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居然是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2742字

    程长青让司机张胜开着车,一路随行赶来的救护车到了WG市人民医院,目送着受伤的少年被送进急诊室,才舒了口气。

    “程老,您说刚才那个用针救人的青年,真的如此厉害?听您的描述,他应该也就是个二十三四岁的孩子而已呀。”张胜不解的问道。

    “老张啊,跟了我二十多年,你觉得我会是一个夸大其词的人么?他确实只是个孩子,但是这个孩子真不能简单用‘厉害’二字来形容,我看不透、看不懂啊。”程长青长叹一口气,“唉,可惜啊,最后还是没能亲自见他一面,如果能当面向他讨教一番,那就太幸运了!”

    边说着,眼中满是浓浓的遗憾之色。

    摇头晃脑叹息好一阵,程长青才回过神,对张胜说道:“老张,我们走,去会会这WG人民医院的院长。”

    当安保人员的电话打到院长办公室的时候,国字脸,肚子圆圆彰显福相的院长周家健,正关着门,和秘书梁艳玩着“两只小蜜蜂”的低级游戏。

    “又找我什么事?”接到保安的电话,周家健的语气里明显的不耐烦。

    “周、周院长,有人找你。”保安听出周家健的语气不善,说话明显有些不利索。

    “小邓啊,不是我说你,你也不是第一天出来工作了,我的事情很多,不要阿猫阿狗的想见我就都给我打电话,这些事情先通知我的秘书,她会替我安排会面时间的。”

    周家健官腔十足,让保安小邓心里一阵恶心:还先通知你秘书?除了你老婆,医院里谁不知道上班时间要找秘书都可以直接去你房间找?

    虽然是如此想,小邓还是耐着性子:“不好意思周院长,来找你的人是位老人家,好像叫什么程长青来着……”

    “噗通——”周家健闻言直接从老板椅上跌了下来,重新抓紧手机,生怕听错了,“你再说一遍,谁找我?”

    “他说,他叫程长青。”

    ……

    不到两分钟,周家健伴着一路小跑,微微气喘地出现在了医院的保安室。紧随在他身后的,还有两位副院长和一众医院领导。

    “程老,真的是您啊!哎呀,大驾光临简直蓬荜生辉!程老,您说您这次亲自来我们WG,怎么也没有人提前跟我们说一声,未能迎接,太失礼,太失礼了!”周家健歉意连连道。

    “没事没事,我糟老头子一个,有什么好迎接的。你看你们这大张旗鼓的,老头子都感觉受之有愧!你们医院,不错,前段时间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这次来,可是来取经学习的,可不要藏私啊!”程长青半开玩笑道。

    “哪里哪里,还得请程老多多指教……”受到杏林泰斗如此高的评价,医院这一众领导们是乐的喜笑颜开满面红光,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听说上次的错位手术是我的老朋友顾青立亲手*刀的?他人呢?带我去见见!”程长青问道。

    这可让周家健面露难色了。

    “程老,顾老已经不在这里上班很多年了,您,不知道?”

    程长青闻言疑惑道:“不在这里上班很多年了?那他现在在哪家医院上班?”

    “哪家医院也不在,顾老他现在是WG青山殡仪馆的馆长,上次只是临时过来帮忙而已。”一位副院长接话道。

    “青山殡仪馆?”程长青皱起眉头问道,“他怎么会屈就那种地方?”

    “程老,您是顾老的老朋友,应该知道,顾老呀,太重感情!”周家健侃侃道,“自从十二年前顾老的妻子陈莹女士患乳腺癌去世以后啊,顾老便从我们医院提前退了,说平常当医生工作太忙,都没时间陪妻子,也没来得及要孩子,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还不如好好在家里陪妻子解解闷。后来,顾老也还真的去孤儿院领了一个孤儿回来当孙子,陪着他一起生活。再后来,市里要建一个示范性的殡仪馆,顾老自告奋勇,我们也帮他联名举荐了一下,所以他也就成了青山殡仪馆的第一任馆长。”

    说到这,周家健看了看手表:“程老,现在快六点了,不这样,咱们先一起吃顿便饭,我做东,咱们边吃边聊,等到明天,我陪您一起去看顾老好么?”

