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猜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1本章字数:3059字

    “从小到大都要按着规划好的路走,一言一行都代表的家族,不能有丝毫差错。其实所谓的上流社会、豪门也未必那么好吧。”

    “各人定义不同,对生活的期许也不一样,是人便免不了七情六欲。那伯爵派来的人呢?”

    舒若翾依旧收拾碗筷,“打发回去了,要是他们跟着,那我和在英国有什么区别。倒是冷先生,出门都不需要安保的吗,不怕被人打劫了?”

    “你觉得谁会打劫我?”冷奕辰撑着手、探着身子到她面前,直勾勾地望着她。

    舒若翾羞赧地撇开脸,往后退了退,隔开两人暧昧的距离,手边的动作不停,继续洗碗。“谁打劫冷先生我就不知道了,我倒是打算狠狠敲冷先生一笔,作为我的上司兼房东,你愿不愿意晚上和我出去,放松一下呢。”

    “舒大美人亲自邀请,怎能拒绝呢。你想好路线,等我回来。”冷奕辰收了东西出门,新闻发布会的时间就要到了。

    舒若翾呆在酒店里,百无聊赖,看完新闻发布会之后,开始看各种电视剧,靠着沙发上发懒,正当她昏昏欲睡的时候,酒店送餐服务敲响房门。

    第一下她还以为是错觉,等外面的人连续敲了三次,仔细听清了确定后才开了门,服务员推着小车进来,“请问舒小姐想要在哪里就餐?”

    舒若翾坐直了身子,有些手脚无措,怔然的对着服务员,他们又问了一遍:“舒小姐?请问舒小姐打算在哪里就餐?”

    “啊,就在这吧。”她慌忙的收拾桌上的文案资料,服务生含笑,另一位女服务生在茶几上铺了桌布,男服务生将餐点端上桌。红烧狮子头、鸡蛋炒双菇、鲜虾蒸蛋羹、红豆甜汤、绣球鲈鱼、糖醋排骨,炒饭,几样小菜,他们还往冰箱里添加食物。

    “舒小姐,请慢用。”

    “等等,这个……这些是谁送来的?”这时,冷奕辰的电话也打来了。

    “冷先生,今天上电视很帅气哦,虽然表情冷静严肃,不过还是掩盖不住你英俊不凡、风度翩翩的外表,一定迷倒了不少少女的心吧。”

    冷奕辰嗔道,“少贫嘴,你吃饭了吗?”

    舒若翾看了一眼服务生,两人十分知趣的离开房间。盯着一桌的佳肴,很诚实的回答:“还没有。”

    冷奕辰显得有些意外,“他们还没送上去给你吗?”

    “这些东西是冷先生点的?”

    “等等!”某人忍不住白眼,又因身边太过嘈杂,走出会议室,寻了一个安静的地方讲电话,话语淡淡有些生硬严肃:“知道你不会准时吃饭,出门的时候特意给你定的。食相的就把东西都吃完了,不然,晚上你别指望出门逛夜市。”

    虽然收到冷奕辰的威胁,舒若翾的心里依旧为他的体贴而感动。“知道了,冷管家。”她玩笑的给他取了个别号。

    正如她答应的,扫荡了所有东西,好在六盘都是小盘,不然还真吃不下。吃饱喝足了等待他归来,这是她第一次来L市,对周遭的一切都觉得很新鲜,她很期待晚上的出行。但是……

    一直等到晚上11点,依旧没有见到冷奕辰回来,高昂的情绪被时间一点点消磨掉,从期待、翘首盼望,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所有的热情渐渐消散。哪怕自己心里清楚不过是一句玩话,她当真了;哪怕知道他此刻正为了名都别墅的事忙的焦头烂额,可是答应了,为什么不能尽力做到,为什么要给人这么大的期许,她更恨自己那突然迷失的心。

    当所有的热情退却,期待到等待,再到失望;当期待被赋予过多含义的时候,失望变得沉重,让人难以承受;当期待被时间侵蚀,磨耗了欢悦,那期待便不再被人所期待,剩下是落寞,究竟原因如何,已经不再重要。

    舒若翾有气无力回到自己房间,双手抱膝孤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安静的过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她自嘲的笑了,习惯了他的言出必行,习惯了他的温柔体贴,习惯了他的冰冷漠然,习惯了他的关心照顾,渐渐的把习惯成了理所当然。冷奕辰,不过是上司,是房东。

    她在心里再三告诫自己,不要迷失自己。没有人理所当然的对一个人好!他对她越好,她越不安!

