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初锋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0本章字数:3076字

    洛文曦拍了下她的后背,率先打开办公室大门踏进屋。舒若翾只好硬着头皮进去,谁知,一踏进办公室的那一瞬间数道目光射向她,让她不禁懊悔,狠狠的刮了一眼身边幸灾乐祸的洛文曦,他一定事先就知道。

    冷奕辰正在开晨会,早已经习惯洛文曦迟到,没想今天他带着她来,见她苦恼的样子,冰冷的唇角微微勾起,饶有几分趣味看着舒若翾。

    片刻后收回视线,轻咳一声引回所有人的注意力,性感悠扬的嗓音响起:“今天暂时这样吧,有什么事等报告出来之后再做决定。”

    “是!”异口同声的回答,众人纷纷合上文件夹离开,经过舒若翾身边时都露出别样的笑意。

    冷奕辰挑眉问她:“你有事?”

    一直与洛文曦大眼瞪小眼的舒若翾回过神,“那个,谢谢冷先生!”

    冷奕辰微怔,立刻就明白她指的是什么,前几日早餐都是西点,她吃的很少,知道她吃不惯,他特意让曾姐换了养生粥。

    “你一大早上来就为了上来道谢?”洛文曦大肆抗议,枉费他陪她来简直是浪费他表情啊。

    舒若翾展颜笑了笑,显得有些俏皮。

    “你……”

    “文曦。”冷奕辰适时叫住红了眼的人,不冷不热开口说:“既然来了,那这东西你一并拿去交给唐总监,另外你的工资卡和员工证。”

    舒若翾接过东西,“好,那没事我就回去了。”冷奕辰摆摆手,开始一天的工作。

    洛文曦目送她离开,饶有兴趣的望着冷奕辰,“能让我们总裁亲手准备这些琐碎的东西,真不简单啊,尤其是那张员工证用处可大了。”

    “给你这个机会去。”

    “切,没劲。虽说小若翾人长的漂亮了点,工作比别人勤劳了点,性子冷了点,你对她多番优待,难道爱德格伯爵许了你什么条件?”洛文曦实在想不出如何解释冷奕辰对舒若翾的特别。

    冷奕辰冷笑,秉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原则,“洛文曦,昨晚叔叔特意打电话问我,你是不是出差了,很久没见你回家和他们共进晚餐了。”

    “你!你,我错了,我这就回去工作!”洛文曦挫败,若论腹黑他自然是比不过冷大总裁了,再次败下阵,低下头无力的离开办公室。

    舒若翾刚走进设计部,夏芷就叫住她,笑容妍妍,怪声怪气:“舒助理好大的架子,上班才几天呢就迟到了。”

    “我去总裁办公室拿文件。”舒若翾扬扬手中的文件,优雅的往总监办公室去。虽不知道夏芷为什么要处处膈应自己,但她可不是任人摆布的主。

    夏芷见她趾高气扬的样子气不打一处,狠狠的跺了一脚,踩着高跟鞋一步一脚走回自己的会议室,身后跟着的队员无不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触碰到队长的逆鳞。

    ‘咚咚’舒若翾敲门进入,将文件和自己的设计稿一并交给唐,唐抬头看着她,今天一身职业裙装与昨天的黑色职装相比,时尚中多了一分活力。

    设计稿是用火漆封缄,这是古老又传统的密封方式,漆上印的是舒若翾设计的舒字,这是她多年的习惯。

    唐赞许地笑了笑,小心开拆手中的文件袋取出设计稿,猛然落入眼中的是一款恬静蔚蓝色为主调的珠宝。

    色调上选用了蓝色猫眼石,这种猫眼石十分稀少,它的蓝与马尔代夫的蓝色相同,剔透,浅淡,有别于其他海水颜色。蓝色猫眼轻盈灵动、性感迷人,富有浪漫的气息。工艺上选用了白金和钻石的完美贴合,与耳钉、项链相呼应。

    舒若翾的设计让唐大为吃惊,本来给她的只是框架,任由她发挥,没想到她能设计出蓝色蝴蝶,细节上更是无可挑剔。蓝色猫眼石十分罕有,再配上钻石更是相得益彰。

    如果要打造这样一系列的饰品,价格可就不是小数目。对于一个才出道的小设计师而言,这是不小的挑战选。用这样的石头作为基石太过冒险,但她敢用,而且用的很恰当。她的设计很独特很有韵味,最大效益化的体现了作品的价值。

    “不错,真不错,总裁果真没有看错人,继续努力。”眼中的赞许毫不遮掩。

    “谢谢唐总监。”

    “你知道作为我的设计助理,我会比别人更严格更苛刻要求你,会很辛苦,很多人都撑不住……”