    “明天?那可有点晚了,周院长,你知道顾老他住哪里么?方不方便带我直接去他家?”

    夕阳西下。蓝湾家园靠近东大门的那栋单元楼下,一辆小车上躬身走出俩人。夕阳斜照,拉出两道修长的影子。

    “程老,从这里上三楼,便是顾老的家了。我陪你上去吧。”周家健笑意盈盈地指示道。

    就在这时。

    “大橙(程)子?”

    一个数十年没再听到过的称谓,突然从身后远远地飘过来。程长青满脸惊喜地转身,正看见不远处顾青立在兴奋的朝他招手。

    “老骨(顾)头!”

    程长青大声的呼喊,同样充满着无限的情感和回忆。

    “哈哈哈……”都是年逾七十的老人家,却如同年轻人一般狠狠熊抱在了一起,两张堆满皱纹的脸菊花盛开。

    周家健和张胜站在一旁,都想笑,却又不得不死死憋着,生怕打破着无限美好的重逢一幕!

    “你老家伙,十几年了,一点没变样啊!你现在可是风光无限、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特殊专家,也不知道见你一面多难?可想死我了!”顾青立感慨道。

    “你是想我死吧!”程长青开玩笑道,“什么专家不专家的,你才是大大的专家呢,我在省里都听说了,WG外科第一把刀,最近还完一个堪称奇迹的手术,厉害啊!大骨头,我这次可是专程来学习的!”

    听程长青提起上次的手术,顾长青脸上也是渐露得色。能完成上次那种几乎非人般的病症手术,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这个倒是没问题,我也不是个藏私的人。不过老程,咱们十几年没见,要不今晚就在我家,弄几个家常菜菜,咱们边吃边聊?”

    “光几个菜可不行,还得有酒啊。咱们老规矩照旧——”

    “不醉不归!”二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接下来的,又是一片爽朗的笑声。

    为了不打扰二位长辈的雅兴,周家健识趣地托言告辞了,而司机张胜,也被另外作了安排。而两位老人的聊天,却是一刻没停,边说着边往楼上走去。

    “老顾,听说你还领养了一个孙子?”程长青问道。

    “哈哈,老程,你的消息落伍了,我现在不单单只有个孙子,现在还多出了一个孙女,正在市二中念高二。一龙一凤,羡慕吧?”顾青立笑言道。

    “那真是不错。你孙女在二中念书?哎呀老顾,你是不知道,我今天下午刚好路过二中,你猜我看到了什么!”程长青突然回想起下午的那一幕,依然神情激动得忘乎所以,“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居然用出了传说中的针法‘玄龙百变’!”

    听到此,顾青立的心脏也忍不住重重一跳,正上楼梯的脚步都不由停了下来:“老程,你没开玩笑的吧?玄龙百变?!”

    顾青立和程长青年轻时不仅是医学院的同学,更是同寝室的哥们,而且平时二人共同的爱好就是喜欢琢磨古医书,因此对一些传说中的东西并不陌生。

    玄龙百变,可是中国传说中足以从阎王手中抢生意,为人吊气续命的神奇施针手段!

    “我才不跟你开玩笑!我想如果我没有老眼昏花的话,那一定是玄龙百变,而且是从一个年轻后生手上使的出来的!我亲眼看着他没用几分钟,就硬生生地救回了一个濒死的孩子!那手法,简直神乎其技!天下之大,卧虎藏龙啊!”程长青由衷感叹道。

    话说白起刚安抚好连续两天受到惊吓的铁雪菲,又以最快的速度摆弄出一桌的饭菜时,门铃响了。

    “爷爷,您老人家终于回来啦!快饿死我了!开餐开餐——”白起开门笑说道。

    “别贫了小子,今天有客人。”顾长青笑骂。

    而门外,就在程长青看到白起开门的那一霎,只感觉一种不太真实的晕眩涌上大脑。

    “居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