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应聘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0本章字数:3067字

    冷奕辰扫了一眼画册,以他商业的眼光判定,不难看出她设计很独特。不觉拿起画本,一页页认真的翻看,从草图到初稿、定稿、设定、上色,还附有成品的照片,一款用铂金及金质所打造的,经典、优雅、精致劳力士男表。这样的设计绝对凌驾与他公司旗下任何一位高级设计师,来不及细想,人影一闪,手中的画本猛地被抽回。

    原来舒若翾迷迷糊糊醒来,睡眼朦胧,顺着眼前的黑影看上去,画本,自己的画本,‘嗖’地站起来抽回自己的画本,夹在画本里的东西纷纷飘落。

    她一改往日的随意,警惕地看着来人,仔细一看是那张帅气俊逸的容貌,是房东冷奕辰。顿时消了怒气,咬着唇,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冷奕辰勾了勾嘴角,被她敢怒不敢言一脸纠结的样子逗乐了。也不解释只是屈膝蹲下替她捡散落一地的纸张。舒若翾回过神也蹲下来捡画稿。

    冷奕辰无意扫了一眼手中的A4纸,安盛的面试通知书和简历,本能的快速阅览,眼睛定格在工作经验,毕业两年,工作经验居然是空白,可画册上的设计却很有味道,角度拿捏精准,一点也不像初入社会的设计师,甚至比一些已经工作多年的设计师更有韵味,多种元素搭配恰当,多一分累赘,少一分俗气。难道不是她画的?

    舒若翾收好东西,客气地问:“冷先生吃过了吗?”

    冷奕辰这才想起今晚自己的失约,摇了摇头,“还没有。”

    “锅里还温着清汤,冷先生要喝吗?”舒若翾话中带着些许疏离,好像刚才紧张的气氛如同转瞬即逝的烟火一样。

    “好。”

    “那你稍等!”舒若翾将东西放好,进厨房开了火,清汤是晚上特意为他炖的。

    冷奕辰闻到香味也跟着进厨房,倒了一杯水,倚着门框看她在厨房熟练而又忙碌的身影,就好像妻子为了晚归的丈夫而忙碌,妻子?脑海里突然闪过的念头让冷奕辰诧异。

    这个女人总在轻易间给人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看似平凡却不简单,优雅随性却又触不可及,让人捉摸不透。她究竟是什么人?

    冷奕辰摇摇头摆脱这种奇怪的感觉,经过客厅时,舒若翾的作品还赫然放在茶几上,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厨房忙碌的她,上楼打电话给洛文曦:“喂。”

    洛文曦被他压榨了一天,一到家顾不上洗澡换衣服,沾床就睡,谁曾想某人决心要剥个削彻底。洛文曦一听是冷奕辰那冰冷的声音,埋怨着:“大哥,三更半夜打电话来做什么,不会是要本公子侍寝吧。”

    两人是发小,两家又是世交,洛文曦有气无力的开着玩笑。

    “替我查一个人。”

    “谁啊,这么不幸被我们冷少盯上,还这么急切的大半夜叫醒我。”

    冷奕辰早已经习惯他没脸没皮,没下线没节操。“舒若翾,两天前刚才英国回来,明早我就要知道答案。”

    还没等洛文曦回答,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断了,随后收到他的彩信,舒若翾、舒若翾?洛文曦原本半睡半醒的眼睛猛地得睁开,看着短信上的名字,单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女的,再看照片,冷奕辰大半夜打电话给自己居然是为了一个女人,这绝对是破天荒头一遭。

    想到这,洛文曦睡意全无,全身血液都在沸腾,打滚翻身起床,迅速打开电脑开始调查神秘人舒若翾。

    冷奕辰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一身休闲的居家服下楼,舒若翾刚好端着餐盘出来:“竹荪干贝味噌汤,一碗拌面,很晚了不适合吃太多。”说完自顾自上楼。

    冷奕辰望着面前的味增汤,轻尝味道,嘴角微微扬起,味道正好很清淡,合他的胃口。快速慰劳自己五脏六腑后也上楼。

    次日,冷奕辰照旧8点起来用完早点去上班。到了公司还不忘交代前台和秘书一句。

    踏进自己的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洛文曦就兴奋地拿着文件进来,将文件往他桌上一放,邀功道:“冷少,冷总,你猜猜我查到什么了?”

    冷奕辰翻着手中的合同,头也不抬丢了一句给他:“什么?”

    洛文曦一听,十分狗腿的问他:“你猜猜她是什么学校毕业的?”

    “英国皇家学院。”

    “咦你知道啊,那你知道还让我查!”

    冷奕辰抬头瞟了他一眼,用轻幽冰冷的声音说:“说、重、点!”

