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道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1本章字数:3026字

    远航地产收购不急不缓的进行着,冷奕辰也越来越忙,经常早出晚归,再加上舒若翾有意避开他,两人都不曾碰面。

    舒若翾依旧每天起来,收拾好东西,独自一人出去闲逛,打发一天漫长而又无聊的时间,也想在生活中寻找新的灵感。毕竟成为安盛集团设计师之后,需要交一份让人满意的答卷。

    “舒助理,早啊!”

    “你是?”舒若翾走出电梯,遇上一个身穿正装的女人,三十岁上下,只是她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

    “哦,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是天使投资人,负责远航的case,我们见过一面,不过很匆忙,你应该不记得我。我叫谢丽,这是我的名片。”

    “天使投资总监——谢丽。你好,舒若翾。”舒若翾接下名片,两人握手,简单介绍。

    谢丽见她一身清爽打扮,熟稔地叫她名字,“若翾,你这是打算去哪里?”

    “出去随便走走。”

    “冷总他没有带你出去吗?上回他还特意问我L市有那些经典的景点,他说你喜欢夜景。”谢丽奇怪地说。

    舒若翾不明白,追问她,“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几天,你应该还不知道吧,就上周末,本来远航的事一直经行的很顺利,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小公司,持有远航大数的股份,大概也看中远航地产的前景吧,两边一直僵持不下。好在安盛集团财大气粗,冷总决策及时又正确,这才拿下远航地产的主动权。就差一点点,要是再慢一点,整个收购计划就彻底泡汤了。现在想起来,当时太激动人心了。”谢丽眼里满是钦慕之情。

    探到舒若翾脸色不对,她微微一笑,略显尴尬,换了话题。“后来第二天一早冷总就来公司安排所有事,还推了全天的安排,还特意来问我L市的景点,说你第一次来L市,要带你四处参观参观,怎么他没有带你出去吗?”

    舒若翾僵在那里,原来是自己误会他了,他不是不去,而是,而是去不了。远航地产收购计划是她一手为他准备的,两人花了很多心思在其中,他必定不会错失机会。第二天她还跟他闹脾气,他最在意的工作,却因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搁置。她乱了心,分了神,此刻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她也这么做了,和谢丽匆匆道别,抢了别人的出租车去远航地产。

    来L市有一周了,处理了季宏的事和名都别墅的事之后,她就再也没参加冷奕辰他们的会议,也没那个自觉每天跟着冷奕辰来远航上班。她似乎忘了当初陪他来L市的原因,还要冷大忙人照顾她,这样说来,恐怕她是史上最不称职的助理了。

    走进远航地产,前台接待小姐笑容满面,十分有礼貌地问:“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

    “你好,我找冷奕辰冷先生!”

    “请问你有预约吗?”

    一听前台小姐这么问,舒若翾别提有多无奈,当初了躲避无孔不入的记者才不来上班,尽量避开两人一起出现在别人视线。如今好了,曾经随时能见到的人,现在想要见上一面却困难重重。

    “我是安盛集团总监助理,舒若翾,麻烦你去告诉他一声,说我有事找他。”

    也许是舒若翾太过急迫,也许她样貌出挑,总之前台一脸的不相信,“请你出示工作证件!”

    “我,我没用!”当初是跟着冷奕辰直接来L市怎么会带着工作证。

    “那实在不好意思,我不能放你进去。不过你可以预约之后,等总裁安排好,我们再联系你。”

    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住她这样再三的猜疑,从来不论到那里,她都是畅通无阻,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情况。舒若翾急着进去见冷奕辰,在外面焦灼等待,而前台接待一脸警惕的盯着她,唯恐她一个不防备就闯了进去。

    “舒助理,你怎么来了?”律师团张学华的助手出来打印文件,眼尖发现了角落的舒若翾。

    舒若翾像见到救星一般,“我找冷先生,可是进不去。”

    助手见前台接待低着头,也就猜到什么,况且舒若翾长的漂亮,有人误会也正常。“这是集团的设计总监的高级助理,下回别拦错人了。”

    “自从老板上镜之后,慕名来的小姐很多,有一回还差点争执起来,老板怕引起骚动就不接待任何人。你第一次来远航,他们还不认识你,别介意。”助手一边领路,一边解释。

    到了会议室前,助手直接开门进去,一人自然地抬头看了一眼,却吃惊的望着。旁边的人转头觉的不对劲也抬头,一时间发生了连锁反应,所有人吃惊地看着突然到来的舒若翾。自从上回在酒店套房的会议室里见到,之后就再也没见到了,还以为她已经回A市了。

