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喜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2757字

    “什么?你想要带雪菲跟你一起生活?”肖林满是惊诧。白起的这个请求来得有点出乎意料。

    “是的。虽然我跟雪菲分开了近十年,但是在我心里,从来都将她当成我的亲妹妹。社团帮派的生活,不适合她这么单纯的女孩——如果我没看错,雪菲也是最近是知道她老爸是黑帮龙头吧?”白起的目光望向正孝服披身低头垂泪的铁雪菲,心头还是隐隐作疼。

    肖林吃惊地望着白起:“这你也、看得出来?”

    “雪菲跟铁老大走的时候,才六岁。六岁,正是一个孩子最容易受到外界特别是家庭环境影响和刺激的年龄,如果你们把你们铁帮的帮派生活带进了雪菲的世界,雪菲的眼神不会一如离开时一样纯净。”

    “有道理,铁哥当时也是这么说,所以我们很小就把雪菲安排到了别的城市生活。铁哥说,当年为了躲仇家追杀,耽误了雪菲六年亲情,加上雪菲妈妈又死得早,铁哥很害怕雪菲连父爱也缺失。所以在世的时候,虽然隔着两个城市,但铁哥每个星期都会抽一半时间去陪雪菲,所以雪菲跟他的感情特别好。要不是因为这次意外不得已让雪菲知道了铁哥的身份,我估计铁哥一辈子都不愿意让雪菲沾染上帮派的生活。”肖林唏嘘感叹道。

    “雪菲是个很单纯的孩子,铁老大不希望她碰触到帮派生活,我也一样,相信刀哥你也是这么想的吧?所以,我想在铁老大的灵前,正式地认雪菲作妹妹,带她跟我一起生活。你们铁帮可以保护她、关心她,但是一定不能干扰到她。”

    “这个——”肖林抓了抓脑袋,有些为难,“白兄弟,不是我不相信你,毕竟、毕竟雪菲也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据我所知,你是跟你爷爷一起生活,两个男人,带上雪菲,会不会不太方便?另外,你知道铁哥就留下雪菲这么一个心肝宝贝,而我们铁帮现在在WG还有一个很大的威胁,如果……你知道我说的意思吧?”

    “刀哥,作为雪菲的长辈,你的心思我能理解。请你放心,我白起只是把雪菲当亲妹妹,而且我也相信,我爷爷也会把她当亲孙女对待。另外,你说到的威胁,是虎帮靓虎他们吧?我很确定的是,至少一年的时间,他给不了我们麻烦。如果他真不开眼来惹事,我会让他后悔的。”白起平淡的声音似古井无波,但是高高在上的自信气势,却是让肖林暗暗心惊。

    肖林突然回想起之前白起拉自己时自己的无可抗拒,配合此时无意散发出的迫人气势,有种感觉特别明显:白起的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这年轻人,绝对着有和他年龄不相匹配的实力!

    但饶是如此,肖林还是有着自己的顾虑。认真地想了想,说到:“白兄弟,你说的很对,别让雪菲跟帮派生活有太多交集,应该是理想的选择。但是雪菲毕竟大了,这个选择,我们留给她自己,好么?”

    “这是自然!”白起伸手,郑重地握了握肖林满是老茧的大手。

    “大小姐,刀哥和白哥请你过去。”白起的神仙妙手,在知情人的眼中,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在其心目中的地位也是一路飙升,到了“哥”的位置!

    铁雪菲一抬头,才发现白起已经到了灵堂,正跟刀哥在一起聊着什么。匆忙抹了抹眼泪,站起身来迎了过去。

    “白起哥哥,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么?”白起笑道。

    “就知道逗我,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嘛!”铁雪菲此时眼泪未干,红晕的脸伴着娇嗔,显得别样的动人。

    “好了好了,雪菲,叫你过来,是有件事情要征求你的意见。”肖林抬手说道。

    “刀叔,爸爸这边的事情您拿主意就好了,不需要征求我的意见,我都听您的。”铁雪菲很是乖巧。

    “这件事情啊,还必须听你自己的。你的白起哥哥,希望接你去他家,和他一起,过正常人的生活——嗯,我说的是,不介入铁帮、不介入帮派间打打杀杀的生活,你愿意么?”肖林试探地问道。

    “和白起哥哥一起生活?”铁雪菲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红晕更甚,却是一时间低头沉默了。

    许久,铁雪菲抬起头,诺诺地问道:“刀叔,那如果我哪天想爸爸了,想你了,我能回来看你们吗?”

