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事故(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1本章字数:3009字

    便利店里:

    “啊,我想起来,我想起来他是谁了。”营业员盯着杂志,大叫。

    “谁?”

    营业员激动地拿着一本财经杂志,指着封面说:“他,他啊,刚才那帅哥,冷氏少东,安盛集团的总裁。青年才俊,事业成功的黄金单身汉。”

    “单身,那刚才那女的谁?”

    营业员随意翻看杂志,“还能是谁,看他们两个那么亲密的样子,肯定是他保护的女人咯,难怪都没怎么听过他的花边新闻。”

    “是吗?”收银员拿过杂志,看着封面上那冷面完美的男人,眼里游过嫉妒。

    望着窗外的夜景,看冷奕辰沉冷的外表中带着几分疲惫,“对不起!”舒若翾轻声呢喃。

    “什么?”正在专注开车的冷奕辰没有听清。

    舒若翾摇头,笑了笑,“没什么。冷先生快些吧,我好困。”

    “嗯!”冷奕辰加了马力。两人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四点了。舒若翾换了衣服,贴上暖宫贴,渐渐传来的温度驱散身上的寒意,她卷缩在被窝里,疲惫和困意一涌而上,闭上眼沉沉的睡去。

    等冷奕辰泡了生姜红糖水进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缩着身子来减轻腹部的疼痛。他替她盖好被子,关了灯才离开主卧室。

    次日一早,冷奕辰就被洛文曦吵醒,向他汇报事态的最新情况。屋外门铃响了,索性就起床了,开门让他们进来。应急小组一见开门的老板脸色不对,直觉太阳穴一紧,你推我让的不敢进屋。冷奕辰没理会,转身回屋继续接电话,他们也只好硬着头皮进去,正襟危坐。

    “对了,小若翾又没来上班,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冷奕辰望了一眼主卧敞开的大门,才记起屋里还有个病患。“洛文曦,看来你很空闲,居然还有时间关心起她。”

    “呵呵,哪有,我很忙的。那不是顺路顺路吗,要不是你吩咐的我才懒得管她呢……”

    “她和我一起,先这样,有什么情况再告诉我。”冷奕辰挂了电话,往主卧走。

    另一头在安盛集团忙的一团乱的洛文曦拿着电话,一阵错愕:我刚才听到什么了,我没听错吧,小若翾什么时候去的L市,两人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可是他转念一想,这算不算某个冰块开始融化了呢!

    会议室里的下属们见总经理一会皱眉一会傻笑,顿觉惊悚,纷纷远离他。等洛文曦回神的时候,就被他们的怪异的目光团团围住。他咳嗽几声,收起笑容,摆出往日严肃的样子,继续开会。

    冷奕辰挂了电话走进主卧,舒若翾正翻了身往被子里缩,似乎想要隔断外界的声音。他拉上窗帘,关上门,回坐到主位上,搅动着手边的热咖啡,似乎没有开口的打算。

    一旁的人环视了一周,发现少了一个人,“舒助理呢,怎么没见到她?”

    “她身体不舒服,不用参加会议。”冷奕辰放下杯子,不温不火的问,“说吧,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他们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左右推脱着。冷奕辰耐着性子等着,打开电视看新闻,名都别墅倒塌的事被媒体争相报道。同时扒出不少季宏的丑闻:

    “据知情人士透露,安盛集团高管默认了远航地产的这种行为,因为监管不严,才导致了远航地产资金断裂,造成了本次事故。”

    “今天远航地产的股价大跌。”

    “我们来采访下本次事故中受伤较轻的工人,请问当时是怎么回事?”

    电视里出现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手上绑着绷带,有些狼狈,“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房子就突然倒塌了。”

    “那你们用的建材有什么不一样吗?”

    “没有啊,我们用的是一期那拉过来的。怎么好好的就塌了呢,吓死我了。”

    “今早远航地产的负责人季宏已经被警方扣押,事故的原因还在调查中。”

    冷奕辰的脸色沉了,“季宏什么时候被带走的?”

    “是在我们回去之后,夜里秘密被带走的,这是文件。”安盛集团律师卓伟明将文件递给冷奕辰。

    “就目前的情况,要怎么做?”