    冷奕辰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三点,照着往日的工作量,这根本不算什么。可今天,他失信于她,看着茶几上原分不动的晚餐,便猜到她当时的心情。望着紧闭的房门,眉头紧锁,恐怕舒若翾是第一个,第一个让他顾及一个人的喜怒哀乐!

    隔日,冷奕辰早早就赶去远航地产,留了张纸条给她。冷奕辰一出门,门锁一落,舒若翾就挣来眼睛,拿起床边的纸条,洋洋洒洒写着:三餐按时,等我回来!

    没有解释,没有一句半句提及昨晚失约的话,她原本失落的心跌下冰冷之中。随意换了一身衣服,独自一人出去领略这个城市的魅力。

    去爬L市的名山,俯视群山环绕、水天一碧的美景,享受着凉风拂面、沁人心脾的美好。看高楼耸立,看流水曲折,看车道四通八达,看车流移动,看蓝天白云……将自己置身于自然中,感受自然的胸怀,感受自然的宽阔。

    她还去了山中庙宇,顺着石级,漫步而上,迈进寺门,主持正在讲经,她站在庄严的佛像前,敬畏之情油然而生,捐了香油钱,求了一道平安符,下了山。

    行走在古街道里,这在极速发展的城市里,屹立其中的一颗珍珠,是过去的印记,也是城市发展的见证。道路是由石块铺成的,两旁是古色古香的矮楼建筑,给人的又是另一种情怀,让人有置身事外的幻觉,简单静谧,悠扬沉稳,不喜不悲。舒若翾走进自家咖啡馆,点了一杯咖啡,坐在窗边,看着人来人往,看他们的喜悦、悲伤、失望、惊喜、争吵、分离,世事就是如此,不会尽如人意。

    她想着自己十年来的隐忍,十年来承受的折磨,想着自己的死里逃生,想着自己一夕之间失去的亲人,想……她的心充斥着慢慢的仇恨,报仇的决心坚定不移。这么想,她便不会再为其他而分心。她退缩过,迷茫过,动摇过,后悔过,痴迷过,抛弃一切,抱着必死的决心,步步沉沦在仇恨中。

    冷奕辰安排好远航地产的工作,急匆匆赶回来,舒若翾人已经不知去向了,空荡的房间,没有一点气息,没有半点痕迹,好像她从未来过。突然他厌恶这种感觉,以前都是他一个人,一个人面对一切考验,一个人作战,一个人看遍世态炎凉,他是高处的王者,注定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心也减减变冷,冷眼相待面临的一切。他以为他这辈子就这样过去了,可她却突然闯了进来,带着阳光的温度,漏进他灰暗的世界,不知不觉他适应了这样的光亮,开始贪婪着她的温度。又怎么会轻易的放手。

    冷奕辰坐在沙发上拨打舒若翾的电话,一遍又一遍,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舒若翾一人走在大街上,看着手中的手机一遍又一遍地响,直到耗完了手机的所有电量,她才回酒店。对于提早回来的冷奕辰并没有多大惊讶,默默回房。

    错过他身边时,微颤的手用力抓住她的手腕,“你去哪里了?”那声音宛如寒冰一样刺骨,夹着随时都会触发的怒气。

    “我去哪里需要和你交代吗!”

    “为什么不等我回来?”

    舒若翾扬眉瞬目,冷笑道:“等你回来?我为什么要等你,你是大忙人,我出门转转,这种微小的事,用不着和冷总报备吧!”

    听她阴阳怪气,陌生的语气,被他强忍的怒气爆发了,“你一定要这么和我说话吗,你要哭要闹直接发泄出来,这样不死不活算什么!”

    舒若翾扒开被他抓红的手,“我本来就这样,没事我回去了。”

    “你站住。”冷奕辰恼怒,不喜见到她冷冰冰的,毫无生气。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事压在心里,独自承受。他生气之余更多的是心疼。

    她倏然微笑,桃花眼弯弯,柔声说:“我累了,想休息。”这次冷奕辰没有再拦着她,对她,冷奕辰束手无策,他不想伤她。

    舒若翾总喜欢卷缩在角落里,平静她低落复杂的情绪,对冷奕辰,她不敢再接近,怕自己会深陷在他的魅力下,怕自己多年所做的一切做的努力都付之东流,害怕失败带来的一切后果。这个赌,她赌不起。

    两人各坐一处,平息刚才的怒火。冷奕辰不放心她,开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舒若翾抱着双膝坐在地上睡着了。他轻手轻脚将她抱到床上,凝视着她眼角的泪珠,触动他心底的柔软。

    看着她此刻安静的睡容,他心里也如此的宁静。她不安的翻身,挪动手臂,寻了个舒服的姿势。

    他满脸的温柔,嘴角上扬 心里洋溢着柔软。如果可以这样简单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