    肖林,一位铁铮铮的硬汉子,在听到这句话时,突然间眼眶就红了,豆大的泪珠在眼眶中来回打转。

    “傻孩子!你只要记得,刀叔,永远是你的刀叔,在铁帮,你永远是大小姐!想回来,随时都可以!”

    听着肖林慈爱的声音,铁雪菲再也控制不住,扑在肖林怀里,再次放声大哭起来,而肖林,则紧紧地抱住铁雪菲,任眼角欣慰的眼泪,突突垂落。

    这一幕,却让灵堂里注视到这一幕的人们大跌眼镜:这是什么情况?号称流血不流泪的铁帮刀哥,居然哭了?

    铁雄巨大的遗像前。

    白起再次点起三支香,不过这一次,是和铁雪菲一起,并肩而立。

    “铁叔,今天在你的灵前,我白起郑重起誓,我会将你的女儿,铁雪菲,当成自己的亲妹妹看待,关心她、呵护她、包容她,以后的路,有风雪,我替她挡,有荆棘,我为她劈,不让她受伤,不让她流泪,一定让她开开心心地生活下去!铁叔,这是我的承诺,也愿你英灵走好!”

    供香烟雾交织,仿佛勾勒出铁雄欣慰含笑的脸。而白起身畔的铁雪菲,此时赫然已经收起了眼泪,重重地点了点头,看起来仿佛一下子成熟了不少。

    “妹妹!”

    “哥哥!”

    “刀哥,刀哥!哈哈,喜事!”就在此时,一个铁帮的黑衣汉子大笑着跑了进来!

    肖林一步迎上去,朝着汉子当胸就是一拳:“陈志,你脑袋发热了吧?在铁哥的灵堂里你大呼小叫什么!喜事,何来之喜!”

    被唤作陈志的大汉胸口吃痛,却依然抑制不住喜色,附到肖林耳边轻声说道些什么。之间肖林眉宇间的怒气越散越开,最后居然也哈哈大笑起来:“喜事,果然是天大的喜事!”

    相比起铁帮的喜笑颜开,此时的虎帮,却是阴云惨淡。

    刚才WG市人民医院接到电话,出动了近十台救护车,终于是将近三十人的受伤队伍接回了医院。

    据到现场的医护人员说道,那场面,那叫一个不堪入目!

    二十多人,几乎肋骨尽断!另外更有一个奇葩,居然不知怎的,全身上下出了脑袋之外,筋脉拉扯骨头尽数移位,就连现场唯一有知觉、也就是打电话到医院求救的那位仁兄,也是四肢筋脉尽断,气息微弱!鲜血、腥臭、凄惨!这就是对案发现场的最真实写照!

    面对这些人,人民医院的内外科医生几乎全部出动了。接电话的那位护士更是想一巴掌拍死自己:接什么电话呀!这群人,几乎都已经是半只脚跨进了阎罗府!最让人崩溃的是,这里面还有WG最大黑帮之一——虎帮的帮主!一个处理不好,对于医院来讲无疑是对上了一个巨大的定时炸弹!

    半小时后,在WG近郊的一栋独体别墅内。

    “你说什么!二十多个人,加上靓儿和廖正良廖大师,全部重伤?下手的就一个人?!——给我滚!”

    巨大的咆哮声,宣示着声音主人现在无匹的愤怒。

    别墅内,一位面容矍铄的银发老者,正双目怒瞪气势汹汹!另一精壮的青年,正面带惧色朝门外跑去。

    “回来!”

    刚跑到门口的精壮青年,兢兢战战地又折了回来。

    “你刚才说什么?廖正良告诉你,伤到少爷的,是分筋、错骨手?”

    “廖大师是这么讲的没错。”

    “你下去吧。”

    随着房门的关闭,老者神情恍惚,重重地坐在了凳子上:“分筋错骨手、分筋错骨手,天哪,这不是传说中地残门的绝学么?地残门这个超级大派,怎么会出现在了WG这个小破地方!这个兔崽子,到底是招惹谁了!!”

    许久。

    “备车,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