    冷奕辰现在窗边,讨论提案,说了半天没人回应,会议室突然安静。他转身,见到舒若翾正现在门口注视着他。

    他们见状,识相地暂时离开会议室,不去打搅两人独处的时间。他们可还记得冷奕辰和舒若翾同住酒店套房,这几天冷奕辰脸色比往日更加阴冷,难以琢磨。不用猜,自然和眼前这位美女佳人有关系了,不然也不会喜怒无常了。冷奕辰不说话,默许他们离开,他们心底一阵雀跃,只要舒若翾能哄老板高兴,他们必定烧高香。

    冷奕辰依然不说话,转过身继续看窗外的景色。这几天舒若翾刻意避开不见,他知道,现在突然跑来远航地产,他猜不出她的心思。也不想两人一见面就是一味的争吵。

    突然有人撞进他的后背,从背后紧紧拥抱他,把脸帖在他的背上,泪水很快湿透了他的衬衫。他犹豫了片刻,脊背由僵硬变得柔软,没有挣扎,任由她这样抱着,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抱他。背后的哭声嘤嘤,眼泪不断,没有停下的意思。终究听不下她这样哭,“舒若翾,你这是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舒若翾只是一个劲道歉。

    冷奕辰再坚硬的心也忍不住看到她的眼泪,那眼泪像有魔法一般化开他坚硬的心。最后他长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将她搂进怀里,轻轻环抱在她的腰际,一只手抚 摸着她的脊背,安抚她的胆怯与不安。

    她感觉到他呼吸的热气,嗅到身上熟悉的味道,心在碰碰乱跳,脸一定在发烧,脑袋也隐隐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对不起,我不知道远航出事,我不知道,我,我……”舒若翾紧紧抓着衣衫不放,泣不成声。

    冷奕辰揉揉她的发顶,“没事了,事情已经解决了,没事了。”声音低沉而有轻柔,让人不禁陷入他的魅惑之中!

    “为什么?为什么对我……”舒若翾抬起头,眼里泛起了水雾,“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没有人会无条件对另一人好。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从小到大,奶奶疼她,却赫然离世;哥哥宠她,却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不在身边;叔伯疼她,不过是身份下的假象;旁人敬她,不过有所求……

    冷奕辰一见她眼中的泪花,心头一疼,用指腹擦去落下的晶莹,用温软语气,“因为那个人是你,独一无二的你。”

    “我!”对着他深邃漆黑的双眸,她欲言又止。有些话,她想对他说,想告诉他,可是坦白之后的后果,她又能不能承受的了?她在迟疑,她是否有足够的勇气承受一切后果,也许十年努力的一切将付之东流,也许……成败得失,只在一念之间。

    “我……”

    会议室大门突然打开,打断了两人的温馨。舒若翾连忙离开冷奕辰的怀抱,背过身在一旁擦眼泪。暖香玉突然离怀的冷奕辰不悦地扫了来人一眼,“什么时候才会记得规矩,进门也不知道先敲门。”

    他还震惊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幕,什么时候他们走在一起了,刚才冷奕辰一脸温柔的样子,是他看错眼了吗?他走到一旁抹泪的人旁边,掰过她的身子一瞧,“真的是你啊,小若翾。眼睛哭得跟红兔子似的,怎么了,见到我太激动了?”

    舒若翾一把拍开他的手,嗔道:“东西进眼睛了,你少自作多情!”

    洛文曦瞥见老神闲然的冷奕辰,一声窃笑。“好好,算我自作多情。我来这么久,也不给我倒杯茶,怎么说我也是大老远敢来。”

    舒若翾看他一脸奸笑,识趣的去给两人泡茶。洛文曦等若翾一走,就蹦到冷奕辰身边,用手肘撞了撞他,“怎么,什么看上我们家小若翾了,就这么好了,该不会是日久生情了吧?”

    冷奕辰不置可否,只是笑了笑,其中意味分明。洛文曦对于发小多年的了解,那笑容,不言而喻,和那个女人一起的时候,他也没用露出这样温暖光亮的表情。“唉,又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了,凭什么你占尽好处啊,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