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黄金贵宾卡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5:31本章字数:3024字

    一张白银会员卡,一张金卡,注定了两人身份的差别。

    上官宁馨不懂其中奥秘,问他:“只是一张金卡,有什么不一样吗?”

    “你先看这卡的颜色,黄金色!”洛文曦抽走舒若翾手中的金卡,“豪顿的会员制分为白银、白金、贵宾三个等级,卡的质的和颜色也会不一样,功能也不同。你知道豪顿的消费有多高吧,10万押金根本就不够在这里消费一个星期,所以我和辰、澈也不常来。但是只要有了这张卡,一切消费从优,这张卡可不是有钱就能拿得到的。”

    “你说错了,洛总。”李婷婷突然开口反驳。

    “哪里错了?”

    李婷婷有意无意看了舒若翾一眼,见她没阻止,才开口解释说:“豪顿的会员卡是普通会员的磁卡,中级会员的白银卡,高级会员的白金卡,贵宾的金卡。这是千足金特殊制作的金卡,外观和金卡还是有区别的。一共10张,是分给董事会成员的。凭借这张卡,不单一切消费从优,而且在园区内的所有娱乐消费全免,当然还是有额度限制的。”

    “你的这位伯爵小姐真不简单,连黄金卡都能弄到,手段不错啊。”南宫澈低声在冷奕辰耳边揶揄。

    “若翾。你用这卡请我们,会不会不太好?”苏瑞想这里的高级消费,多少还是有点奢侈。对于这些娱乐的东西,她很少参与。

    “舒小姐是我们董事,各位不必担心费用的事。”

    “什么……”大家诧异的看着舒若翾,好像看见怪物似的,冷奕辰怕是最平静的,眉头微微皱了下又展开了,转眼间化开,让人误以为自己看错了。

    舒若翾被他们盯着怪不舒服的,缴械投降:“两年前豪顿有一次危机,急缺马匹,知道山庄里养了不少好马,多番恳求,我见王董是个爱马的人,就把就马卖给他们了,解了王董的燃眉之急,就这样成了豪顿俱乐部的股东。”说着他们一行人已经到了马房,迎面走来一位中年男子,头发稀松,笑起来眼角都是皱纹,略显发福。

    “舒小姐千盼万盼总算把你来了。冷总、洛总,好久不见。”王暮柏和他们一一打招呼。

    “王董,最近起色不错。”冷奕辰微笑和他握手,两人显得熟络,业务上多有来往。

    舒若翾眉眼弯弯,探着头望着他身后的马房,笑着说:“你们先聊,我去看疾风。”

    洛文曦还没说什么,舒若翾已经跑进马房。李婷婷带着他们去另一个马房挑马,王暮柏则陪着冷奕辰聊天。

    只见舒若翾开了马厩,和马儿一阵亲昵。驯马师替她装上马鞍,一匹骏马走了出来,浑身乌黑,油光放亮 头细颈高,四肢修长,步伐轻盈,体型优美,意气风发。她一踩马蹬一跃而上,姿态优雅行云流水。

    “疾风是匹纯血马,因伤退役后被山庄疗养,性格倔强,常人根本没法驾驭,也认人,只有舒小姐能骑。后来为了豪顿,就送到这里,来给豪顿镇场。”

    一阵扬尘,舒若翾已经骑着马到冷奕辰面前,居高临下俯视他,“听荣大小姐说冷先生你骑术精湛,我们两比一场,如何?”

    冷奕辰点头,骑上她为他挑选的骏马。两人进了跑马道,抓紧缰绳,加紧马腹,奔跑驰骋,疾风奔跑的速度慢慢加快,耳边是呼啸而过的秋风,奔马强壮有力,生气勃勃,雄骏、矫健、轻疾。人马完美的配合,马上的舒若翾尽显她优雅的风姿与高贵的气质,冷奕辰沉稳内敛、帅气俊雅,俱乐部的特教们一时技痒,纷纷骑马而来,与他们同行。

    骏马驰骋,一时引来所有人注目,看台上不少人纷纷喝彩加油。

    八匹高头大马在赛道上奔腾而过,留下一阵飞扬尘土,肆意驰骋的身影,惬意的笑声,琉璃透亮的眼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迎风驰骋让舒若翾忘记一切烦恼,忘记仇恨、忘记伤痛,这是何等的快意。

    赛马很快就结束了,舒若翾骑着马不急不缓地走在马道外的草地上,冷奕辰和洛文曦、南宫澈与她并驾齐驱。洛文曦夸赞:“小若翾,你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舒若翾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在英国会骑马更别就不算什么,为了学习骑马她花了很多功夫,十分用心的学,也吃了不少苦头。为了速成,年少气盛、心性浮躁,她差点儿被马踹废了。

    舒若翾从回忆里回神,抚 疾风的鬃毛,“付出比别人加倍的努力,必定会有收获。要是你知道当初我是被逼着骑马,就不会这么说了。”

    “逼你?伯爵不是很宠你吗?”