    “16岁被爱德格伯爵领养,现在24岁,单身,毕业于英国皇家学院,拥有珠宝设计和NBA双学位。在校期间已经获得不少奖项,曾经是学院的风云人物,在英国小有名气,不过奇怪的是毕业后就隐退了。你猜会不会是伯爵反对呢,听说英国贵族对子女要求很多。”

    这些消息倒让冷奕辰吃惊不小,不过细细想来能付得起那昂贵的租金、谈吐端方大雅,带着贵气,恐怕也只有这样的身份地位才能解释一切。

    “不过16岁之前的事无论如何都查不到,好像她是凭空冒出来一样。据知情人透露爱德格伯爵和伯爵夫人对这个养女十分宠爱。”

    冷奕辰仔细翻看了文档,一个人到世间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查不到必定是有人刻意抹去的。“这些恐怕是伯爵刻意抹掉不让外人知道,既然她是伯爵千金就不用再查下去了。对了有Daisy的下落了吗?”

    “她?怎么可能,那么神秘的一个人。加上她的Bel.per.公司[Bellis perennis L]一切业务都要经过她经纪人,要撬开那经纪人的嘴,简直比登天还难。有时候连我都怀疑那个经纪人就是Daisy了。”

    “不会,那个经纪人对珠宝设计是一窍不通。”

    “虽然她对珠宝设计一窍不通,却很有商业头脑。Bel.per.公司创立时间也不过短短几年,发展前景一片大好!听说Bel.per.接下来想要拓展国内市场,也许可以打探到一些消息。辰,你一直不放弃追查Daisy就因为她第一款设计和那女人的留下的东西一样?哎!就算让你查到Daisy是谁那又怎么样,你别忘了她已经……”

    冷奕辰的手停了下来,脑海里依稀记得她明媚的笑容,两人相识的时刻,曾经的美好。

    洛文曦见他变了脸色,浑身散发着冷意,摇着头喟叹:“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忘不了她。”

    突然电话响起打断他:“总裁,舒小姐来了!”

    洛文曦惊讶,这是说曹操,曹操就到的节奏吗。昨晚他看过照片,外貌上佳,嫣然含笑,不知道真人如何。

    今早舒若翾换了一身正装准时到安盛集团面试,只见她一张再标准不过的古典瓜子脸,和其他美女妩媚的眼睛不同,一双桃花眼,眸子里有水波荡漾,眼神似笑非笑,似醉非醉,给人忽远忽近的感觉,略薄柔软的樱唇,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宝石红和细润,嘴角微微勾起,一头柔美的乌亮秀发扎在脑后。一身黑色正装勾勒出她的凹凸有致的身材,简约、大方、得体又不失时尚,干练中不失柔美。

    快步走到到前台,露出浅浅的笑容:“你好,我是来应聘的,这是我的简历。”

    前台闫乐应了一声,接了过简历草草瞄了一眼,心中羡慕嫉妒,想她闫乐在公司也算的上是美女,但刚才抬头一眼,连她都要自相惭愧了。她的美是与生俱来的,不加雕饰,不沾风尘,如同傲然独立的梅花。

    闫乐看到简历上的名字,舒若翾,好耳熟,谁提起过?舒若翾?闫乐惊叫一声,这不是一早总裁交代的人吗,她立马打电话给秘书:“黛安娜[Diana],舒小姐到了!”

    “我知道了,麻烦你带她上来吧。”

    前台小姐闫乐挂了电话走出柜台,赔笑道:“舒小姐,请随我来。”

    舒若翾疑惑,她看到其他应聘者都在一旁等候,怎么就自己被人带走了。虽然困惑但还是跟着她走了。闫乐带着她走进总裁专用电梯,直达顶楼,那是总裁的办公的地方。

    舒若翾走出电梯紧跟着黛安娜,她见过不少大公司,早已看惯了富丽堂皇、奢华的装修风格,像这样简单温馨、让人赏心悦目的却很少。

    安盛集团的独特,不禁让她庆幸自己没有选错地方。两人走到楼道的尽头,秘书按了门铃,用甜美的声音说道:“总裁,舒小姐到了。”

    “请进。”

    她推门进入,百来平方的地方,陈设很简单,会客沙发上坐着一个人,穿着蓝色休闲西装,帅气的外表,脸上看似干练成熟却带着痞子的坏笑,轻佻地注视着她,大大破坏了他的气质,她默默吐了一口气,暗想这人该不会是总裁吧?应该不是,自我安慰着。又见办公桌的书架前站着一个人,背对着自己正在翻看文件。

    “总裁。”

    冷奕辰合上文件,回过头打量起舒若翾,见她一身西装,有着时尚白领的成熟与性感,与平时的随性淡漠不同,别有一番滋味。“你来拉。”那语气好像在问今天天气一样。

    舒若翾盯着他发愣,有些吃惊,“冷先生?你是安盛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