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期刊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0本章字数:3036字

    一听她这样说,夏芷的脸色更差,恼恨的说:“你这么想出头,是不是她打碎的这个花瓶,你们替她出啊?”

    “听说行长信仰佛教,我办公室里有尊白玉观音像,我用不着就赏给你拿去当是赔礼咯。小林去把东西拿来,小心点,可别摔了,不然行长可不放过你。”

    “是!”小林怪声怪调地应和,进办公室,仔细收好白玉观音像。”

    一旁的实习生一听主管替她赔偿,又哭又道谢,一个劲的鞠躬道歉,她一个实习大学生哪里见过这么大阵仗,看得身边的助手动容,劝了好久才哄她离开。

    苏瑞[Suri]也不理会随他们去,将整理好的资料交给她,“舒助理,这是你们总监要的东西,其余的照片我落在家里了,叫他自己回家拿!”

    舒若翾愕然望着她,她坦然一笑,解释道:“瞧我都忘记介绍了,你好,我叫苏瑞,是名摄影部主管。”又凑到她耳边,轻声地说:“还是你唐总监的老婆,设计部美女如云,你可要替我看紧他哦。”

    见苏瑞说话俏皮风趣,又是快言快语的人,又宽待新人,是个挺有意思的人。舒若翾应下,打趣她:“唐总监是出了名阎王,大家都避着走,哪里还敢靠近他。不怕下地狱上刀山下火海啊。”

    苏瑞放声大笑,拉着她往摄影房去。

    小林将东西收好交给夏芷,夏芷见摄影棚里各忙各的没人理会她,苏瑞和夏芷更是有说有笑,没有搭理她。对舒若翾的厌恶又深了几分,带着一组的人高调离场。

    舒若翾踟蹰不定,半天才开口:“苏瑞姐,我想拍一组朦胧的照片,你有没有摄影师可以介绍的,前面拍的几组我不太满意。”

    苏瑞看了她带来的照片,多多少少总有一些不尽人意,知道自己爱人对舒若翾评价甚高,她也想看看她的能力如何,于是很爽快的答应了,“这种照片你也不用费心找别人了,我替你拍,至于能不能拍出你要的味道,那得试试才知道了。”

    舒若翾一听苏瑞接下了,笑颜晏晏。有了苏瑞的帮助与合作,她如愿拍出一组照片,将钻石戒指的美丽不完全显露出来,在烟雾中给人一种看不透、摸不着的感觉。将可意会而难以言传的朦胧含蓄的美表现的淋漓尽致。

    照片得到唐和评审组的一致好评,唐更加中意舒若翾,渐渐放手将部分设计全权交给她。而她也越来越忙碌,6号馆的书房内便常常可以见到她加班忙碌的身影。

    “公司最近很忙吗,怎么见你回来了还加班?”

    原来冷奕辰下楼泡茶,瞥见书房的灯亮着,不用猜就知道是谁在那了,又泡了一杯花茶,端到她面前。

    舒若翾抬头看了一眼,端起茶杯嗅了嗅:“香草茶?”

    “味道不如玛丽泡的好。”

    “不会!”舒若翾很满意品了一口,细细品味。

    “这些不是这季度的期刊样图吗?”

    舒若翾点点头,吃了一块甜品,拍拍手上的细屑,舔着嘴说:“是啊,之前负责的人弄得一塌糊涂,兜转了一圈又丢给我了。”

    冷奕辰随意翻了几页,确实排版太过混乱,“如果我没记错这期主题是清新,顾名思义要新颖清爽,干净利落,不落俗套,色彩上要鲜艳、给人简单单纯、甜美、阳光的感觉。所以照片不要用重彩,像这些、这些、还有这个都可以淘汰了。当然你也不能全本这样,会给人一种视觉疲劳,怎么利用广告排版就很重要了。”

    “这是夏组长的照片也不要吗?”

    冷奕辰怪异睨了她一眼,继续帮她挑选照片,“你什么时候也怕她了,前几天不是还理直气壮的替人出头吗?”

    “你怎么知道的?”舒若翾惊讶一叫,想起已经很晚了,又压低声音问他:“冷先生你怎么知道的?”

    看她这样一惊一乍,幼稚的样子,摇头失笑,“安盛集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共40层,员工少说也有万人也有千人吧,有人的地方话自然就多了,要知道你的事不难。”

    “哎,死定了。”舒若翾无力地趴在桌上。

    “与其在这里瞎担心,还是想想怎么把这期的样刊做好,有思路吗?”