    “你所谓的宠指什么?”舒若翾回望洛文曦,“那种宠是豪门的,自以为一跃成了有钱人自视甚高,不可一世,人前人后各式各样。如果真是名门,看重的是修养。我说的对吗,南宫?”

    南宫澈是出自医药世家,祖宗礼法,家族规矩,他们子孙必须恪守。他点点头,认同了舒若翾的话,现在有钱人太多,不是有钱就能成为上流社会的一员。

    “伯爵很注重各方面的教育,知道我无法克夫坠马的恐惧,就会用强制的手段让我克服。”舒若翾远远就看见荣婧亦骑上马,由教导员牵着马在场地里慢走。她回头轻笑,“没谁一开始就会,其中必定要付出代价的。”

    她收回视线,调了马头,往练马场的另一边走去,露出一抹讥笑。

    她的一切他尽收眼底,“解气了?”冷奕辰走到她身边,低声说。

    突来的话让她有些莫名其妙,冷奕辰轻抬下巴,指向他们十点钟方向的练马场。舒若翾转头看去立刻就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不远处的荣婧亦正气急败坏的和教练争论,坐在马上的身子也不稳当,姿势更是可圈可点。不论她怎么扯动缰绳,马儿自顾吃草十分悠哉。她在马上又无可奈何。

    气疾了的荣婧亦瞥见冷奕辰和舒若翾谈笑风生的样子,心里那股怒气再次被点燃。本来她想借聚会之名好好奚落嘲讽她一番,居然敢勾 引起她的未婚夫。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只是她还没摸清人家底细就盲目算计别人,结果被舒若翾摆了一道不说,还被这匹畜牲玩的团团转,心里越想越气。下了马,狠狠地抽打那匹马,马受惊在马场内四处乱跑,险些撞伤人。

    舒若翾转头,露出清冷的笑意,不以为意地问他:“冷先生,什么时候你心疼起她来了?”

    冷奕辰一愣,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摇头道:“她是商四门荣的大小姐,在A市的地位非同一般,你得罪她,对你没好处。”

    他的话无意间刺痛了舒若翾,她握着缰绳的手紧了紧,“地位?身份?是啊她是荣家大小姐,别人捧着手心里疼的人,当然比不上我这个名不正言不顺,被人领养的假千金好。冷总裁还是离我远点好,免得一不小心惹了她不高兴,连累到你!”说着她用力甩了马鞭,疾风吃痛奋力迈步跑开,转眼跑进林子里,冷奕辰喊都喊不住她。

    洛文曦看见舒若翾突然离开,“小若翾怎么了,气冲冲的去哪里?”走到冷奕辰身边,瞧他脸色阴沉,心中发颤,试探性的问:“你们两人吵架了?”

    冷奕辰回头睨视他,不回答。

    洛文曦和南宫澈面面相觑,有些担心。本来他们有意撮合两人,故意落在后头给他们独处的时间,谁想这还没说几句,居然就拌上嘴了。

    冷奕辰望着一片红叶遍地的枫叶林,那抹纤瘦坚硬的背影透露着悲伤,很快就消失在大家的视线内。他敛了目光一如既往的冷然,瞥了他们一眼,驾着马去追舒若翾。

    见他去追人,南宫澈猜定不会有事,索性还了马去找上官宁馨。豪顿的风景独特,正好可以带着她四处走走散散心,这小妮子近来心情总是阴晴不定。

    冷奕辰快马加鞭跑进枫叶林,在林子里喊了几声也不见人回应。沿着幽静的林道往深处走去,找了好会而,远远就瞧见她站在溪边,那张清冷的面容微微发红,眼里是拒人千里的淡然和疏离,冷淡让人不易接近。

    坐在马上冷奕辰的心震了下,莫名的不喜欢她眼中的冷清与漠然,长叹一声。下马走到她面前,一句话都不说抓住她的手将她扯进自己的怀里,将她禁锢在自己胸前。一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身,一手在她后背轻轻抚 摸着,安抚她凌乱的心。

    “若翾……”他知道自己怀里的人,坚强冰冷的外表下是一颗怎样脆弱的心,总是用冷漠来包裹自己。让他不禁想撬开她所有的伪装,让自己的胸膛替挡风遮雨。

    舒若翾在他怀里挣扎,只是那双手将她圈的更紧些,贴近他宽厚温暖的胸膛,耳边是他均匀沉稳的心跳声。她示弱了,不在挣扎,静静的听他的心跳声。“放开我。”