗像,白起一下子进入了沉思:似曾相识!这个男人的面貌,好像在哪里见以自己过目不忘的本事,不应该不记得啊!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灵车的车门打开了,两位黑衣大汉护着一位十七八岁的美丽少女,顺着被分离出的通道,向殡仪馆大门缓步走来。

    少女一袭黑色素裙,胸口别着一朵雪白的胸花,双手捧着一张缩小的遗像相框,眉间的哀伤之色,人见尤怜。

    和遗像上男人近七成的相似度似乎说明着少女的身份。

    铁帮!帮主千金!

    眼前少女的出现,让白起眉心止不住地一阵刺痛,一段隐约的记忆飘入脑海。在这段记忆里,蓝天白云,一位身穿红衣的五六岁小女在草丛中嬉笑玩乐,翩翩如一只欢乐的蝴蝶,笑声清脆,又如深幽山涧中无忧的白灵。

    “雪菲?”

    一个陌生的称呼,在白起口中脱口而出。

    另一方,手捧遗像沉默前行的少女,突然扬起了脑袋朝向白起站立的地方,与白起遥相对望,原本呆滞的眼神中开始泛起了灵动的色彩!

    “白起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