    听到他询问,舒若翾在一堆样图里找之前些的大纲,“这个是我想的目录,我们每期的内容都不一样,但大致的板块还在。这次我想打乱原来的格式,添加了一些当下流行又受年轻人喜欢的板块。”

    冷奕辰皱了眉头,思考了一会:“这几个板块太过新颖,我怕有些人没法接受。”

    “老顽固!”她轻声嘀咕了一句。

    两人为了期刊讨论了好几晚,偶尔为了一张图一个板块一段话争论不休,前一秒两人还争论,下一秒便谈笑风生。不过舒若翾在冷奕辰身上学到不少,给了她创作灵感。

    七月底阳光明媚,微风习习。A市的夏日还不算炎热,舒若翾穿了一件网纱镶钻荷叶边修身连衣裙,纯手工串珠加金线刺绣,双层网纱缝合,上身后荷叶边略略翘起,展现她的身姿与十足的气质,微卷的长发盘起,一双黑色鱼嘴高跟鞋将她的双腿衬得更加修长。悠然走下楼才发现冷奕辰还在用餐,“早上好冷先生,凌叔、艾莎早。”

    看着她笑容浅浅的下楼,分外迷人。“早。”

    舒若翾入座,两人虽不是第一次同桌吃饭,但都秉承着食不言寝不语的优良传统。静静地用餐。

    两人好像熟悉的陌生人,若说熟悉两人对彼此的大小事情并不了解;若说陌生两人每天都会有交际。不论冷奕辰说什么,舒若翾总能搭上几句,使得洛文曦看怪物一样看待他们两人。

    冷奕辰迅速用完早饭,自顾回房间换套衣服,舒若翾则慢悠悠的喝完蔬菜廋肉粥才离开。两人一前一后,一黑一白开车离开四季雅苑6号馆。

    才踏进公司大门,还没来的刷卡就被人堵在大厅,来势汹汹,让人胆颤。劈头盖脸就问:“你凭什么换了我的设计?”

    舒若翾抬头,看向面前这位打扮娇美的人,一阵芳香扑鼻而来,她微微紧了紧眉头向后退了一步,隔开两人的距离才打量着来者不善的夏芷,好言劝她,“夏组长,有事我们去办公室谈。”

    “怎么,你还怕别人知道,你私自换了别人的设计还会怕什么?”夏芷不由分说。

    正值上班高峰期,不一会儿四周就围了不少看热闹的,大家都窃窃私语。

    舒若翾心底有着一丝烦躁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夏组长,本期杂志主打的是清新、干净、贴近自然,开会的时候再三强调,这些你是知道的。可是你上交的作品太过浮夸,色彩过于厚重,容易让人忽略了产品的本身,的确不过关。”

    “过不过也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有总监、评审组,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助理说了算。也不看看自己才来公司多久,居然质疑起我了。说换就换,你以为你是谁啊。”夏芷不满意舒若翾给的解释,步步紧逼。

    “我……”

    “你们在干什么?”身后一道沉稳冷酷的声音忽然响起,看热闹的人们顿时让开一条道,冷奕辰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竖纹西装,走到舒若翾身边,似有似无的看了两人一眼,冷声道:“站在门口争吵成什么样子,这里是公司不是菜市场,都跟我去办公室。”

    一看总裁来了,看客们纷纷散开做自己的事去了,冷奕辰带着她们去办公室,随手泡了两杯红茶,十分自然的递给舒若翾后才想起现在是在公司,说着把另一杯递给了夏芷:“说吧,怎么回事?”

    舒若翾低头喝茶,闭口不语,夏芷以为她理亏,狠狠瞪了她一眼,开口说:“舒助理私自撤下一组的作品。”

    冷奕辰看向舒若翾,只见她微微耸肩一脸无奈,轻手放下茶杯,解释说:“夏组长的那组作品和这期杂志的主旨不符,上次已经被我驳回修改,前天截稿还是原分不动的上交,所以撤换了她的那个版块,改用了二组三组的其他备选作品。”

    “这件事唐总监知道吗?”

    “唐总监走之前和他商讨过,他同意了。”说着取出自己包里的样刊递给冷奕辰。

    冷奕辰接过样刊,对上她那皎洁的笑容不知不觉放柔了目光,样刊的排版和照片文字等个方面都有了些改动,确实比之前的好了许多,问她:“是改了那天我看的样刊?”

    “是的,照着大家的意见修改了。”

    “嗯,”

    冷奕辰当然知道舒若翾指的大家是谁了,为了这期杂志她忙了好几个通宵,还询问了不少人意见,当然也少不了住在同个屋檐下的冷奕辰了。他轻声应着,其中意思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继续翻着手中的杂志,偶尔点头表示满意。“不错。”

    夏芷听了两人的交谈,讶异地望着舒若翾,这与她原本设想的不一样,事情偏离了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