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转危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3310字

    华灯初上。

    少去了白天人山人海的壮观,夜晚的人民医院渐渐清冷下来。除了为数不多的医生护士在穿行外,几乎很难看见其他的身影。

    而这个时间段,也正是WG黄金夜生活的开始。虽然铁帮现任当家肖林正躺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不醒,但是铁帮名下众多场子还得开张,还有一众弟兄需要养家糊口,所以,白天几乎将走廊挤爆掉的铁帮众人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医院,只留下四个机灵的兄弟把守着重症病房,同时,也看护着他们心中的小公主:铁雪菲。

    此刻的铁雪菲,就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的休息凳上,耷着脑袋。心里过度的担忧与疲惫让她面色看起来格外憔悴,只穿着一件薄薄T恤的身影,在空空荡荡的走廊中显得分外孤零。

    “白哥。”

    “白哥。”

    白起笑着点头回应着铁帮兄弟们的招呼,拎了一个保温盒径直走了进来,在铁雪菲身边坐下。

    “雪菲啊,还在担心呢?”白起轻轻揽住铁雪菲的肩头,低声安慰道:“哥哥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很难过,但是你看,刀哥这些年,多少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来了不是?就连脸上被人留下那么长一道刀疤,都能平安无事,这次虽然严重了些,可是我们要坚信,刀哥这一次依然能够顺利地逢凶化吉!”

    “白起哥哥!”铁雪菲忍不住哽咽着一把抱住了白起,间或抽搐的身子抒发着内心极度的不平静。

    “乖,”白起温柔拍着铁雪菲的背,“哥哥陪着你呢。雪菲,你知道么,刀哥这辈子还没有孩子,但是在他心里啊,你可比亲女儿还要亲。所以我相信刀哥一会醒来啊,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一个漂漂亮亮、精神倍儿棒的雪菲,你说对么?来,哥哥给你炖了鸡汤,喝一点吧。”

    铁雪菲在白起的怀中重重地点头,双手,却将白起抱得更紧了。

    “傻丫头。”白起欣慰叹道,此时心里,也不住暗暗惦挂着躺在重症监护室内依旧昏迷不醒的肖林。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呢?

    不多时,便已到了例行检查的时间。看见值班医生龙涛远远走过来,铁雪菲赶忙放下手中鸡汤,迎了上去。

    “龙医生,能不能告诉我,叔叔他现在怎么样?好些了么?他还要多久才可以醒过来?”

    一系列的问话使得龙涛应接不暇。他愣愣的摸了摸脑袋,为难道:“铁小姐,我只是过来例行检查,还没进病房呢,具体什么情况还真不知道。不过,肖先生这一次伤的很重,虽然要庆幸,体内那么多碎骨都没有破坏性地损伤内脏,但是他的大脑皮层功能高度受损,现在正处于一种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一切意识活动,只有皮质下中枢在暂时维持自主呼吸运动和心跳。简单的说,这就是一种‘植物人’的状态。当然,我们也希望病人能够尽快地醒过来,可是具体什么时候,不好说,有可能是三天?也有可能是三个月?甚至三年或者更久……”

    龙涛后面还说着什么,铁雪菲已经完全听不到了,“植物人”三个字就像一道晴天霹雳,震得她好一阵天旋地转:“植物人”?这怎么可以?刀叔怎么可以变成植物人!

    见铁雪菲的精神状态几欲面临崩溃,白起迅步冲上去扶住了她,手指隐蔽地点中她背后的几个特殊位置,用古医术中刺穴的手法暂时调理着她的精神状态,笑说道:“雪菲,千万别激动,其实龙医生刚才说的,是最坏的一种状态。放心好了,我今天下午回去的时候特意问了程爷爷——你知道,他可是这方面的绝对专家!程爷爷说了,刀哥这种情况并没有到那么糟糕,只是因为伤势过重简单陷入了昏迷。再说了,人睡上一觉都需要十几个小时,何况是受了伤呢?咱们得给刀哥的苏醒多一些时间。另外,在刀哥醒来之前,你一定要好好的!不然等他醒了,你却垮了,这不是互相折磨么?”

    “简单的昏迷,你……”率直的龙医生刚想再解释些什么,却见白起眼神中厉色一闪,恍如实质般的凉意硬生生让他把想说的话变了个调。

    “你……你说的也有道理。”

    丢下这句话,龙涛转身头也不回地往病房走去。

    “听到了吧,医生都说刀哥会没事的。”白起将渐渐恢复平静的铁雪菲扶到凳子上坐下,叮嘱道,“雪菲,你在这等着,不要随便离开,我去一趟洗手间,马上回来。”

    转角,在铁雪菲和摄像头都看不见的位置,白起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捏出一个被叠成三角形的黄色小纸包,纵横交错却看不太清楚的篆字,隐约其上。

    “若是在大秦,我白起绝对不敢想见,自己居然能做出这东西。哪怕放在现在,估计——不能说估计,那一定是会被定义为伪科学了。”白起心里暗暗得意,“只可惜啊,以我现在的能力,最多让它维持五分钟而已,也不知道时间够不够。”

    几乎没有人会猜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黄色纸包,居然有着一个震烁天下的名字:隐身符!