    “我会坚持下来的。”

    “我信你,公司内部一年一度的设计比赛大赛也快开始了,希望到时候你能成为安盛集团正式的设计师来参加这次比赛。”

    舒若翾微笑,能得到唐的认可她很开心,原来他并不像大家说的那样不近人情。“谢谢总监,我一定会努力的。”

    “这个是六个小组上交的本季度设计作品,你先看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以便你了解公司。”

    唐手下的六个设计小组各有特色各有特点,设计珠宝首饰最好的自然是夏芷带领的一组和欧阳宇带领的二组。

    “这不太好吧。”舒若翾不敢接,毕竟自己还是新人,贸然动笔修改,被人知道了会遭人话柄,哪怕她有这个能力。

    “没关系,权当让你了解公司,锻炼自己。再说他们都是业内有名气的设计师,你要挑他们的毛病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拿去吧。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来问我!”

    舒若翾最终还是接下了,开始了她在安盛集团的设计生涯。或许是她能力得到唐的认可,唐有意无意交给她很多重要的工作。这引起了不少人的猜测,也引起不少人的不满。

    这不,麻烦接踵而至。

    “咦,舒助理你怎么来了?”摄影棚的管理人见舒若翾来,问候她。

    “我来拍照的,摄影棚有人用?”她见外面站着不少人,不觉奇怪,“摄影棚爆满了?不是有十个吗,不会都满了吧。”

    管理有些为难,讪讪笑着解释,“倒是没满,只是夏主管在里面闹脾气,大伙也不敢去招惹她,哎,舒助理别去啊,等一会,等等我去腾个摄影棚给你。”

    舒若翾望了一眼禁闭的大门,撇开拉着她的手,“不用了,我就不信夏主管能把我怎么样。”说着推门而入,只见夏芷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面上怒气未消,地上散落不少陶瓷碎片,她的组员战战兢兢站在身后,旁边还有一位隐隐啜泣。

    夏芷斜视她,继续磨着她嫣红的指甲,“你进来做什么?”

    “这应该是我问夏组长才对,你这么大阵势到摄影棚干什么?大家都忙着拍照,你这样是在耽误大家工作。”

    “哼,这贱人弄坏了这个价值20万的陶瓷摆设,我正问她打算怎么办。”门口围了不少人,大家探着脑袋,看事情将会如何发展。

    舒若翾四处张望,找到纸巾,将纸巾递给哭泣的女生,仔细询问事情经过,断断续续、殷殷切切,确实是无心之失。

    瞧她稚嫩胆怯、唯唯诺诺的样子,让她想自己当初的自己,那样孤独无助、那样脆弱不堪一击。对她产生了一丝同情和怜悯,捡起一半的陶瓷摆设瞧了瞧,随手一丢,那摆设碎的更加彻底。

    夏芷发怒,大喝道:“舒若翾,你在干什么?”

    “帮你毁了残次品啊,反正都坏了,不介意我再丢几下的。”她浅浅一笑,如沐春风。身后的人一片惊声,不禁为舒若翾竖起大拇指。

    “这是我花了一个星期设计的,打算送给银行行长的,你居然把它扔了。”

    舒若翾不以为意,“夏组长真爱开玩笑,这种次品怎么会拿去送人呢。你看这釉面粗糙、轻轻一碰就碎了,一定不是正品。夏组长肯定把真品藏起来了吧,不过也对,这瓷摆设很精贵,要小心保存,万一不小心碎了才真的要心疼了呢。”

    “你……”夏芷被舒若翾一阵抢白,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如今真品被她说成次品,她要去哪里再弄个真品出来送人。瞪着舒若翾,恨得牙痒痒。

    舒若翾好生安慰那个女生,扶着她出摄影棚,可夏芷却不打算就这样息事宁人,“等等,我还说她可以走,打碎了东西就这么一走了之,当我夏芷是什么人。”见舒若翾要开口,“舒助理,不管真品次品,摔坏了都要照价赔偿,这是规矩。”

    她松开女孩的手,走到她面前,“你到底想怎么样,不过是个瓶子,需要这样大费周章吗,她不过是个刚来公司实习的大学生,又不是故意的摔坏东西,都已经给你赔礼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非要为了一个瓶子弄得大家都不愉快?得饶人处且饶人,谁敢保证自己会风光一辈子。”

    ‘啪啪啪’,“说得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俗话说风水轮流转,夏芷做人别太绝。你为了一个破瓶子,耽误了大家大半天时间,要是总裁知道了,怪罪下来,这个责任该谁担待呢。”摄影棚的休息室里走出一位打扮随性的女人,胸前还挂着一个单反相机。“还看什么,还不干活去。”

    摄影主管发话,谁敢不从,各自开始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