    几位律师讨论了一番,“现在的情形我们过于被动,如果季宏硬是咬着我们不放,我们很容易受到拖累,会极大的影响安盛的股市。”

    冷奕辰站在窗边,目光深邃幽远,“你去所里和他好好谈谈,务必要他开口说出实情,另外撤销季宏的所有职位,暂时停止远航的一切合作项目。找投资公司,让他们想办法给远航改头换面,不能让这件事过多影响到安盛集团。”

    “投资公司?名都别墅倒塌,其中会牵涉很多人,就现在的情形,我看不会有投资公司敢接下远航地产。”

    “这个你们自己想办法,还有,应急小组派人去慰问受伤的工人,至于工人赔偿的事就交给学华你,赔偿金额,适当的多给些。语气上客气点,主要是想息事宁人。”

    卓伟明仔细看了合同,“其实名都别墅这个项目,并不在我们安盛集团的名下,总裁大可以不必接下这个烂摊子的。”

    “的确是个烂摊子,但是我们收购远航地产的最佳时机,远航出事,股价会大跌,股民会因为安盛集团撤资抛售手上的股票,我们以低价收购,重新掌握远航地产。”

    “可是如果崩盘,远航地产破产,那我们所有事情都白做了。”

    冷奕辰将文件往桌上一扔,“所以现在我要你们做的就是吊住远航地产,彻查名都别墅坍塌的原因,给外界一个合理的解释。”

    张学华沉思,“这太过冒险了,万一……”

    卓伟明拉住他,不让他继续说下去,目光扫向冷奕辰,察言观色的道理他们都懂,冷奕辰对远航地产势在必得,作为下属又好说什么呢,尽力去做就是了。

    张学华摇摇头表示很无奈,把今早拿到的报告递给他:“这是一期、二期的建材检验报告和建筑图纸,就报告来看,并没有什么大问题。需要资深的建筑师实地勘察才能知道原因,只是现场被警局的人守着,我们的人无权进去。”

    “交给我吧。”门口响起舒若翾的声音,她穿着白色衬衫配上牛仔裤,套着一件水蓝的针织长衫,“我认识一个建筑学教授,我可以利用他的关系进去现场。”

    冷奕辰起身到她身边,“你没事了?怎么不多睡一会?”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舒若翾,他们心底各种猜测:‘舒助理昨晚和总裁一起?我说怎么今天没见到舒助理呢。’

    ‘冷面总裁居然对着舒助理笑,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舒助理来公司三个月一直步步高升,想想也该知道为什么了。’

    ‘也是,难得总裁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看来安盛后继有人了。’

    ‘别高兴太早,是不是总裁夫人还是未知数。’这边他们一群人各种揣测,另一边关心备至。

    舒若翾被他们盯得不好意思,退到会议室外,“早上冷先生进来的时候我就醒了,本想继续睡的,躺了半天怎么也睡不着,索性就起来了。”

    冷奕辰替她拢了拢衣服,一切做起来是那样的顺其自然。“身体好点了没有,L市比A市冷,多穿点。”

    “睡了一觉已经没事了,在房间里听你们讨论那么激烈,我不好进来打搅。”

    “可是……”

    “除了我,冷先生你有更好的人选吗!”舒若翾微微扬眉,得意的说。她低声在他耳边说:“冷先生,你不知道女人是每个月流血不死的怪物吗,你放心我是打不死的小强,不会有事的。我保证,我保证毫发无损的回来。”

    舒若翾还伸出三根手指,再三保证。

    冷奕辰耳根微红,嘴角一阵抽搐,瞧她今天气色好了不少,勉强答应了,“到时候我要验收的。”

    舒若翾傻眼,这要怎么验收?难不成他要一根根数?“是。”换上布鞋,轻装出发。还没到门口就发现外面蹲着不少记者,她才走到门口,那群记者就发现她,一涌而上,一股脑儿对着她拍照提问:请问小姐是不是冷奕辰总裁的神秘女友?请问两人是什么关系?有人看到昨晚你和冷奕辰先生在一起是不是真的?请问冷奕辰先生是不是为了你才来L市的?有人说你被冷奕辰先生包养了是不是真的……

    保安也架不住记者们猛烈的攻势,被挤到一边。很快就将舒弱翾团团围住,连珠炮似得发问,把她问傻了,还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三辆黑色路虎车开过来,从车上迅速走下十个身穿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的人,拨开人群,夹着舒若翾上车,往车上一丢,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任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是谁带走了绯闻女主角!

    事情将如何发展,是谁带走了舒若翾,又是谁透露了他们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