    货真价实的隐身符!隐身符的神奇效果,可不是平常在电视中看的,那种被某岛国标榜甚高却只是简单视觉错觉的忍者隐身术!

    隐身符,真正的无声无形,无踪无影!

    白起一把捏紧手中的黄色纸包,心念一动,身形就这么看得见地从上到下隐匿在了空气中。

    重症监护室的门,悄无声息地开了一条小缝,然后很快又闭合了。

    值班医生龙涛穿着蓝色的无菌服,就站在肖林的病床边,扫视着各种仪器上的数据,并记录着最新的情况。突然感觉身边一阵凉风吹过,龙涛禁不住一缩脖子。

    “奇怪,隔着大门、‘消毒室’和‘除菌室’三层门禁,按理说这么密封的房间,不应该起风啊?嘢……真是邪门了!”

    而就在这时,只见病床上肖林的嘴角轻微翕张,脸上突然泛起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色彩。尤其喉咙的咕噜一声,这在寂静的病房显得特别刺耳。

    “咿?”龙涛惊讶地叫出声来,“怎么回事?动了?病人刚才居然动了一下?难道要醒来了吗?那些数据值……天哪,这才多久?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白起刚从转角走出来,便看见龙涛欣喜若狂地从重症监护室内奔跑而出。皮鞋和地板之间碰撞出难听的噪音,可龙涛一点都不避讳。

    “重症监护室的肖林,醒了,要醒了!”

    CS是HN的省会城市,也是著名的楚汉名城、山水洲城和快乐之城,更是享誉国内的娱乐之都。

    诚然,无论是电视里娱乐节目水准,或者生活中的娱乐项目质量,CS都绝对无愧于“娱乐之都”这个傲然的称号。

    省广电大厦正对面,有一座名为“天湘国际”的三十一层写字楼巍然矗立。这里,正是这座娱乐之都引领娱乐和时尚风潮的绝对大鳄之一,天明集团的总部。

    第三十一层,西角的一处办公室内。

    “小伟,你这办公室可是讲究的很哪!”沙发上,一位身穿深色唐装的中年男子赞叹道。看这样貌,赫然是被白起手下留情的故人之后:廖东来!

    “廖叔叔过奖了。不过不得不说,这间办公室的布局还真花了我不小的代价。你知道,天机门对于我们这种俗世凡尘中的风水布局,一向收费不菲。”

    “天机门?一谷二门中的天机门?”廖东来瞠目问道。

    “就是那个天机门。”坐北向南的办公椅上,这位身穿Brioni西服、清爽短发被打理得一丝不苟的青年边说着,边起身来到廖东来身边,“廖叔,你看到我办公桌上那盆红色的植物没有?”

    廖东来顺着青年的手势望去,偌大的办公桌上,一株形似兰花,却红得近乎玛瑙般晶莹璀璨的植物瞬间映入眼帘。

    “小伟,难道这是……”廖东来喃喃出声。

    “对!廖叔叔,这就是天机门的招财血兰!就这小东西,花了我近五千万呢。”青年人说及此,不住的得色。

    “哈哈,小伟就是小伟,不愧是天明集团的老总,有魄力!”廖东来大笑道,心里却是暗暗滴血:这个败家子,五千万买这么一株小东西,哪怕传说中招财血兰再能改风水吸财气,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啊!

    这位被唤作“小伟”的青年,正是这栋“天湘国际”的主人,天明集团的董事长:陈伟!

    “哪里哪里,哈哈……”陈伟笑着坐到廖东来旁边,“廖叔看着喜欢么?如果心仪,小侄我借花献佛,送给叔叔怎样?”

    “哈哈,小伟,你的这份意廖叔叔心领了,这五千万的宝贝,还是摆在你的桌子上有价值。”廖东来笑着推却道。

    陈伟也不纠于此,问道:“廖叔叔,这几天休息得还好么?正良哥那边我安排了最好的护理人员专门看护,恢复得挺好的。如果有需要,我可以随时安排车接你去看他。”

    “好,那就麻烦你了小伟。这两天叔叔在这边,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廖东来惭愧道,也忍不住的心有余惊:自从被那个白衣蒙面人封脉后,直到今天,自己才真正恢复到能够下床走动。这种骇人的实力,真是太可怕了!

    “哪儿的话呀,廖叔叔,廖氏和陈家自古来就不分彼此,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陈伟摆手道,“廖叔叔,你休息的这几天,WG那边可是动静不小,听说连那个神秘的A组都动起来了。”

    “A组?”廖东来疑惑道。

    “哦——对了,稍等。”陈伟起身从办公桌上取过一份文件,递与廖东来:“这是刚收到的A组资料,廖叔叔,你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